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昇华的爱——父女情深】(升华的爱-后续)(62)【作者:ongvinvin】

字数:836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62)天真有邪难自制

  中午时分,天空一片的蓝天白云,阳光晴好的天气确是一个适合室外活动的好日子。

  此际,我打开了屋子的后门,站在门前,一边望见远方一对正在荡秋千的父女二人,一边朝向对面的小公园扬声叫了一下。

  「小岚……老公……小岚……老公啊……你们别再那边玩了,午饭已经准备了,你们快点进来吃吧。」

  爸比仍然在女儿的背后推着秋千,只见他一眼转向我,并且在屋子对面的公园那边回了我一声说:「哦!知道了老婆,我们再多一下下就会回来了。」
  这时候,他似乎转向小岚并且在她背后说了一番话。

  「小岚,你妈妈煮了你最喜欢吃的茄汁意大利面,你再玩多一会就得回去了哦,知道吗?」

  我不知道爸比对她说了什么,从远处遥望,只看到小岚她仿佛听了那一番话后便面带微笑,随即可爱地对他首肯点头。

  遥远处望去,身高一百八十的赤色躯体的爸比依然是一付慈祥的眼神看着眼前只有九十多公分的女孩背面,而正在荡秋千的小岚衣着一身淡黄色的小洋裙,可爱的裙尾稍微到她膝盖以下,脚下也穿着一双白色的平底布鞋,头上左右两旁梳成两个马尾辫,额前一个整齐干净的浏海梳发,随着秋千微风的前后晃动而飘逸飞翔。

  如果把马尾辫松开,小岚头上从小就留着的秀发足以长达她的背面,有如瀑布般的黑溜溜的秀发更显得她可爱动人,小小的个子恰恰印证了她一个四岁多的小女孩才配有的无价童真,滑腻的小脸蛋,纤细的手足,白皙的雪肤吹弹可破,浑身散发出天真无邪的气息确是非常的萝莉可爱。

  小岚一付娥眉淡扫的萌样,一张瓜子脸挂着又圆大又精灵的杏眼,眼眸即干净又纯洁,而且杏核一样的眼睛还不时一眨一眨地仿佛毫无半点邪念的神韵,但却多了一份天真烂漫的笑容。

  至于她秀气的鼻子和稀薄的小樱唇更是无法用字体可以形容得到,精致滑腻的脸蛋儿可以跟任何一些东方的洋娃娃媲美,我这个女儿生得格外的别致生动。
  对,时间飞逝,眨眼间小岚都已是四岁多的小孩子了,托福她的确生得跟我童年时的样子一模一样,小脸蛋的容貌如同一个模子倒出来的饼干,假如身高不算在内的话,我们二人绝对有资格可以去参加母女花的比赛了。

  在性情人格上,我倒觉得小岚有点像她姐姐小如童年时的感觉。这感觉到底要怎样说呢,印象中我总觉得小女儿的言行举止,加上每个撒娇耍赖的小动作都跟小如她像极了,甚至连爸比都感觉到,而且还经常在我面前那样称赞小岚的敏捷反应和聪敏才智,坏就坏在做事说话总是少了一条筋似的,就像小如同一个性格,时常惹人又爱又恨,因此他也乐坏了。

  如此一说,我是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的,他应该心想失去了小如这个女儿,如今上天又给他带来了另一个性格极似的小女儿小岚,但身为爸比的好妻子,小岚的好妈妈,我只是选择不想去戳穿他心里想什么而已,因为我早已有自己的安排。

  半个小时后,在屋子饭厅里的四方形桌面上,小岚嘴边不停地发出嗉嗉般的吮吸面条的声音,她似乎在我和爸比面前吃得很开心,嘴角上侧浮出两个不是很明显的小梨涡,长睫毛眨一眨地,她一边笑得乐坏,一边对我嘻笑着说:「妈咪,你煮的意大利面很好吃哦。」

  我正坐在她面前的方向,一付充满母爱的神情面对面地看着她吮吸面条的可爱模样,她似乎吃得津津有味,吮吸的水湿声让人听得迷醉,我也忍不住对她微微一笑。

  心想这丫头也不知道几时开始叫我「妈咪」这个名称了,记忆中好像是开始要学说话的婴儿时期,印象中应该是爸比时常不停在她面前教导她,并且教她学开口呼唤,开口称呼她的爹娘那时候开始的吧,时间一过也有好几年了。

  小岚转眼看着坐在我身旁的爸比,她星星般的杏眼调皮地眨着眼睛,可爱的小脸上还做出一付很俏皮的样子说他说:「爸比,你说妈咪煮的面是不是很好吃呢?」

  我从眼梢斜瞥了爸比一眼,他低头看着她,面带微笑。我这个女儿也是有样学样,竟然也学我那样称呼她的爸爸,就这样,有时候他还被我和小岚我一句她一句的爸比称呼搞到都有点分不清楚来了。

  像神游般出了神的我先打破沉默,顿时问了爸比一句,说道:「老公,你大概几点要启程到隔壁小镇去看新的场地?」

  爸比听了我如此一问,视线便转移到我脸上说:「大概在下午两三点左右吧,待会我会先到捷运站那里跟小刚还有几位工头一起遇合才启程,现在时间尚早。」
  小刚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除了头上留着一个小平头以外,他就像我爸比一样干苦活整个人晒得赤色,只不过他身高和身上肌肉就完全不像爸比那么的坚硬高大了。

  小刚是爸比在高雄的贵人,至此这个叫小刚的工头帮了他很多的忙,这些年来还不停帮助介绍不少的场地工程,以致我们一家三口暂时没有钱财上的困境,须知我这个小小的女子并没有任何的学历,自从产儿以来也没有任何工作的经验,在物质这方面只要不乱花钱的话,基本上单靠爸比一个人的工资勉强能够撑得住好几个月的生活开销。

  「你到新场地工作的时候也要小心身子哦,如果下起雷雨就别留在空地了,那样会很危险的,而且淋湿了身体搞到感冒也是不好,如果在那边生病了没人照顾的话,我会很心疼的。」由于我爱夫心切,纵使心头有百般不舍得,但工作为先,身为他女人也只能在他面前唠唠叨叨地好好交代他一顿才安心。

  「老婆,你对我真好。放心吧,我只会在那边逗留两天,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爸比仿佛被我的言语感动得两眼发亮,顿时笑弯了眼睛,接着一手在我的肩膀上轻轻搂住,边揉着我香肩边说:「反而我会担心你和小岚。这两天我不在家的时候,你要好好照顾小岚,晚间也要确保把门好好锁住,最近这里发生很多偷窃案,治安不是很好,若出门到外凡事都要小心。」

  这些年来,爸比一直尽心竭力地为了撑起这头家,在场地干苦活,热晒雨淋已是家常便饭,如今察觉到他心里一直只挂念和担心我和小女儿的安全,我这个做妻子的又怎会有任何怨言,这辈子有爸比在身边,我死而无憾。

  「爸比,你会不会买手信回来?小岚要爸比送我礼物。」

  这边厢,小岚忽然抬起她的头问了一句,话犹未了,只见她的小嘴满是红橙色的茄汁,这四岁多的丫头的吃相还真是不赖。做事经常粗心大意,干事说话总是少条筋的性格如同那个年龄比她大十四岁的姐姐小如一样,虽说容貌和气质与我极相似,但隐约间仿佛感觉到小如活泼生动的化身就在女儿的身上,或许这就叫做隔代遗传吧,女儿完全不像我那样文静温顺的脾性。

  总之,我这个女儿就是姣美和生动的融合体,有时顽皮得来还会被她气得我完全骂不出口,也打不下手。

  「那么我的乖女儿想要得到什么礼物?」爸比一脸微笑的笑容,看得出他是十分疼爱这个女儿的,说到底就是溺爱。

  小岚这个小丫头也是没差,她就是很清楚知道她的爸比无论怎样都会答应她的要求,她脑筋确是转得快,经常从口中说出一些敏捷的鬼主意也逗得爸比乐开怀,也因此名正言顺地当了他的掌上明珠,从小就在宠爱的作祟下成长。

  「让我想想啊,我想要一个熊熊娃娃,要全世界最大最好抱的娃娃,要像爸比那样好抱的哦。」说着,人小鬼大的小岚脸上的杏眼忽然睁开,眼珠又大又圆,非常可爱。

  「呵呵,小岚你整个房间里都是洋娃娃了,玩偶多到几乎都快放不下了,你还不嫌多吗?」爸比听了后,随即轻抚着她的头发,爽朗地说。

  对,小岚并不是跟我们一起睡,虽然我心里一直都想在女儿的陪同下跟我一起睡,如此一来也想要方便让她从小亲眼接触性爱的事情,但是爸比却不是那样想,他倒是想女儿应该有她自己的空间,使她有一个属于原始初衷的成长之路。
  她在两岁的时候与我们分房睡了,就在主人房间的隔壁一间空房改成她的私人睡房,甚至连我们一贯毫无禁忌的张氏洗澡的方式都要男女分开来沐浴,所以从小至今小岚都是我这个妈妈帮她洗澡和清洗她身体的。

  奈何,我知道爸比的如此安排和个人主见却是自欺欺人罢了,因为每天每晚他的大脑都给他下面的阴茎的色欲完全控制住,每次跟我性交做爱的时候,他总是要我跟他一起玩那些令人感到兴奋的淫语游戏才肯罢休,我也是上了瘾就此就范。

  性交的时候,我明知爸比他是暗地里幻想他的女儿,但每当我自个儿不停迈入一个接近疯狂境界的时候,淫语穿插脑门前的我总是情不自禁地紧抱着他,阴阜里外更是不受控制地淫水湓溢,拼命地在他面前淫声四起,嘴里不停大声呼喊着女儿小岚的名字,或是要女儿吃他的鸡巴、吮吸他的肉棒之类的敏感字眼,而我俩就在这种淫语的双管齐下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高潮,各自内心底下像是获得脱离幻想空间的终极释放。

  另一方面不得不说的就是近年以来自从有了小岚这个女儿,我一直都在计算自己的月潮的安全期,只允许爸比在我最安全的期间往我子宫里高潮射精。每个月在毫无受孕的风险之下去接收那些热烫烫的浓精,而其他期间爸比也只能在我脸上颜射或是在我嘴里灌溉精液。

  最近爸比还喜欢上乳交的调情方式,这调情的方式挺别緻的,有时候他就在我颇大的乳沟深处狂插交战,直至在我瓜子脸上喷射浆液,我更是求之不得,因为爸比的精液是很珍贵的。

  日子久了,爸比的宝贵精液确实使我整个人活得越来越有活力,肌肤更是变得越发有光泽弹性,我芳龄已是二十出头,但瓜子脸蛋似乎一点皱纹的痕迹都没有,全靠爸比一个人的功劳。

  其实我暂时不想生孩子的举动和想法也没其他的缘由,我只是打算趁着女儿未来要跟爸比交配和受精怀孕之前,选择性不再生第二胎而已,毕竟我目前还年轻,有的既是青春和时间,即便过多几年再生儿育女都不成任何问题,况且以目前情况的重要性来看,乖女儿小岚的幸福较为紧要。

  刹那间,我羞涩地烫着脸颊,转着眸去凝视面前的两位至亲。

  「爸比,房间里就是没有熊熊娃娃嘛,我要一只熊熊娃娃……」恃宠而骄的小岚顿时使出她的撒娇本领,嗲声嗲气的声音听起来如此的窝心。

  「好啦老公,你就买一只熊娃娃给女儿好了,就当作她的生日礼物不就行了么。」

  「对哦,还有两个月女儿的生日就要到了。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小岚就快五岁了,明年初要办入幼儿园的事情了。」爸比几乎怔了一会儿,半晌,脸上全是喜跃的表情。

  「那好吧,爸比答应你一定找个最大最美的熊娃娃给你,算是你即将进入幼儿园前的一个礼物吧。」喜悦的感触仿佛让他有了决定。

  「好耶!爸比最疼我了!我也最疼爱爸比!」小岚听后顿时开怀地在椅子上蹦蹦跳跳似的,头上的马尾辫髻几乎都是上下晃动的动态,她的俏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怂恿之下,我已经百感交集,一面向他们二人不时微笑着,一面静心地继续聆听眼前这对父女的交谈,心想好一个父女情深,喜悦的感觉在脑门不停地飞舞……

  此刻,快乐的氛围弥漫着整间屋子,我暗想到自己真的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妈妈和妻子了。今年自己已是一个二十二岁的小女子,其他女子在二十二岁的时候本应还在大学就读,但我却成为了一个拥有一个年龄即将五岁女儿的妈妈,想起都有点荒唐,但我绝对乐意。

  事已至此,我澈底不后悔,当年十五十六岁为了亲情而甘愿辍学的遗憾早已被我抛在脑后了。即使没有那些所谓学院的文凭东西,对于我来说一点都不稀罕,因为我的志愿就是要当爸比的一名好妻子,我渴望跟他一起长生厮守,当他背后女人付托终生也是无所谓,因为我对他的那份爱恋不是一般人可以明白的。
  毕竟我这个人别无所求,更何况女子无才便是德,既然爸比把我带来这个世界,在单亲家庭里把我抚养成人,我就注定是他这一辈子的人了。为了衷心报答他,我须要为他好好照顾家中的家务活,也要为他生儿育女,并且把我们的宝贝小女儿悉心养大,我就是我张玉莹下半生的唯一期望。

  我已澈底想过,但每次想到爸比和我们的爱情结晶,心中总会感到无比的感触,也别无怨言了。此刻,我满脑思忖的脑袋仿佛微微地荡过神来,随着他们二人喜悦的笑语,自己默不作声的表情也不禁一阵喜悦,随着他们的细语笑声同时笑了出来,接着便准备收拾心情来迎接爸比即要出远门工作的时刻来临,咱们家的关系多么的美好……

  殊不知,正当爸比刚出远门工作的一小时后,我也刚帮女儿梳洗好完毕之后,瞬间走入她那间充满粉红梦幻颜色的房间里,徒步走到早已坐在梳妆桌前的女儿背后,我静心地在她背后站着,看着她松下来的长发几乎到达她的背面中央,心想是时候要帮她好好整理梳发了。

  她一头飘逸的长发确是我这四年以来的杰作,润滑剂牛奶油的保养品也花了不少钱,我也是希望她能够像我一样能有一头健康柔软的秀发,所以她能够拥有头上那黑亮秀发,想起来也实在得来不易。

  此刻她正背对着我,眼睛似乎没怎么眨眼,并且通过镜面上的反射,一脸静心地凝视我的面上来,她就此一直闷坐在那里,一直不说话,也不微笑。

  同时候,我正静静地凝视着这幕,心觉有异但也佯作一切如常,我也不由分说地拿起梳子开始不断缓慢地梳着她的长发,手势由上至下,手上的动作不断的重复。

  半晌,我一直感觉到她凝住我的双眼仿佛显出了忐忑犹疑的意识,沉默不语的刹那仿佛过了好几分钟,她似乎欲言又止,只见她仿佛鼓起了细微的勇气,终于带着胆怯的声线忍不住开了口,她一脸颤悠地问了一个让我感到震惊的问题。
  「妈咪,鸡巴肉棒会好吃的吗?」

  从小岚口中说出来的疑问,令我澈底哑然。

  我心情随之沉重,手上的梳子差点都要从手滑落,双眼依然凝视着梳妆桌镜子面前的小岚,触动地问道:「你……你是从哪里听回来的?」

  她脸色也是微微一沉,声线显然颤动不已,她几乎停顿了一下,随即像秋风过耳的声音回复着我说:「我……我前几天在半夜里去上厕所,经过你和爸比的房间,不小心在门外听见你那样说……」

  「对不起妈咪,我不是故意想偷听的……妈咪不要生气……」小岚说得几乎眼珠噙泪,一时间看得出她的确不是有意偷听。

  「乖女儿没事,妈咪不生气,你把你听到的事情说给妈咪听。」我迟疑的脸上顿时展现了一丝柔和,一付平常心的样子看着她说。

  「你是那样说的,你说要教我怎样吃爸比的鸡巴,然后还要跟我一起去舔爸比的肉棒。妈咪,究竟什么是鸡巴肉棒,而且为什么你和爸比要我去吃鸡巴肉棒呢?」小岚仍然带着天真的口吻,一付追问到底的神情继续问着我。

  此刻,我被她一直追问的举动弄得我内心早已不知所措了,暧暧内含光。心想到自己和爸比这段父女乱伦的爱恋,再加上一直幻想她共同做爱的淫语游戏,顿觉对她那份女儿的疼爱之情,如今却显然隐隐作痛,一时之间实在无法言语。
  我顿时侧着羞脸,不敢面对镜面前的女儿,紧接着又不禁地咬了咬嫩唇,满脸泛红地说:「我的天呀,这事怎样跟你说明白呢……」

  我一脸羞愧地凝视着她,镜子里反射过来的脸孔表情对不是什么特别大的反应,但沉默中她眼睛一直在眨眼,杏眼中漆黑的瞳孔又仿佛看透了我心中的秘密似的。

  她眼睛闪闪发光,傻笑般孩子的表情问道:「这事会很难说的吗?要不然我就等爸比回来,我自己去问他。不知道隔壁的小琴会不会知道?我打算明天去问她……」

  我顿时听得呆若木鸡,浑身都是冷汗,心想事态严重,小岚她竟说出这等天真的话,猛然使我不禁地惆怅了起来,心头满是愁滋味。

  我顿时打断了她的念头,随即栽住她的话,紧张地对她说明:「小岚,你要听好,你在门外听到的那些话语是我跟你爸比两个人一起玩乐的一种秘密游戏。这事情除了我和爸比两个人以外,你绝对不许跟外面任何人说,不然的话我和你爸比就会有麻烦了,知道吗?」

  小岚一付错愕般的童颜呆呆地看着我,似乎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唯有赶紧地首肯点头。

  此时此刻,我不由自主地暗忖一番,心想这个叫小琴的女孩是住在隔壁一位姓黄的伯伯的唯一女儿,是我和爸比举家搬迁来到高雄这里才认识的一个邻居。关于黄伯伯的事情来历,我是完全不清楚,也从来不八卦过问。

  我只知道这位黄伯伯他应该比爸比年纪小一两岁,样貌当然没有我爸比那么的俊俏,而且他还有一个小小的啤酒肚,虽说不是不英俊,但也不算丑,我一直都那么认为,全世界始终没有一个人可以跟爸比相比的。

  至于他女儿小琴大约有七岁的年龄,今年才刚刚就读小学。他们也是父女二人住在一起相依为命,由于黄伯伯是从事负责驾驶货车的工作,平日为了方便轮班就在公司宿舍过夜,每逢周末才回来跟他女儿共聚,所以就很少见到他,只留下他女儿一个人在家照顾自己。隐约中,我好像曾经听爸比说过小琴的妈妈大约在她两岁的时候得了癌症不治,我们还没搬来之前,几年前早已不在人世了。
  说起这个小女孩我就不得不佩服她了,个子小小就懂得干些家务活,且自己行路上学下学烧饭炒菜之类的,如我童年一样,她也算是个非常独立的小女孩。
  对于一个七岁的小女孩来说,她一身亭亭玉立的高佻个子几乎比小岚还要高出一个人头,较为早熟的她站起来也有一百二十公分的身高,若与我相比,她头差不多也要到我胸椎的地方了。

  全身不曾被阳光染红的白皙皮肤,鹅蛋脸上的婳肤似乎毫无半点的瑕疵,而且留着一头俏丽短发的蘑菇头更显得她阳光的一面,额前一个西瓜头浏海看起来舒爽而齐整,确是个萌萌哒的小女孩。然而在性格上,她却是反差地散发一种颇有娴静般的气息,她大多是羞答答的表情,极为文静的性情实在不像一个七岁小女孩。

  我记得平日在屋子后院晒衣服的时候遇见了她,她总是话语不多,神出鬼没,每次碰见只是微微对我首肯打了招呼之后,然后就匆匆忙忙地转身走回她屋子里去,除了上学和下学就不曾见她走出屋门,言行举止实在是太诡异了。

  「妈咪啊,究竟什么是鸡巴肉棒,你快说清楚嘛。」小岚的语声再次唤醒了我脑子里一片惆怅的思绪,我看着她几乎要拍膝叫好的样子,似乎想要一直追问下去。

  我不由得怔了一怔,脑袋里却是心花怒放的回忆片断,如果现在预先进行小岚的性教育的话,心境越是成熟,相信不出几年便可以跟爸比一起交配生孩子了,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我想了很久,终于有了决定,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眼神带有一付怜惜之色。正所谓人生苦短,即使要来的始终会来,命运就是如此,自己从小一直梦寐以求的事情,如今也终于要发生在眼前了!

  我知道一旦踏出这一步,这不会再是以往的幻想,而是活生生的一个现实,比现实更现实!

  我放下手中的梳子,随即淡淡一笑,并且叹着息说:「哎……那些都是你必须要明白的一些性知识。其实妈咪是打算等你长大一些才正式跟你说清楚,原本想要在你五岁生日那时候才亲自教导你的一些性教育。」

  「性知识?什么是性教育?」

  「那就是男女之间寻乐的知识。好比说,你时常看见我和你爸比会如此恩爱快乐,其实单凭一个性字,也就是说我们生活上有了性才会每天快快乐乐。」我毫无禁忌地回答她说。

  「我还是不明白,你和爸比到底怎样会快乐。」她眨着眼问。

  我瞥见她脸上挂上一丝天真的神情,自己也忍不住眨着眼,狡黠的笑着说:「呵呵!小岚还小嘛,你当然不会明白性当中的快乐。」

  小岚不住地挠挠头,一脸显得骄傲自满的模样,忍不住道:「嗬嗬!妈咪,我已经长大了,而且再多两个月就是我的生日,我已经要五岁了耶,也要上幼儿园了。」

  肃静的刹那,我顿时楞了楞,眼眸滚着泪光,双眼久久地凝住面前这个岁数比我还要小半个圈的女儿,心想她应该到了能够接受乱伦的时刻了,即将五岁的她也算是个非常精灵的小女孩,开心之余,我又沉默,重新回到了现实。

  我收起笑容,快要开心得哭出来的哽咽声音也逐渐地平复了下来,便抬起头对她说:「嗯,是的,时间的确过得很快,我的宝贝小岚也是长大了,宝贝你愈来愈可爱漂亮了。」

  赫然之间,小岚没有警惕地转过身来,她依然坐在梳妆桌面前,只是面向我正面地往我看来,她绯红的小脸上全是无尽的笑意。

  「那么说,现在你可以开始教我性教育了吗?我也要学你,我要吃爸比的鸡巴肉棒,小岚很想学嘛,求求你了,妈咪……」她带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语气,伸手抓着我的手腕,不停地摇摆,不停地哀求,只觉脑袋被她晃动得浑身晕晕忽忽,情难自制。

  「如果小岚真的愿意学的话,你就得从我们女孩子的身体开始学起。而事实上妈咪从来没有教过你的,但是现在也很乐意帮你揭开你的疑问。」此话终于从我口中说出来,此等震撼力犹如石破天惊般的不断在我脑子里回响,

  我手心冒汗,也嫣然一笑,眼见她一脸傻气的模样呆在那儿,看见她呆傻的眼神,心想她应该完全不明白我所说的那一番话到底是什么。

  小岚沉默了半晌,我开始感到心跳加速了不少,猛然砰砰砰地蹦跳起落。良久,我逐渐感到浑身乏力,双脚软弱地站在那儿,眼前视线都已朦朦胧胧得看不清镜面前的自己了,好像心脏病发作的征兆似的……心房都要跳出胸腔来了……
  这样的情绪不知道过了多少的分秒,我依然一语不发地面对着眼前的小女儿。就在本能的潜意识之下,我竟然情不自禁地伸出早已发着抖的小手,自己一边在内心做最后的良心挣扎,一边正要往前把她身上那件淡黄色的洋裙亲手脱下来。
  此际,我澈底忍不住了,我必须亲自去揭开这个神圣的一幕,正当我小手绕过她的肩膀,拇指和食指轻轻地在洋裙后面的小拉链握住之际,瞬间的动作准备要往下拉开,我小腹底下的欲望也随着紧张的心情开始蠢蠢欲动……

  待续。双娇媚态在旦夕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m.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