【母S子M】(02)【作者:renbohan85】

字数:42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天的一早,七彩华就将熟睡的儿子从温暖的被窝里赤身裸体的扯了出来。
  「打开看看吧,和你这个没用的小鸡鸡相称的新礼物。」

  看着眼前被精心包装过的礼盒,佳纪的内心有些挣扎。

  (上一次的「礼物」已经疼的要命了,这一次……不知道又会是什么可怕的东西。)

  「还愣着干嘛?这可是妈妈昨天晚上亲自跑出去为你选的礼物,怎么不开心吗?」

  看到母亲的脸色由晴转阴,少年立刻接过了礼盒,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没……没有的事……能得到妈妈的礼物,是我的荣幸。」

  佳纪尽量让脸上挂着看起来发自内心的微笑,利落的打开了盒子。

  盒子的中央,静静的躺着一套银光闪烁的金属物体。

  「这……这是……」

  虽然有些眼熟,但是细节和材质与平时在SM杂志上看到的略有不同。
  本体是一根金属带着曲线的圆筒,一端完全敞开,另一端只留了一个直径不到1cm的圆形开口,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的本体材质相同的金属圈、半球形的金属笼子、各色细小的零部件和一只雕刻着华丽花纹的小锁。

  (是贞操带吗?看起来比平时见过的更吓人啊,难道……妈妈昨天说的全天候的管理就是指这个……)

  「怎么样?我想你大概也看出来这是个什么东西了吧,没错,就是贞操带。不过这个可是特别定制的产品,也亏了我以前工作时候的朋友才能这么快拿得到呢。」

  「这样……的话。」

  「是的,只要一上锁,不管是你那淫乱的小鸡鸡还是你那对可爱的小蛋蛋都要被紧紧的锁在笼子里。而且这个特别的款式还附加了尿道和肛门闭锁的装置。想想看,从今以后,除非得到允许,不但要永远跟勃起和自慰说再见,而且就连大便和小便都要被妈妈严格的掌控。是不是兴奋地要死了?」

  七彩华的眼中闪烁着慑人的光芒,用着充满诱惑力的语气恐吓着儿子幼小的内心。

  想像着自己的儿子蜷缩成一团哭喊着在自己脚下哀求的样子,七彩华的下体突然好像有一阵电流游走而过,那秘密的深处竟是被濡湿。

  (啊,真是迫不及待啊,佳纪,只是想着你那淒惨的样子就让我快要高潮了。来吧,戴上它,去感受一下彻底臣服的喜悦吧。)

  「别站着发呆啊,是不知道怎么穿上这东西吗?」

  「是……是的……」

  经历过七彩华怒火的佳纪根部不敢做出任何表露出反对的表情和行为,只是发自本能的应和着。

  「那就站着别动,让妈妈来教教你。」

  在七彩华的帮助下,少年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将这套複杂的贞操带穿戴好——阴囊被阴茎根部通过两个金属环将隔离出来,并被连接在两个金属环上的金属笼子彻底封闭;卡在阴茎根部金属环与金属笼子通过卡口相连,并且锁头牢牢的锁住;插入膀胱的导尿管的另一端连接着插在后庭里的大号空心肛栓,排出的尿液会随着肛栓内部的导管直接排进直肠成为灌肠液,当然为了避免膀胱感染插入直肠的这一端採用了单向阀门的技术;而且肛栓是旋转开合式的,内侧的探爪在通过钥匙的旋转后会张开卡在直肠的内侧,除非将整个直肠都扯烂否则根本无法取下。

  当然,在穿戴的过程中,尿道和直肠中异样的痛苦让佳纪几乎昏死了过去,不过当落锁声响起,看到母亲满意的笑容时,少年的内心仿佛一下子被什么充满了。

  (啊……身体……好难受,但是这种感觉……连作为人类的权利都失去了,已经完全成为妈妈的……玩具了……)

  「啊啦,完成!呵呵呵,真可爱啊!佳纪,喜欢吗自己的新样子?」

  被七彩华拽着在巨大的穿衣镜前欣赏着自己的少年注视着镜子里自己那可耻的身姿,下体竟不由地悄悄昂起了头,但是这个贞操带套住龟头的部分不只是束缚这么简单,还没来得及完全勃起的阴茎柔软的皮肤突然感到一阵酸痛。是的,那根银色的圆筒的内侧佈满了绿豆大小的钝刺。受到了刺激的肉棒并没有就此低头,而是更加努力的抬起头。

  「啊啊……啊……小鸡鸡……好麻,站不稳了……妈妈……」

  贞操带中有限的空间让钝刺不断更加压迫着少年的阴茎,终於,无法抵抗那种伴随着痛苦的快感的佳纪,一下子瘫倒在镜子前,双手捂着下体瑟瑟发抖的喘息着。

  「吃惊吗?被女王大人这样折磨不是你最大的愿望吗?用这件东西即使不在身边我也可以对你施加完美的教育,怎么不开心吗?」

  「高兴……非常高兴……妈妈……七彩华……大人……但是……」

  「安心……关於大便的问题,我已经安排好了,每天晚上你都能得到一次机会,怎么样?我还是很仁慈的吧?」

  「是……是的……谢谢……七彩华……大人……」

  「那么,吃过早饭就去上学吧。然后今天好好反省『我是七彩华大人的东西。』这个事实。好让你这愚蠢的贱猪尽快的认清自己的处境。」

  ……

  射精管理这种事情,对於对SM已经有一些理解的佳纪来说并不算是陌生,而且从一开始就完全没把这种事情当回事,毕竟只是不能随心所欲的自慰和射精而已,在这个年龄一周没有自慰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过,而每天只能有一次大便这种事情就更不在话下了,所以在最初的恐慌消失之后还是松了一口气的。
  但是走出家门还不到五分钟,佳纪就明白了先前的想法是多么的天真。
  下体无时无刻不存在的异样感,时刻提醒着少年目前的处境,那种之前连做梦都渴望着的被母亲支配的快感,更是萦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然后那种快感刺激着阴茎不断地试图勃起,而后一次次败在金属贞操带那让人胆寒的管壁与钝刺之下。

  快感和痛苦相互交织,少年只能靠扶着墙壁才能慢慢的向前挪动,平时到车站那短短的不到500米的路程,今天却花了整整半个小时。

  (完蛋了,这样下去,一定会迟到了。)

  ……

  是的,毫无悬念,当少年筋疲力竭的赶到学校后,已经整整迟到了将近一个钟头。

  而接下来的事情才更加的可怕,因为导尿管直接插入膀胱,虽然明知道尿液会排进直肠的少年却没有任何办法阻止这一切,自己连控制小便的权利都失去了。
  缓慢进入直肠的温热液体一开始开没有好,随着时间的累积,其带来的不适感也开始越来越强烈。

  虽然之前已经尝试过灌肠但是和性情温和的医用灌肠液不同,略带堿性的尿液对於柔嫩的肠壁而言更加难以接受,除了难以抑制的便意还夹杂着阵阵瘙痒和刺痛。

  (这种感觉……啊啊……要崩溃了,根本没法让注意力转向别处,脑子里除了妈妈什么都没法思考。)

  佳纪一整天都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试图让下体稍微的舒服一些,也是为了尽量不让周围的同学们发现自己的异常。

  就这样,无比漫长的学校生活,终於在放学后,除了佳纪之外最后一个学生走出教室那一刻让少年看到了结束自己痛苦的希望。

  佳纪收拾好书包,颤颤巍巍的起身。艰难而缓慢的走出教室。

  迈着细碎而沉重的步子来到校门前,眼前的一切带来的幸福感几乎一下子将少年击倒在地。

  「妈妈……」

  是的,出现在佳纪眼前的正是母亲七彩华,更加让少年惊讶的是母亲现在的样子。

  虽然从前天开始母亲的打扮便悄然发生了变化,但是只是气质上隐隐的改变,但现在的七彩华却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

  是的,平时披在肩上的黑色长发,染成了酒红色,不但烫成了大大的波浪卷发而且像电视中的贵妇人一样高高的盘在头上;素雅的淡淡的妆容更是变成了用色极其大胆的妖艳模样;常穿在身上的深色套裙不但换成了夺目的大红色,连样式也变得极其露骨;胸前大开的领口露出大片耀眼的嫩白,膝上20公分的包臀短裙下面是包裹在黑色蛛网纹吊带袜中110公分的修长美腿;美脚上通勤款式的皮鞋也换成了大红色漆皮高跟绑带长筒靴。

  (啊,这样的妈妈……实在太美丽了,已经忍不住了,好想立刻跪在妈妈面前。)

  视觉的诱惑和身体的不快竟意外的发酵出些许异常的快感。

  在这快感的驱使下,佳纪不顾周围行人惊异的目光连滚带爬的奔向母亲。
  「给我稍微像点样子!」

  看到儿子失魂落魄的狼狈样子,七彩华的俏脸煞的浮起一层寒霜,但在难以察觉的眼底深处潜藏着洋溢着兴奋与满足的神采。

  (噢,我的孩子,你被虐狂的资质真是异乎常人啊,这样的调教方法,普通的M男根本不可能从第一次开始就坚持整整的一个白天呢。)

  佳纪在混乱中根本无法察觉到七彩华真实的情感,看到母亲逐渐变得发青的脸色,心中猛的一颤,满脑子猥亵的欲望如潮水般褪去。

  「对,对不起,妈……七彩华大人。」

  「上车。」

  「是……」

  ……

  汽车在夕阳的余晖下沿着笔直的公路缓缓的行驶着。

  驾驶席上七彩华丝毫看不出一丝笑意的脸庞,让坐在一旁的佳纪心中的欲望被压下了大半。

  但是,母亲如今这勾魂摄魄的风姿,让少年的心脏在胸腔中激烈的跳动起来,连下体和直肠中的不适也似乎变得没那么难以忍受。

  甚至都没有察觉到车子突然在熟悉的道路上转弯,朝着离家相反的方向行驶而去。

  不过,随着太阳逐渐的沉没在群山的尽头,天色逐渐黑下来的时候,少年终於清醒了过来。

  (这个时间……已经超过平时开车回家一倍的时间了……这是要去哪里,不是回家吗?)

  佳纪顺着车窗朝外望去,周围几乎已经看不到什么高楼大厦,似乎是到了城市边缘较为冷清的郊区地带。

  「七彩华大人……我们现在是要去哪……」

  「呼……当然是给你找个排泄的地方,难道说你以为我会让你把那一肚子的脏东西随随便便的丢在我的『宫殿』里吗?」

  七彩华转过头,那充满蔑视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堆即将丢弃的垃圾。
  「你要明白,就算是家里的马桶,那也是你尊敬的女王陛下的香臀才有资格碰触的地方。而你……哼……」

  「是……是的……七彩华大人……」

  ……车子又开了没有多久后便停下了。

  「把衣服脱掉,下车吧。」

  「可是,妈妈……七彩华大人……在这里……」

  车子就停在路边的一个伸出去的露台上,虽然天才刚刚擦黑,但是因为是郊外所以路上已经几乎看不到来往的行人。

  「在哪里都一样吧,穿衣服是人类才有的权力。而你……呵呵。」

  七彩华猛地扯开少年的制服和衬衫,揪住镶嵌在左乳上的宝石吊坠用力的一扯。

  「啊啊……妈妈……好听(疼)……饶了我吧,七彩华……大人。」

  乳头上传来的刺激如一股电流一下子打开了少年的开关,乳头也好、阴茎也好、后庭也好,蛰伏在全身上下所有的性感带下的快感与痛楚,如潮水般瞬间涌向身体的每个角落。

  「呵呵……瞧瞧你现在的样子,根本就是一直发情的畜生。不,你这样子连畜生都不如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打从有记忆到现在为止,佳纪眼中的母亲一直是个温柔娴静的女性,像现在这样肆无忌惮的大笑的样子,是过去连想都不敢想的。

  但是现在的母亲眼中飞扬的神采,令少年更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最终,少年无法拒绝母亲的命令,脱下的全身的衣物,只带着那些闪亮的配饰走出车门。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