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的小田甜】(4.1-4.2)【作者:雪花飘飘】

字数:38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田甜和陶小武

                第一节

  在村委会里。小田甜看到村涨陶晓武看他的眼神。伶俐的小田甜自然最能看懂男人那种色眯眯眼神,心中暗自一喜:我何不把这个一村之长也拉入自己的石榴裙下,让他也舔舔我的下面。给他点甜头。日后也好有人给我撑腰当后台,想到这里,她甜甜的一笑:「村长,那我可就先回家啦!这几天小雨在县城干毛匠活,夜夜不归,冬夜好漫长啊,我一个人晚上睡在床上,很久很久都难以入梦呀!嘻嘻。」

  陶小武弹了弹烟灰:「是啊!冬夜长,夜难眠,晚上睡觉你可要插好门,当心风大把你家门吹开。哈哈。」这句话分明是提醒对方晚上不要把门关死,静等着他去光临。

  田甜柔柔地一笑,笑得是柔情似水:「是呀。生活上要没有风浪,那样的生活是多么单调无味呀,有风最好了,越大越有激情嘛!」

  到了晚上。陶晓武和妻子说去村委会有事。就出了家门。结果一村之长并没有去村委会,而是上了小田甜的席梦思床,两个人连灯也没有开,飞快的脱光了衣服。两个光溜溜的身体。就搂抱在了一起开始过招,一来一往配合地也如鱼得水,让久久不曾开心的陶小武感觉到真是出了一口埋藏在心里很久的闷气。
  在激情中田甜还是没有忘记肚子里的宝贝,气喘吁吁地说:「村长,你………你也从后面来吧,当心伤了大人,害了孩子。」

  「唉!你怎么也让我来这一招『背后插花呀』,这招可是很不吉利,容易出问题呀!上次陶计春就是让这一招给毁了,你还想让我重蹈覆辙吗?」陶小武嘴上这么说,可是身子还是换了方式。

  田甜格格一笑。不停地在陶晓武怀里扭动着光溜溜身体。:「乖乖,你们这些当官的,真是没有一个好东西,嘴上说不能,暗地里却用上了招,哟!我的小乖乖,你还挺厉害的。」

  陶小武忍不住笑出了声:「嘿嘿,我的小心肝,你可真的让人起劲,怪不的,桃花沟上的男人都为你吃不香,睡不安,你真是能让人快活的要上天,哦!」一边说着。一边在小田甜身后。紧紧地搂住她的腰。大阴茎在田甜温暖的肉洞中插入抽出。享受着这娇小的身躯。男女交媾的快感滋味。让人飞上了天。

  这一夜,不,是半夜,一村之长陶小武在鸡叫三更的时刻,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小田甜那温暖被窝,临别时,他极为自豪地感叹一声:这个娇小的女孩。真是人间极品。「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还得再来几次。好好享受享受这美妙的身体。不然。村长也白做了一回。

  田甜和陶小武。第二节

  又是一天。也许是心情太好,陶小武回到家中还是睡不下去,忍不住抓起电话,拨通了妇女主任田甜家中的电话:「喂,我是陶小武,你睡了没有?」他酒兴再大,但是声音也不敢大,像蚊子叫一样。

  「你现在打电话给谁?看你今天晚上喝得晕头转向的,有什么事情明天不能再说吗?」村长夫人在被窝里伸了一个懒腰,不高兴地问了一句。

  陶小武回过头来白了一眼多嘴的老婆:「村委的事情,容不得耽搁半分,你睡你的。」他一边说一边侧身听对方回话。

  「哟!是村长呀,这么晚了还有什么指示?我可正在梦中哩!」田甜甜蜜的回答,其实她根本没有入睡,而是在看三级片。

  陶小武像公鸭一样干笑两声:「自然想去你那里『指导』工作,今晚我心情特别好,不久的将来,桃花沟村的前景是一片光明,现在村委会是一不少帐,二不欠钱,只等着创收,今晚难道我们不值得庆祝一番吗?」

  田甜已经被三级片的故事情节搅的春心涌动,春水溢流,不由媚人入骨地一笑:「看来真值得庆祝一番,来吧,尊敬的村长大人!」

  陶小武心急火燎地放下电话,匆忙地披上一件外套,恨不得一步飞到田甜的床前,临出门时抛下一句话:「村里出点急事,我要去处理一下。」

  今夜风好大,夜好冷,陶铁柱是夜寒尿多,刚刚去撒了一泡尿,现在又要起床,可是刚到门外,却听见儿媳妇房门吱地一声响,他揉了揉眼睛,难道有贼不成?来到院外,看了又看,却看不见一个人影,他自嘲一句:「看来我真是老眼昏花,疑神疑鬼的。」

  没错,刚才房门一声响,就是田甜拉开院门,静等村长陶小武来『指导』工作。

  陶小武冒着寒风,一路急奔,径自朝田甜家中走去,根本没有在意隔壁陶铁柱的家门也是闪了一条缝,陶铁柱正在四处张望着寻贼,他轻车熟路,非常自然地推开院门,大模大样地走了进去,回身又把大门从里面锁上。

  陶铁柱借着惨淡的月光,终于看清楚贼人的模样,竟然是——一村之长陶小武,这个家伙,这么晚了来我儿媳妇家干什么?来办公事干嘛不白天来?进门后他为什么还要把大门插死?

  狗日的,这不是明摆着来上我儿媳妇的床吗?陶铁柱终于想通这个道理,恨不得上前掐死这个狗日的,但是他天生胆小怕事,忠厚老实,怎么敢和桃花沟的『一把手』当面作对,只好把这个重大情况向老婆回报。

  陶小雨的母亲可是一个有心计的老妇女,平日里在家中是说话算话,大事小事都是一手作主,但自从田甜进入这个家门,就没有她这个当家作主的份了,对于儿媳妇的风流艳史,老婆婆也是窝火在心里却找不到出气的地方,今晚听到这个『重大情况』,不由计上心来:「雨儿他爹,今天我们关门打狗,而且不用我们动手,让这条『恶狗』自动上套,你看怎么样?」

  「怎么个打法?人家可是村长兼书记,在桃花沟是说一不二的『一把手』,我们怎么敢和他斗呀?」陶铁柱低下头,心里在想:陶小武这个小狗日的,现在一定是在儿子的位置上替儿子『办好事』,真是他妈的欺人太甚,都欺负到床上来啦!

  「这个你不用犯愁,一切听我的安排。」陶小雨的母亲似乎是胸有成竹,「你把那根大木棒搬出去放在小雨家的火巷外,横着放。」(火巷:是皖北农村的堂屋与偏房之间有一道隔墙,俗称火巷。

  「那么大一根木棒放在火巷外有什么用处?」陶铁柱真的搞不懂,但还是听从老婆的安排,费力地把那根大木棒搬到小雨家的火巷外。

  「你再搬几块石头来,也放在火巷外,摆放的越乱越好。」陶小雨母亲阴阴地冷笑一声:「我看这个狗日的朝哪儿跑?是你欺负人上门,也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陶铁柱现在才明白过来,老婆子是要逼狗跳墙,让陶小武自己朝枪口上撞,不,是朝石头上撞,他感觉有几分不妥,小声说:「雨儿他妈,这么大的石头还是不放在这里为好,万一真的摔死人啦,可就闹出大事来,我还得给它搬过去。」他说着又把几块大石头移了过去。

  「你这个死人,真是心太软,才让恶人欺负上门来!」小雨母亲气得跺了跺脚,「快去把小雨大门从外面插死,我看这个狗娘养的朝哪里跑?!」

  陶铁柱此时紧张地汗水都要出来了,毕竟自己是平生第一次干这样落井下石的事情,在插大门时,他慌里慌张地竟然把大门弄得「咣当。」一声响,声音在寂静的黑夜中显得特别刺耳。

  陶小武此刻正在兴头上,猛然间听到一声门响,不由大吃一惊,从田甜雪白的肚皮上滚落下来,惊慌地问:「不好,外面好像有什么动静?!」

  「你……你这个人怎么会是胆小如鼠,怪不得你办不成大事,现在夜半三更,会有什么人来?也许是野猫抓老鼠撞上了大门,看把你紧张的,嗯……嗯,人家可正在想要的时刻,你……你继续呀!」田甜正处在『快乐时刻』,怎么也不忍心让村长半路下马。

  陶小武竖起耳朵听了片刻,可是再也听不见什么动静,看着田甜香嫩的身子,他又心急火燎地爬了上去,要继续『指导』工作。

  「你不要上去了,我小肚子有点不舒服,你从后面来,就用那招『背后插花』,最爽不过啦!」田甜调整一个姿势,想换一下方式,玩一点花招。

  「好,我就听你的,我的小美人。」陶小武从后面紧紧地抱住田主任的身子,开始上级服从下级的指挥,言听计从地办起『公事』来。

  「抓贼呀!我们家招贼啦!」小雨的母亲在门外扯开嗓子大叫一声,那声音足以惊天动地。

  顿时桃花沟上乱了起来,鸡飞狗叫,灯火齐明,有人紧跟着喊起来:「快,快起来抓贼呀!贼人进村啦!」

  陶小武吓得立刻软了下来,但是还没有被吓得晕头转向,匆忙抓起短裤,不分前后的就套在身上,三下五除二地在黑暗中穿好衣服,慌忙说一声:「田主任,大事不好,我要走啦!」

  田甜也乱了手脚:「怎么走?你走大门恐怕不行,快点从火巷里跳墙跑吧!」
  「那么高的院墙我怎么上去,趁着现在村里人还没有赶过来,我从大门走为好。」陶小武越急可是越找不到裤带,算啦,还是先走为好,他一只手提着裤子就冲出了门,可是冲到大门就再也冲不出去了——不知为何,院门是怎么也打不开。

  完啦!一定是被人从外面把大门插死,陶小武又慌张地提着裤子跑回来:「田主任,快给我拿把椅子,扶我上墙!」

  田甜只穿了一条三角短裤,慌忙地拉过一把椅子,递给陶小武,气喘吁吁地催促一声:「你快点上呀!」

  陶小武站在椅子上,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上火巷的院墙,天哪!这么高,眼前是一片黑暗,恰似是万丈深渊,可是现在又容不得多想,只好认命了,他闭上眼睛跳了下去——

  「呀!」田甜只听见一声惨叫,之后就没有了声音,心想:坏啦!一定是出事啦!很想出门去看一眼,可是她根本走不出去这个院子,大铁门被从外面插得死死的,一只老鼠也逃不掉!

  乡亲们拿着手电筒,灯光闪闪地从四面八方赶过来抓贼,「贼在哪里?快带我们去追呀!」

  小雨的母亲却模棱两可地说:「我刚刚看见院墙上有一条黑影一闪而过,我想贼儿可能是翻墙逃走,要不,我们四下找找看。」她心里也是十分纳闷,分明是听见一声惨叫,怎么就没有了动静呢?

  乡亲们拿着手电筒四下一看,自然看见一动也不动的陶小武,只见他双腿鲜血淋淋,人已经昏迷过去,不由惊叫起来:「怎么回事?陶书记怎么会在躺在这里?不好!他好像没有了气,快,快试试还有气没有?」大家七手八脚的把陶晓武抬到了村委会。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