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昇华的爱——父女情深】(升华的爱-后续)(65)【作者:ongvinvin】

字数:68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65)春色满圆无限好

  翌日的早晨。

  过了一天母女互抱的睡眠时分,这时候,浴室周围传来了一阵阵舔吮声音的湿声。除了自己的房间以外,浴室通常都是我和爸比长久以来一起寻欢的好地方。
  舔舐细声仿如溪流长流一般,呻吟浪声更是绵绵不绝,我全身乏力的躺坐在白色干净的浴缸里头,双腿早已劲力地往外伸张,而小岚她那一具细小的胴体也正蹲坐在我下腹那湿透了的胯间。

  此际,她的小脸则已紧贴地俯在我白嫩无毛的阴阜面上,她的小头一边被我一只手紧紧压住,另一只手上的手指却在自己的乳晕上轻柔地捏住。我俩舔唇咂嘴之间,她犹如热锅上蚂蚁,举动想要爬起来却无能为力,忽见她脸上的杏眼已显得一付茫然的神情了。

  「嗯啊啊……小岚好乖……你舔得妈咪好舒服……舌头别停下来……动作再快点……啊喔……妈咪就快要到了……快要高潮了……宝贝……」

  我紧绷着赤裸裸的身体,媚眼越见迷朦。我就此被小岚湿润的小嘴以及不停旋转的舌头舔得我满脸红霞的,渐渐地,全身更像是触电般抖动,一双晃动不已的小腿仿佛在浴缸两旁踏空似的不断摇摆,导致浴缸里的沐浴水泡被我身体每一次的摇摆,那些水花泡沫逐渐往外溢流。

  小岚经过了昨夜的首次开发,她对女性自慰的姿势和各种手上动作,还有利用舌头舔舐以及嘴唇吮吸的方式已是了如指掌,尤其是舌尖剥开顺势渗入阴唇内的吮吸技巧更是越来越熟悉厉害,区区一个五岁不到的小女孩竟然得此功力,她还真是天性的尤物。

  不知过了多久,我顿时回了回神便忍不住两手紧抱着她的头部,瞬间使用她整张脸蛋狠狠的往我阴唇上面彻底挤来,使她小嘴毫不留情地紧贴在我下面的湿唇,并且劲力地磨擦了起来。

  小岚嘴里发出的杂音含糊不清,但她一直深入我阴阜里面舔舐的小舌尖始终没有停顿下来,仍是一种螺旋旋转的动态!

  越是这样,我越来越感到体内筋络失调,肌肉仿佛正要痉挛抽搐似的,转瞬之间,我似乎即要到达了一个高锋点,浑身神经线如同膨涨的热流不停兴奋性亢进血脉,导致体内的欲火更加的不受控,而曲张涨红的脖子以及脸蛋全是一片紫红色的血脉。

  这个时候,我不禁回想昨日淫乱的那一幕,心想原来自己有双性的倾向都不曾察觉到,直至昨日自己亲手开发女儿,在旁观协助她自慰以及亲自教导她热吻的时候,我才能真正感受到原来一直隐藏在心里最底面的双性恋的倾向竟然是如此唯妙的感觉,在她身上得到的并不是一般母女之情,而是真正性欲的冲动。
  怪不得之前在爸比面前跟妹妹小如一起亲吻互舔舌头,接着我们两姐妹一起互相触摸对方的身体器官,然后激情得来还一起舔吮淫穴里的淫水,现在撇下爸比不说,这种同性触摸的寻欢方式我真的不会感到半点尴尬和羞耻,反而还觉得很自然很唯美,更别说现在挑逗着我跨间的是自己的骨肉,自己亲生的女儿了。
  老实说,这种超越耸然的刺激性澈底让我无法自拔,我这个妈妈就像染上毒品一样,一时半刻无法戒掉母女乱伦所带来的冲激,间接地,这种无底面的情欲也只有继续往下沉溺的成分。

  「嗯喔……小岚……妈咪来了……!要喷淫水给你喝了……你快吸住呀……别停别放开啊……!干死你丫头!」

  忽然间,脑子恍惚的我一边默默回想着,一边毫无余地感到一阵痉搐,体内正被一股高潮盖头似的冲击弄得潮吹在即,不到半晌,腹臀部猛地紧绷,一瞬间淫水形状有如喷泉般狂溢出来,从我迷朦的视线看去,潮吹的淫水足足也有好几公分的距离。

  小岚总归是小女孩,经过昨日无数的潮吹喷洒的经验,现在的她仍然惊吓得想要立即爬起来避开淫水狂射面部的泛滥,但她小小的个子岂能摆开我双手紧压的力量,她唯有继续贴近着掰开的阴唇,因此淫水和涎水溶合于一体瞬间把她面庞胶粘得无法形容,情况相当狼狈!

  同时候,我浑身仍是不住地狠劲耸动,痉挛的身体更是不受控制摇动得不似人形,自己一付淫荡的媚态竟然在女儿的脸上喷洒淫水,这种汹惕的状态想也想不到会真正发生在我和女儿的身上!

  从小被爸比灌溉乱伦的意识,且在乱伦中成长的我,如今已是满脑子乱伦的细胞,乱伦成性的我真的澈底沉沦了!

  但我深知这就是我们张家对于爱的一份信念,也是一种超越亲情的表达性……

  急促喘息了良久,我和女儿应该也有好几分钟沉淀各自心中的激动心情随着我手放开了一直紧压她头部的举动,小岚顿时得到自由的释放,然而她似乎乏力地在浴缸里往后倒了。

  这时候,脸色涨红的我继续侧着脸喘息,嘴角不时发出蚊子般的鸣声之外,下腹肌肉也微微作出细微的蠕动,全身仿佛正在回味刚才的高耸潮吹所剩余的余震似的。

  寂然不动的我终于缓了缓气,只身直坐在浴缸里,且爬着她的方向把她重新抱住。

  就在这时,我带着稍有的力气,一付毫无廉耻的神情微微向女儿瞥着眼,平抚她的脸蛋,叹着息说:「小岚你没事吧,刚才妈咪确是有点过度兴奋了,说起来你舌头的工夫也是越来越厉害,差点被你搞得没力气了。」

  小岚张惶的眼珠渐渐平复下来,便带着低沉的嗓音,沉吟着说:「妈咪……我没事,你昨晚还不是一样,让我差点透不过气来。」

  我轻轻扭了扭她精致的鼻子,嘴角却带着笑靥说:「嗯,这就是我们女人与女人之间才能体会到的兴奋,跟男人性交相比是完全不一样的,知道吗?」
  「妈咪,我几时可以跟爸比性交呢?」

  女儿的疑问让我听得眉头一蹙,如今我们既然赤裸坦诚了,虽然母亲道德感仍在,却也微笑着对她说:「傻丫头,这么心急就想跟爸比性交吼?你呀,性爱这方面博学多深,你爸比有很多秘密你是不知道的,而且你还有很多东西没学懂呢。」

  「我还有什么东西需要学的?」小岚杏眼睁大,仿佛激起了半点冲劲。
  「比方说,如何揉搓爸比的鸡巴肉棒,如何吃他的鸡巴肉棒,然后怎样度过开苞的过程,怎样利用你的洞穴内肌把他的鸡巴肉棒夹住,还有很多很多……」
  我媚笑着对她解说,然而心里始终不想将性交的全部一一告诉她,因为我绝对不想她这么年轻就知道肛交和兽交这两种毫无道德可言的恶行,特别是兽交。
  我不由得暗忖想着自从小白在几年前老死了后,领养回来放在屋外看门的小黑从未获得我的批准进屋,当然也得不到与我性交共眠的时刻。虽然爸比一直没开口要求过我半句,但是我知道他心里其实一直很渴望再次看到我和小狗兽交的情景。

  不对,这次并不是普通的狗犬,小黑也不像小白那般可爱娇小,它是一头黑茸茸的巨型狗犬,有时候毛发直卷的小黑看起来还真有点可怕,但妹妹小如却是很喜欢它,任性的她也成就了爸比一直喜欢看自己女儿被兽交的淫心,人兽孽情艳丽地重演,这也是以后会发生的事情了……

  这时,小岚一道愉悦的笑声将我敲醒,我微微注视她脸上一付萌容的笑意,齐刘海的梨子长发沿着她的细肩滑落至手臂,乌黑亮丽的发尾被浴水弄得早已形成了湿泯泯的圆弧,形貌凄婉至极。

  「妈咪,你觉得如果我在五岁生日当天吃爸比的鸡巴肉棒,就当作他送我的生日礼物也好,你说这会不会是个好主意呢?」

  我浑身打颤的听了她的主意,心里为之一振,从心头而至的思绪紊流不禁地压了过来,顿时让我感受到前所未有幸福的包围,心想上天真的对我不薄,我多年来的愿望终于很快能够达成了,对她微笑了半晌,接着腼腆地对她点头应允。
  浴缸里这种幸福的氛围一直延续了整整半个钟头,我们才抹身穿好衣服走出了浴室,我是打算带她到附近的快餐店用午餐,毕竟女儿也是非常喜欢吃薯条汽水的,她严格来说跟一般四五岁的小女孩也是同样的兴趣,她经常喜欢到快餐店用餐,然后顺便在那儿骑玩陶瓷的玩具马。

  整理好了一切,就在屋门外准备要把门锁关上的时候,小岚一边拉着我身上粉红色百褶裙的裙尾摇了摇,一边朝着隔壁屋子的房门张望个不停,随即她眼神往上地看着我说:「妈咪,我们要不要也叫隔壁的小琴一起去快餐店?她经常一个人在家也是有点可怜的。」

  我闻言,顿时垂下眼帘去注视她的脸,看见她已是一付哀求可怜的样子了,我这个当妈妈的还能如何去抵抗她撩人的童真嗲声?

  此时,我一眼定睛地凝神看着她一身白色波浪的公主裙子和平底白布鞋,不到膝盖的短小裙子,白色得来又不是太过明显透明,毕竟裙内也有穿一件纱质的打底裙来遮盖她纯净的浅蓝色内裤,她的衣着既大体又可爱,隐约地还增添了少许娇媚之色。

  「嗯,就不知道小琴她人在不在家,如果她不介意的话,我们就一起去吧。」我回过神来便微微对她笑着说。

  小岚听到我的许可,脸上的笑容掀然展开了,她转个身顿时箭步般,细小的身子犹如一阵劲风立即跑到了小琴的房门那儿准备按门铃,好一个可爱巧智的小女孩。

  然而,在我眼里亲眼目睹她的背影,深深印刻在我眼瞳之上的却是她一身稚嫩柔媚的风采,特别是她圆嫩微翘的小屁股,娇小精致得来又散发性感的神韵,沿着白皙肌肤的小腿,配上她一双直笔细腿更是一绝。

  眼瞳看着,再看着,我已是形如槁木,看得垂涎三尺的我一直在脑子里作出自己跟女儿一起互碰身躯的性幻想的念头,渐渐地,我又不由自主地晃了晃脸,得以恢复半点清醒。

  心想我这个当她妈妈的到底怎么了,仿佛经过了昨日的母女乱伦的洗礼,来到今天我每次望去女儿的眼光和看待每个事情都全然不同了,心中不时翻滚的情绪偶尔是正常,偶尔是色欲,心理久蛰思动,久久让我无法控制得来。

  忽然间,小琴家的房门终于打开了,从我只身站着的位置望去,小岚一把拉着她的小手,嘴里似乎跟她说了一些东西,然后小琴她悄悄往我站着的位置眼瞥了一下,且对我微微笑了,果然不到几秒钟的时间,小琴也向她点了点头首肯。
  路程不是很远,我们三个人就此走路快要到街头的一家着名快餐店,沿途中,小岚和小琴这两个小丫头一面互拉着对方的小手,一面笑笑的拼着走,她们两条大小不同的背影,一个稍高挑另一个偏低小,唯一相同的是她们确实长得姣美。
  暄和笑朗的刹那间,我一直跟随着她们背后的步伐连身走路,而看在我眼里,她们二人一方头上两个可爱马尾束发,马尾左右两侧以两个小小的蝴蝶结束绑,走起路来马尾不时晃晃悠悠,飘逸之极。

  另一方则是蘑菇短齐的发型,一刚一柔之间,光亮透风的脖子后面更是展现出夏日降临的风采,连走起路来都多了一些笑声话语。

  由此可见,这个大约七岁多的小琴并非以往我想象得如此沉默寡言,她应该是慢热的性格,或者是长期一个人过活,导致她在言语上不善于跟人沟通,所以需要有人陪伴她身旁,她才能像回一般普通的小女孩。

  我的女儿小岚也是没差,她一直都很喜欢有个朋友陪同她身边,分别是小岚是人小鬼大,经常利用别人对她的好心来达到她要的东西,时常在家闯祸了只在我和爸比面前摆出傻笑般的样子,在爸比身上撒娇撒痴得到多次的原谅,说到底她的性格也就是巧佞,但是试问哪家的四五岁小女孩不是那样的性情,所以我这个妈妈也从不纠正过她。

  「来,小琴,这是你的餐点。小岚,这一盘是你的。」我两手捧起一个大盘子,摆设盘上的就是我们三人的薯条汉堡和汽水。

  「好耶!有我最喜欢的薯条和汽水!」雀跃的小岚好像从村庄出镇似的,顿时走到快餐店最后角落的一张长方形的小桌,边在桌椅子猛拍狂打着桌面,嘴里边发出引人注目的欢呼声,褊急的性情真是令人发指,但我心里却骂不出口。
  这时,小琴似乎低下头,眼神不敢正面的跟我对视,腼腆地向我说:「谢谢阿姨……」

  大于两三岁的小琴果然比较成熟,但是我始终觉得比小岚年长一些些的她仿佛有点过于静默,从她一身容貌打扮来看她根本不像一般七岁多小女孩应有的品味和喜好,连她现在的身着都是以一般高中女生时常穿来上学的哔叽裙子,高中生耶!她才不过是七岁多的女孩,这身中华风十足的打扮也未免过于早熟了吧。
  「别客气,小琴喜欢吃就尽管吃多一些,不够的话,阿姨再买给你。」我一脸客气的笑容看着她们二人肩对肩地坐在我面前,随即又在女儿的正对面的方向坐了下来。

  「不必了,这里已经够了。」柔声地回了我一声之后,小琴不快不慢地拿起盘上的汉堡,从眉宇间看得出她不住散发出阳光般的灵气,她每一频一笑都会电死人似的,一个小女孩能有如此空灵气质,算是很稀有了。

  小岚则一边狂咬着薯条,一边在她面前笑蹦蹦地逗乐,说道:「小琴,待会我们吃完了后,我们一起到外面的游乐场玩骑马,我要你陪我一起玩,好不好?」
  「嗯,你喜欢就行。」小琴仍然不快不慢地咬着汉堡,她的动作坐姿都是那么的优雅,跟我女儿相比真是一个天一个地的区别了。

  「对了小琴,你爸爸经常都不在家吗?我很少机会见到你爸爸,他应该工作很繁忙的,对吗?」我也是缓慢地拿起薯条放入口中,定睛注视着她的回答。
  「他需要工作,而且工作时间也不定时,所以只有周末才会回来。」小琴仿佛说起他的爸爸,脸上不知怎地显出一付心不在焉的神色,但我也不由继续聆听她的话语。

  「我妈妈前几年生病去世了,我也是习惯了一个人在家,一个人上学的……」
  小琴继续把话说完,此际察觉到她圆月般的灵眸早已有细微泪光在打滚,她这个在单亲家庭成长的可怜儿应该是非常挂念她的爸爸了,如今简单说起他都能动容。

  同时候,我又心想自己的身世,我跟她可以说是同一类人了,我也是在单亲家庭里长大的,那些挂念爸爸之情,从小失去母爱之痛,那种没有妈妈陪伴的日子,无法陪同度过一个少女迷梦的阶段,以致缺乏母亲疼爱的痛处,这全部一切我倒是非常清楚明白的,毕竟我也是过来人。

  但我不曾埋怨,也不会埋怨,成长中没有妈妈的陪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昔日过去了的就让它过去,目前我只要确保自己的女儿不会重蹈覆辙,步上我缺乏母爱的后尘便可以了。

  「小琴,其实你也可以把我妈妈当成你妈妈呀,而且我妈妈还会教我们性教……」

  突然间,小岚一句无心插柳的言语听得我满额冷汗,我脚在桌面底下顿时悄悄踢了她一下,得以打断了她即将要说出口的言语,心想要是被她完整无缺说出来的话,我真的不知道坐在她身旁的小琴若听到了后,她会有怎样的反应。
  我旋即把头抬起,目光全注视在小琴的脸上,她眼色似乎有点闪烁狐疑,但她应该听不明白小岚刚才所说出来的意思,以至担忧的心情即时得到安抚,半晌,我才暗暗地透了一口寒气,自个儿安心了起来。

  这边厢,小岚仿佛被我刚才轻踢她的举动敲醒了脑子里的承诺,她迅速地把嘴巴捂住,然后眼色惊疑地凝视着我和小琴,瞬间再也不再说话。

  我先打破我们三个人沉默的僵局,伸手抚摸着小岚的刘海,然后再一脸无恙的转往小琴的脸上看。

  「小岚快点吃,你别只懂得讲话,话讲得多了,东西就会不见。你快点吃,吃完了后就带小琴一起玩骑马去。」我很明显在提醒女儿的承诺以及她房间的玩具娃娃等等。

  得知自己闯了祸的小岚细听了我的暗示之后,由然大口大口地似乎想要立刻把盘子上的食物全部吃完,而小琴看见我爱女的狼狈吃法,她也不由得加速举动,且很快的将桌面上的食物扫个清光。

  我一眼见状,也不由得对她们微微一笑,我们在快餐店度过了美好的一天。
  傍晚时分,我们终于回到了各自的家,活泼的小岚首先跑到屋子里去了,而就在小琴准备要转身走回她自己的屋门前之际,她竟然回身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她如此般的举动顿时让我感到不知所云。

  然而,她的身高只不过到我胸脯的部位,她双手似乎勉强地抱着我的纤腰,接着侧着面贴在我的上腹之处,从她嘴边仿佛听得到她正在偷泣般的开口向我道谢。

  「阿姨,谢谢你今天的照顾,小岚她……她有你这个妈妈是她的福气。」小琴不知怎地说得支支吾吾的,两手抱住我不到半晌,她便带着腼腆的神色只手往我的臀部轻轻一扫,她的动作似乎有意的,接着她便展现出一付做错事的小女孩的神态立即转身离开了,不过我得悉她好像有千百种情绪不想透露似的。

  小岚正在她的房间里收拾着零乱的娃娃玩具,而我走进了客厅坐下之后,隔壁小琴的影子仍然烦扰着我思绪,回想起来她刚才的举动确是匪夷所思,但是我始终无法参透她为何有此行为。

  就在这时,在我身旁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我随手接起那通来电话,电话另一边传过来的声音原来是小刚叔叔他。
  「喂,是你呀,小刚叔叔。」

  我心感意外,为什么小刚叔叔会特意拨电。

  「嫂子,你现在方便讲话吗?」

  「怎么了?」

  狐疑之间,我的第六感一直都是我的守护神,这时听见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好像有点沉重的口吻,我右眼皮更是微微跳了起来。

  「嫂子,你先别激动,好好听我说,是关于你老公的。」

  「到底怎么了,他……他发生了什么事?」我手已经发着抖,心情犹如平淡湖畔突然翻起浪涛似的。

  「大哥他昨天在工地工作时,不小心被机器压到背骨,弄伤了他的尾龙骨,不过他现在已经动了手术,暂时没有什么生命的危险,只是医生说他……」
  我心情激动,泪珠在眼眶打滚,掌心都是汗液了,连忙急着问:「医生说了什么!你快说,我老公他怎样了!」

  「医生说他的尾龙骨突出压住了神经线,或许会暂时性半身不遂,所以目前需要依靠轮椅来行动,由于大哥的神经线受损,也可能会影响到他的生殖腺,导致暂时性不举……」

  「嫂子别担忧,明天一早会有专车送大哥回到高雄的联合医院再做检查,我会一路上陪同大哥的。」

  我则听得满脸泪花,心中无味似的,幸好爸比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听到他可能会半身不遂的时候,心想又不知如何是好,只感到浑身乏力的呆坐在那儿,心血少些都会昏倒过去。

  待续。阴天来临多转折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m.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