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恋素心】(卷04)【作者:水玥萱】

字数:11.6万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卷

             第01章欲断银树1

  一切,都会如的正常。晚上,我依旧缠著朱戟龙带我去禁地。每一次的结果,都是被他压倒在花树下。每一次,都被他完全的占有。

  看著四周泛著点点闪光的银树花,入鼻的气味,带著清新的甘甜。

  我趴在朱戟龙赤裸的胸膛上,刚才的激情还没有让我缓过气来。

  每天,晚上则是陪著他疯狂。白日里,则是呆在寝宫中睡上整整一日。这几晚,我几乎从未在寝宫中入睡过。

  「心儿,你为何晚上不愿意呆在玉凤宫中?」朱戟龙抱著我,让我几近赤裸的身子紧紧的贴合著他。

  「我喜欢这里。」头埋在他的怀中,声音是闷闷的发出。

  他没有再说话,而是将我翻身压在了花瓣之上。银色花瓣飘洒了开来,和我的青丝缠绕在了一起。

  他温软的唇堵住了我欲开口的唇,舌霸道的滑入我微启的贝齿。我闭上眼,紧紧的抱著他。他的吻,沿著我的唇,沿著脸颊,一直滑到了耳垂。灼热的气息,在我的耳边环绕。

  「自你十四岁起,我便没有碰过别人。」他的话,很轻很轻。

  还未待我反应过来,他便埋首於我的胸前。本就挺立的蓓蕾,被他含入了口中。舌尖,在那敏感的顶端打圈。

  「戟龙……」我轻轻的呻。吟,将自己的身子贴向了他。

  他没有开口,却用身子回应我。双腿垂挂在他的肩头,他的身子在我的两腿之间。腿心,抵著的是灼热之物。

  「待会儿,我抱你回去,可好?」他没有进入,只是抬头看著我。

  我闭著眼,点点头,将身子主动抵触到了灼热的源头。

  「恩哼……」轻轻的闷哼,空虚的身子被完全的填满。我只是抱著他,他的身子滚烫灼热,似乎也能温暖我。

  他的每一次挺入,都是那麽的有力。每一次的拥吻,都是充满了感情。
  许久许久之後,我被他抱回了寝宫。躺在丝锦铺满的床上,靠在他稳稳震动的胸膛之上。原来,他早就知道我介意的事情了。

  我不愿意和他一起睡在这张床上,只是因为这里曾经他和舒嫔睡过。不过,他刚才的话,让我明白。他们,什麽都没有发生。

  「戟龙,你们什麽都没有发生。为何,舒嫔当时却不是这麽告诉我的?」我将头枕在了他的手臂之上。

  他没有回答,只是轻吻我的额头。

  「你是不是,给了吃了什麽药物?」我能够想到的,唯有如此。宫中,有许多的秘药。如果,真的是如此,也不足为奇。

  「没错。」他终於回答了我,「很晚了,早些睡吧。」

  我听得出来,他是带著笑意的。虽然,我不明白,到底有什麽值得他如此的开怀。我,似乎没有说什麽好笑好玩的事情吧?

  「总觉得你似乎知道每一件事情,总觉得每一件事情都在你的掌握。会不会有一天,某些事情超脱你的掌握?会不会有些事情,和你预料的不同呢?」我真的很好奇,他真的只是一个凡人?为何,他知道的,掌控的那麽多人那麽多事。
  「你,就是从未在我掌控下的。我能够知道任何事任何人,却独独不知道你。」他的声音,蛊惑著我,让我见见的沈入了梦乡。

  「睡吧,终有一天你会发现,一切都不是我掌控的。」他的最後一句话,我只是似乎听进了耳中,又似乎没有听到。

  早晨醒来时,身边已经空无一人了。

  「公主,皇上已经上朝了。」云娥的声音,从帐外传来。

  「这几日,朱御风如何?」此刻,我想到了多日未见的朱御风。

  「他一直呆在锦绣宫中。皇上下令,不准他去探望舒嫔。只是让他多读圣贤之书。倒是近日,大皇子一直来找您。不过,都被奴婢拒之门外了。」

  云娥为我穿戴衣饰,一边告诉我这几日发生的事情。

  「若是朱御海再来找我,你让他进来便可,不用阻止了。待会儿,我们去一趟锦绣宫。我这个做妹妹的应该去安慰三哥的,对不对?」我笑的灿烂。

  原本的锦绣宫,就不如玉凤宫。之前,洛舒搬到了玉凤宫,这里就开始少人走动了。何况是今日,洛舒失势,洛家必然也是失势了。锦绣宫,早已经门可罗雀了。连侍卫都没有多少了。

  一进去,便看到朱御风坐於园中凉亭,倒是没有半分不适应。一个人,安静的看书。

  脚步声,让他惊醒,转身看向我的方向。

  「心儿!」他看到我,似乎很讶异,还有不敢置信。

  「三哥一个人看书麽?」我拿起了桌上的书册,原来是兵书,「父皇不是让你多读些圣贤之书麽?怎麽,三哥突然对兵书有兴趣了?」

  「只是,只是突然有兴趣罢了。」他没有夺过我手中的书,不过似乎有这个意思,似乎不太希望被我看到一般,有些局促。

  我没有说什麽,将书放在了桌上,看到的他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难道,书中有什麽秘密?或者,是他不希望我看到的是他此刻看的是兵书?

  「你的身子……好些了吗?」他小心翼翼的看著我,大概以为我还是介意。
  「好多了。反正,这孩子本就不是预期中的。没有了,也罢。」我幽幽的看向了远处,看著湖中的荷花。

  「我知道,母妃她这一次真的过分了。我……你能不能……你……」他,後面的话,越说越吞吐了。

  「你希望,我可以去向父皇求情吗?」我道破了他的想法,「我也想过,也试过了。可是,父皇又怎麽可能听我的呢?」

  我有些为难的看著他,也有些无奈。

  「也是……父皇的决定,从来不是任何人可以改变的……」他凄楚的苦笑。
  沈默,让我只是随意的玩弄腰带的一角。

  「心儿,你恨我母妃吗?」突然,他问了一个让我心中一刺的问题。

  「恨,或是不恨,重要吗?」我只是看向了他,「恨又如何,不恨又如何?」
  「的确,不能如何……不能如何啊……」他的样子,似乎有些不对劲。
  让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知道了这一切都是设计的一个局。

  不过,知道了又能如何。

  我现在还会去在乎,他们知道或是不知道麽。

  「三哥,或许我可以劝劝父皇,让他允许你去冷宫。」

  他没有回答我,而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怎麽了?不好吗?」我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

  「心儿,你和父皇……你们……」他的话,没有说下去。不过,我却一惊。
  我为何惊诧?有何好惊诧的?宫中,人多嘴杂,让他知道了什麽,自然也是正常的。

  「我和父皇?你想说什麽?」他不说出口,我便继续周旋。

  「没……没什麽……」最终,他没有问出口。

  在锦绣宫坐了一会儿,我便准备回去了。

  「我送你吧。」他立刻起身,欲送我。

  「不必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我摇摇头,带著云娥走了。

  却未曾看到,身後一张略有绝望的面容。

             第02章欲断银树2

  看著心儿转身毫无留恋的离去,手慢慢的触碰到她刚刚触摸过的兵书之上。
  我,不敢让任何人看到我在看这些。因为,我很清楚,现在的我做任何事情若是有个错失,便是万劫不复。

  不过,若是心儿,我可以不在乎的。就如同,她不在乎我任何的感受一般。
  从何时开始,我已经慢慢的感受到了,她对我,对母妃深深的恨意。我以为,只要对她好,爱她,她便可以忘记这种恨的。

  只是,我却忘了,她更恨得,是我的这种感情。无论是母妃,或者是我,她都应该恨了吧。只是……对她而言,似乎我还有用。至於能有什麽用,我不知道。
  不禁想起,之前刚回来时,和朱御海的对话。

  「大哥,你那麽晚将我请来你的府中,是为何?」我刚回京城,还未通知任何人。他竟然就已经知道了!

  「御风,你爱心儿吗?」他一脸的严肃。

  我一愣,不明白他是何意。

  「我爱或者不爱,和你无关。」他的话,让我想起了心儿。想起了,心儿宁愿和他在一起,也不愿意和我!

  我并非一无所知,我让人打听。却得知,心儿自我离开後,竟然住入了他的府中!之前,他们便举止暧昧了!

  「你以为,心儿和我在一起?」他竟然是一脸的苦涩,似乎和我一般。
  「从以前开始,心儿便只依赖你一人。此刻,你难道想和我说,心儿不是和你在一起。难道,你想和我说,心儿心里没有你!」就算说了,我也不会信的。
  「你是真的不知,还是装不知道。心儿自从三个月多前,便住入了将军府。甚至,要求父皇将她赐婚於琅邪。」

  朱御海说的,我自然知道。可是,我一直以为,是父皇的意思。却从未想到,竟然是心儿自己的意思!

  「你……不可能!」我,不能接受。

  「我对心儿而言,根本不算什麽。她的心中,从来就没有我。或许,现在她的心中有了琅邪。也或许,她的心中有了御浪了。」

  他的话,让我大惊。到底……心儿心中有谁?

  「二哥?!为何和二哥有关系?」我离开的这些日子,到底发生了什麽!
  「现在,心儿只对御浪亲密。她可以挽著御浪的手,和他说笑谈天。」他脸上的痛苦,不是作假的。

  「不可能……」我有些不相信,可是心中却早已经接受了。

  心儿,不能接受我,不能接受大哥。二哥,和我们都不同。他常年征战,可是却依旧风度翩翩。他身上的自由不收拘束,连我都向往。何况……是心儿?
  就算不是他,就算他对心儿没有感情,心儿对他也没有感情。还有琅邪……琅邪却是和心儿毫无关系的……

  心儿,难道真对他……不可能的!

  可是……她自己要求了赐婚,不是吗?

  「今日,我找你来,便是有事情商量的。」

  「你想说什麽……」此刻的我,脑中只有心儿和琅邪相依相偎的样子。立刻,心如同被撕裂了一般。

  「琅邪一向是帮著御浪的。若是他们两人联手,必然心儿是属於他们的。不过,若是我们两个联手,心儿却会属於我们。」

  我看著朱御海,我没有想到他说的是这个。

  「大哥,你说的根本不可能的!就算我们两个联手,又能得到什麽?联手了,你又想干什麽?」

  「我们要做的,自然是扳倒御浪和琅邪。无论他们和心儿是什麽关系,少掉两个可能的情敌,不是更好。」

  他的话,让我动摇了。我不敢也不能确定他们两人和心儿是什麽关系,可是若真的是……

  「放眼整个朝中,除了我们两个联手,还能有什麽更好的法子?」

  他的话,蛊惑了我,让我开始动摇了。

  「心儿和你……你们真的没有……」

  「她对我……毫无感情……」

  朱御海说服了我,因为我和他一样,都是得不到心儿的感情的人。只有我得到了权势,就像母妃说的!

  只有如此,我才可以用权势将心儿留在身边!我能做的,能留得……只能如此……

  当时,和朱御海说的话,历历在目。可是……原来,那也是欺骗!

  当我亲眼看到,心儿赤裸著和他交缠在一起!当我亲眼看到,心儿娇媚的看著他!

  他说的所有话,都成了一个谎言!他只是希望我支持他,然後一个人得到心儿!

  如今的我,什麽都没有了。母妃的权势,心儿的感情,什麽都没有得到!所以,我要让自己强大起来!

  朱御海有一句话没有说错,若是我们没有权势!谁都不可能得到心儿的!
  朱御海以为,自己得到了心儿吗?哈哈哈……我想要大笑!他也没有得到!他大概不知道,心儿……早就是父皇的了……早就是父皇的了……

  心儿曾经说过,她和父皇,和朱御海都有关系。我一直以为,她说和父皇的,是气我的,是骗我的。就算是之前,我依旧如此深信著。因为,父皇宠爱的是我的母妃!

  可是……母妃失宠了,进了冷宫。我看著,父皇一直陪著心儿。我以为,这是父爱。虽然清楚,父皇根本没有这种感情!

  直到……那一夜……那一夜,将我打入了地狱。

  母妃入了冷宫,我睡不著,心儿有不愿意见我。我除了每日看著玉凤宫的方向,什麽都做不了。

  却见,禁地一片淡淡的银光。我知道,那里面种植了银树花。银树花,是会发出淡淡的银光的。鬼使神差的,我竟然毫无意识的向那里走去。直到,快要走到了禁地,才回神停住。

  我暗笑自己,怎麽会想要到禁地。苦笑著,摇头准备离开。

  却见,黑暗中出现了一道明黄色的身影!我立刻让一旁的树木和黑暗遮掩住了自己。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何看到父皇,我却如此的躲避。

  当我看到了他怀中的人儿时,我只觉得浑身冰冷,心停止了跳动一般!
  心儿……我心爱的心儿,躺在父皇的怀中!

  她勾著父皇的脖子,靠在他的怀中,任由著父皇抱著她。他们,进了禁地。
  我知道,没有父皇的命令,任何人不可以进去的。但是,我却还是悄悄的飞身进去了。就算,可能会得到诅咒!

  一切,几乎让我心神俱裂。

  心儿,赤身和父皇纠缠著!父皇,用著我幻想的各种方式,和心儿亲密!那一切的一切,都是我期望却不可得的!

  心儿……为何你选择的是父皇?我们都有血缘!可是,你却选择了父皇!
  因为……他是皇帝?因为,他是苍穹的主宰吗?

  手中的兵书,慢慢的被我握成了一团!

  「心儿,终有一天,你也会在我怀中的!」

  我不会让任何人得到你!除了我!任何人都不可能!

  朱御浪,朱御海或者是琅邪!他们都不可能!

             第03章欲断银树3

  我以为,心儿不会再见我了。至少,最近不会见我了。我一次次的等在宫门外,一次次得到她的侍女冰冷的回答。

  看著玉凤宫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它让我看到了,父皇依旧宠爱的是心儿。之前发生的一切,或许只是心儿一直想要的。就像是,心儿想要我做什麽,我便按著她的意思去做一般。

  我拉拢御风,本只是想要得到那太子之位。然後,得到皇位。这样子,心儿就可以和我在一起了!

  可是,我们却还是破裂了。

  我明知道,心儿那日会派人来找我。一切,都是一场计谋。心儿,是不希望我和御风联手。在她的心里,或许父皇才是最重要的。

  她只消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可以迷惑我,让我为她做尽一切。何况,当她温温软软的身子贴上了我。

  既然,她不希望我和御风联手。既然,她想要如此。那麽,我便遵从自己的心意,遵从她的心意。再一次,和她发生了关系。

  面对朱御风的怒气,面对他的质问。最後,我只是任由著合作破裂。因为,我看到了心儿满意的笑脸。有那一丝微笑,就够了。

  若是可以重新选择,那时我会选择作为她的哥哥,永远将这份感情埋在心中。而不是,选择去强迫她,让她远离我,那麽远那麽远……

  「大皇子,公主请您进去。」她的侍女的话,让我回神。

  「心儿……愿意见我了?」我,有些不敢置信。我怕,我听到的是幻觉。因为,在梦中,我一次又一次的听到这句话!

  「请。」她的侍女,永远那麽冷冰冰。似乎,永远不多话。

  这个侍女,叫做云娥吧?似乎,样子和以前有些不痛了。不过,我也不太确定。她站在心儿的身边,我的心思怎麽可能去关注她呢。她长什麽样子,根本不会是我在乎的。

  心儿一个人坐在凉亭中,似乎在喂食鱼儿。

  侍女只是将我带到了凉亭,然後退了下去。

  「大哥,你看这湖中的荷花是不是开的很美丽?」她背对著我,用那种温柔的语气。

  「心儿……」我,多麽想要上前,抱住她。可是,却怕她厌恶。

  「大哥怎麽站著?坐吧。」

  她转过身,坐在了椅子上。而我,也面对著她坐下。

  「前些日子,我心情不是很好,而且身子也未恢复。所以,太医建议我多休息,也不要多见客。所以,让大哥这几天都白跑了。」心儿,一脸歉意的看著我。
  「没……没关系……」在她眼中,我只是一个客吗?

  「大哥日日在找我,是有什麽事情吗?」此刻的心儿,为何如此的美丽。让我,几乎克制不住的想要将她楼入怀中。

  「我……我只是看看,你身子是否好点了。那孩子……」

  我不再说下去,因为心儿突然满脸哀伤的看向了远方。我知道,说错话了。我为何要去提起!

  这个孩子是我的!无论是不是,我早已认定了!他的离去,让我心痛。何况,心儿是孩子的母亲!她,必然比我心痛的!为何,我还要去提醒她!

  「没关系,我已经接受了。」心儿收回了眼,淡笑著。

  心,有些痛。为她,也为了那未出生的孩子。

  「心儿……」心中,不自觉的多恨了一分洛舒。

  「大哥,你和二哥还有三哥,你们关系应该很好吧。毕竟,你们从小便是一起长大的。而我,十六岁前,从未与你们见过。」

  心儿似乎收起了不快,又面带著微笑。

  「以前,我也只是和御浪关系比较好而已。」那也只是以前,现在的我,只想要和你一个人罢了。只是,你却不要我……

  「是吗……」为何,你一直不愿意看我?哪怕,是和我说话,你看的依旧是满池的荷花?

  我想要将她抱住,想要让她眼中只有我一个人。可是,她始终没有我。
  「心儿,你……只要你想要的,我都可以为你做到。」

  我,终於还是开口。

  「我想要的?我想要的,你们谁都给不了我。」她起身,「大哥早些回去吧。我累了。」

  「心儿……」

  「大哥,我真的累了。」她眼角的疲倦,让我不舍得再多说什麽。

  「那你,好好休息……」

  最终,我只能选择离开。

  远远的,看著玉凤宫。心中一片凄然。

  心儿,只要是你要的,我都可以为你做到的。

  就如同,你要那一封密函,却不愿意将自己给我。我看著你拿走,看著你放入了衣袖,却还是任由著你。因为,我知道那是你要的。

  就如同,你要我和御浪关系不和。我,依旧按照你的心思,和他正面相对。如今的我和他,早已为了你,破裂了。

  我要的,只是你多看我一眼。可是,你的眼中,却从来没有停驻过我的身影。
  无论是我,还是御浪,还是御风,甚至是琅邪。你,只是看著我们不断的挣扎,却从未停留。

  你的眼中,到底有谁?

  我只是站著,久久不能离去。我以为,心痛的早就麻木了。

  可是,远远的,看著父皇的身影。远远的,看著你在他的怀中。原来,天色已经暗了。

  父皇抱著你,走向了禁地。我知道,我知道若是我跟去,必然是痛苦!
  可是,我还是跟著你们。

  远远的,偷偷地,看著你在父皇怀中撒娇。看著你,和父皇如此的亲密。看著你,将我最期盼的美好,全部给了父皇。

  那一刻,我知道了。或许,我早就知道了!

  你的心中,只有父皇!

  「戟龙,每年你都要带我来看银树花,好不好?」我听到,你软软的娇语。
  心,有著抽痛,却也有著酥软。

  你的一句话,都能让我如此。若是此刻,你是躺在我的怀中,我可为你负尽天下!

  是不是,因为父皇可以来这禁地。是不是,因为父皇是苍穹的主宰。是不是,因为父皇掌控著一切。所以,你最终选择了父皇?选择了,苍穹的主宰者?
  若是,我得到了这一切,你是不是会选择我呢?

  我看著远处的你,躺在父皇的怀中。那麽的美丽,那麽的娇豔. 银色的花瓣,一片片的落在你赤裸的肌肤上。

  我……

  才是那个可以得到你的人!

             第04章欲断银树4

  苍茫夜色,滚滚黄沙,万里之外,两人却同样愁绪万千。

  「邪,你为何宁愿选择到这边境之地,也不愿意和林玉雯成亲。你们,不是早已商量今年成亲的麽?」朱御浪看著多年的好友,心底有些悲戚。

  「先立业後成家,这是我多年来的信念。」琅邪转身看向了远方,那南方的天空,却看不到前路。

  「你我是好友,难道你还想骗我不成。」朱御浪轻笑,「你,是在欺骗我,还是在自欺。」

  两个,对著苍茫夜色,陷入了死寂。

  琅邪看著稀稀拉拉的繁星点点,手不自觉的握紧。想起,素心说过的话,想起她的容颜。有些无奈,有些哀伤的闭上了眼。

  「是,你说的没错。我确是在自欺欺人了。我从未想过,原本对她如此的厌恶。厌恶她和朱御海那般违背伦常的感情。可是……最後我却陷入了她的情中,无法自拔。」琅邪的每一句话,都饱含著痛苦。

  「爱上她,很容易。得到她的爱,却几乎是奢望。」看著同一片夜空,想著同一个女子。心中,同样的悲戚。

  「没有想到,我们都爱上了她。」琅邪突然笑了,笑看朱御浪。

  「是啊,真是没有想到。」朱御浪却怎麽都笑不出来。

  琅邪看著朱御浪的表情,发现他似乎一脸的凝重。

  「你为何,如此的心事重重?」琅邪拍拍朱御浪的肩头。

  「邪,我们早就不再如以前那般了,对不对?不要急著否认!」朱御浪阻止了欲解释的琅邪,示意听他说完,「从你发现自己爱上心儿,从我发现你爱上心儿。从我们知道,彼此的对她的感情时。我们,注定成为情敌了。因为,我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可能允许心儿别他人分享的。」

  朱御浪的话,让琅邪沈默了。

  没错,当他开始发现自己对心儿的感情时。他开始会嫉妒了,开始不再是将朱御浪当作了完全的好友看待了。甚至,有时候出现了若是他不在了,自己机会就更大了,这种念头!

  「在你对我开始有所敌意时,我又何尝不是如此。」朱御浪叹气。

  「没有想到,我们两个好友,有一日会为了一个女子,如此的有了隔阂。」琅邪的苦涩,在唇边泛开。

  「可是,就我们两个又如何呢……心儿的身边,大哥三弟都对她虎视眈眈。特别是大哥对她的感情,以及对她的独占欲。」这一切,朱御浪心中都很清楚,甚至……还有一些让他更加恐慌的。

  「心儿……对我们,都没有任何的感情……」琅邪似乎早就看穿了这一点。
  朱御浪开始犹豫,心中的恐惧让他开始犹豫要不要将另外一件事情说出口。
  「或许,心儿最终会选择朱御海吧……」

  「不会的!」听到琅邪的话,朱御浪立刻反驳。说完,才发现自己终究是忍不住的。

  面对琅邪询问疑惑的样子,朱御浪苦笑。

  「心儿对大哥,也没有感情。心儿要的,从来只是我们几个哥哥的亲情。可是……我们却一次次的伤害了她。」背对著琅邪,「心儿的心中,或许有的只有一个人。」

  那个人,是他们怎麽都无法扳倒的人。

  「谁?」琅邪立刻有了一些紧张。

  「这个人,恐怕我们不是我们任何一个可以对付的。若是心儿对他真的动心,我们任何一个,都不可能得到心儿的感情了……」闭上眼,朱御浪的脑海中,浮现了出征前看到了一幕幕场景。

  「御浪,你到底在说谁?不要卖关子!」琅邪真的急了。面对自己心爱之人的感情所向,他真的无法保持冷静。

  「你可知道,在我们出征前。我还是悄悄的去了一趟心儿的寝宫。只是……却看到了永远都无法想象,无法磨灭的一幕!」

  「那日,我本想要去和心儿道别。可是,看著宫门,却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进去。也不知道,若是看到了心儿,又该说什麽。」朱御浪的眼神和思绪,都回到了那个时候。

  当时,朱御浪只是站在宫门外,踌躇不前。

  却见,朱戟龙从宫内出来。朱御浪并未感到任何的不妥,只以为自己的父皇来看看心儿罢了。

  待朱戟龙走了,朱御浪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二皇子,公主睡下了。」云娥突然出现在朱御浪面前,阻止了朱御浪想要进房的脚步。

  「我只是看看心儿。」朱御浪知道,这个侍女是素心最信任的,所以对她异常的有礼。

  「二皇子,请您不要让女婢难做。这几日,公主身子一直不太好。常常夜里难以入眠,今日好不容易睡下。奴婢实在不想看到公主再被吵醒。」云娥也是担心素心的身子。

  朱御浪看著云娥,看到她满脸的担忧。

  「那,算了……我走便是了。」最终,他也不舍得吵醒素心。

  出了宫门,走了一段距离,却还是不愿意离去。远远的,看著宫门,想著此刻正睡著的心爱女子。脚,又忍不住走到了宫墙外,靠在宫墙上,仿佛可以感受到她的气息一般。他的身影,完全的掩藏在了黑暗中。

  「皇上,公主此刻在後园。」突然,朱御浪听到了云娥的声音。

  「将这些花放在心儿的寝房内。」是父皇!朱御浪不明白,这麽晚父皇为何还来?

  刚才,云娥不是说了,心儿已经睡了吗?

  最终,朱御浪忍不住悄悄的翻过了墙。朝著云娥所说的後园而去,却怎麽都没有想到看到了如此一幕!

  素心,倚靠在朱戟龙的怀中!手中拿著的,是泛著点点银光的花枝。

  「心儿,过几日等你身子好点,再带你去禁地可好?如今,你只能这般看看这花枝了。」朱戟龙抱著素心,让她靠在怀里。

  素心看著手中朱戟龙采摘而来的银树花枝,有些好笑。

  「戟龙,你就这麽采摘这圣花麽?」

  「圣花又如何,它终究不过是我统御下的一枝花罢了!」朱戟龙的话,充满了霸气。

  朱御浪呆呆的看著,看著素心在自己父皇的怀中,笑的如此的娇媚。

  那,不是一个女儿对父亲的笑!那,不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的宠溺!

  那一刻,朱御浪终於明白了。为何,朱御海说过,他们的任何一个人都得不到她!

  看著在亭中缠绵的两人,朱御浪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离去的。

  只觉得,心痛的麻木了。脑中,一片空白了。

  「不可能!」琅邪不敢置信,不能相信朱御浪说的这些话。

  「我也不想相信!我也宁愿这不是真的!可是……」朱御浪闭上眼。

  琅邪踉跄了身子,若不是朱御浪扶住了他,早已跌倒。

  「呵呵呵,原来……我们都进不了她的心……进不了……进不了啊……」琅邪痛苦的摇头。

  朱御浪另一只垂著的手,死死的握紧。直到,深陷掌心的指甲,刺破了脆弱的皮,渗出了淡淡的血珠。

  「如果,我如同父皇一般了!心儿,便会属於我们了!」此刻的朱御浪,如同决定了什麽一般。

  「御浪,你……」琅邪大惊。

  「我要的,只有她!要的,只有心儿的感情!为何,父皇可以。我们,却不行!」朱御浪双目灼灼的看著琅邪。

  琅邪震慑了一下,慢慢的开始站直了身子。

  「我们,也可以!」

  夜空下,两个本该是情敌的男子,似乎达成了共识。

             第05章纵情御书房

  既然我说了请求朱戟龙,让他允许朱御风去冷宫。自然,我不会食言。
  朱戟龙早早的就去上朝了,我一个人在床上抱著锦被滚来滚去,想著待会儿去找朱戟龙说说这件事情。

  「公主,宫外有来信。」云娥的声音从纱帐外传来。

  我探出手接过了信件,拆开来随意的看了一眼。

  「锦姨和丽姨找我?你可知道她们找我何事?」这是第一次,她们托风若其直接说想要见我。

  「奴婢不知。听风少说,这几日她们只是呆在月坊中,帮著坊主一起训练新的舞姬。」

  连云娥都不知道,看来我是需要亲自去看看她们了。

  「云娥,你下去准备一下。午後我们便出宫一趟。」本想午後去找朱戟龙的,看来只能提前了。

  熟悉的御书房,熟悉的大臣,熟悉的一切。照旧,那些大臣看到我,恭敬的行礼。照旧,我还是不给朱戟龙行礼。不过,今日朱御海不在。

  我看著大臣们在朱戟龙的命令下,一个个鱼贯的退出了御书房。最後一个,还体贴的带上了门。忍俊不禁,笑开了怀。

  「心儿,何事如此好笑?」他将我拉进来怀中,眼带笑意的看著我。

  「呵呵呵,没什麽。我只是发现,父皇有好多『忠心』的臣子呢!」我特意加重了忠心两字,再一次笑开怀。

  「心儿,你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开怀过了。」他的语气,并非是开心的。
  我有些不解,收敛了笑容,看著他的一些愁眉不展。

  「戟龙,你怎麽了?」只有在开玩笑时,我才会叫他父皇。

  他看著我,有些高深莫测的感觉。最後,却舒展了眉头。

  「没什麽。若是我把朱御风和朱御海都调离京都,你觉得如何?」我和他面对面,他的眼直视著我的,如同看穿我的内心一般。

  「调离?」我看看他,勾唇一笑,「看你啊,你想调离便调离。和我,没有关系。」

  勾住他的颈项,我一点都不在乎另外两人到底在不在京都。

  他看了我许久,终於俯身吻住了我的唇。我闭上眼,将自己的唇完全的献给了他。

  他的大掌迫不及待的在我肌肤上流连,每一次手指的抚触,衣衫便褪下一分。直到,他将我抱放在龙椅上,我已经一丝不挂。

  粉嫩小巧的蓓蕾被他含入了口中,带著怜惜和宠爱,轻轻的吸允。我软软的半倚在椅背上,手垂在身侧。

  他的吻,包含著各种感情。爱,怜惜,宠溺,一次次的刷过我的肌肤。激起我一阵阵的轻颤,最後只能轻抓著他的手臂。

  「戟龙……」嘴比身子更加诚实,早已经忍不住轻唤出声。

  「想要吗?」这一次,却见他抿著一些邪气的微笑,看著我。

  我有些反应不过来,只是看著他。发现,如此笑容的他,却是如此的迷人。
  「怎麽?呆了?是不是不发现,爱上我了?」

  今天的他,似乎有些不同。不过,我知道他还是他,还是那个对我宠溺的朱戟龙。

  「戟龙,如果我真的爱上你了,怎麽办?」我很好奇。

  「若是真的,我会更加的爱你,宠你。」他勾唇,手指慢慢的缓缓的抚触我腿心。

  我闭上眼,将身子整个送向了他。而他,也没有拒绝。唇再一次紧紧的贴合,感受著彼此的气息。

  直到将我吻得几乎喘不过气了,他才放开。慢慢的,沿著颈项一路到了锁骨,由著锁骨滑向了酥胸之中。

  「恩……」我闷哼,他的手指毫无预警的滑入了我略带干涩的体内。

  手指在体内慢慢的滑动,让我想要加紧,却被他的另一只手阻止。他站在我的腿间,让我无法合拢双腿。

  「戟龙……」我抱著他的头,手指与他的发丝勾缠著。

  渐渐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湿润了。我已经开始迷蒙,只是看著在我身前的他,似乎忍受著什麽。

  终於,在我的呻。吟中,他抽出了手指。泛著光泽的手指,沾染了我的体液。
  腿心,换上了一股灼热之气,抵在了那窄小的入口。

  「恩啊……」

  「吼……」

  我的轻呼,他的闷哼,我与他再一次融为了一体。他的分身在我体内缓缓的动了起来,我只是紧抱著他,让自己慢慢的配合他的律动。

  「心儿……」他一次一次的呼唤我,而我则是回以断断续续的呻。吟。
  布满了明黄色的御书房内,有的是满室的呻。吟与低吼,以及两具交缠的躯体。最终,留下的是满室欢爱後的气味,以及一地凌乱的衣物。

  我有些虚软的躺在椅子上,看著他拾起了衣物,为我一件件的穿上,然後自己也慢慢的穿上。

  「戟龙,我不懂爱,所以你可能要等很久很久。久到,或许一辈子,我都不明白。」我闭著眼,轻轻的开口。

  温暖包围住了我,我闻到了安心的气息。靠在宽厚的胸膛中,我环抱著他,将自己的脸贴在他强而有力跳动的胸口。

  「那我就用一辈子,告诉你,教导你,什麽是爱。」他抚著我的秀发,「在爱上你之前,我从未爱过,也从未知道这种感情。是小小的你,让我明白了。如今,换我来教会你。」

  我没有问他是什麽时候爱上我的,也没有问他是怎麽发现的。因为,这些都不重要。

  「就算爱上一个或许永远都不会爱上自己,或许永远都不懂得爱的人。真的,觉得幸福吗?真的觉得,值得吗?」我想起的,是奶娘,是母亲。

  「若是这个这人世间,有一人可以让你爱,可以让你牵肠挂肚。无论距离多远,多可以让你思念。那便是一种值得。」

  他的话,在我的脑中不断的轮回。

  只要有一个人可以让自己思念,有一个人让自己牵肠挂肚,这便是值得了?
  「那麽,爱又是什麽?」

  「那只是一种感觉。爱上了,便觉得为她做一切都是值得都是快乐的。无论她身在何处,无论相隔多远,不由自主便会想起。」

  我只是用自己的理解,去听著他的话。

  「戟龙,可以允许三哥去冷宫吗?」

  「你说好,便好。」

  「戟龙,午後我想出宫一趟。」

  「好。」

  「戟龙,如果有一天,我明白了这种爱,再告诉你,好不好?」

  「好。」

  「戟龙,我想睡了。」

  「睡吧。」

  「戟龙,记得午膳叫醒我。」

  「恩。」

               第06章锁

  这一次出宫,我扮成了小太监的摸样出去的。我不想引人注目,之前我失宠,自然无人关注。可如今不同,我再一次成了朱戟龙。身边的红人。

  到了月坊,我先回了风若其特地为我留下的厢房换下了衣衫。然後,再去了锦姨她们住的厢房。

  「锦姨丽姨,你们那麽急著找我来,是发生了何事?」一进房内,我便追问原因。

  「心儿,你先坐下。」我被锦姨拉著坐下。

  「心儿,你看。」丽姨拿出了一块锦娟,上面似乎写著什麽。

  「这是?」我拿了起来,仔细的端详,「这是洛舒写给林尚书的?!」
  我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又一遍,大意似乎洛舒希望得到林家的支持,等到朱御风得到了太子之位,便赐封林玉雯为太子妃。

  「这是何时发生的?为何最後为留在锦姨你们的手上?」说不惊诧,是不可能的。

  「之前林尚书来月坊,我们心知心儿一直想从林家下手,便有意亲近林尚书。酒半酣之时,我们本欲从他身上找一些心儿可能需要的东西,未曾想竟然发现了此锦娟。旁敲侧击之下,得知这是曾有一日林玉雯进宫之时,洛舒派人交给林玉雯的。」锦姨道出了次锦娟的来历。

  「什麽?!你们两个……若是被林尚书发现,他必然识得你们的。而且……」
  「心儿放心,我们是蒙著面纱。林尚书色欲熏心,又如何能猜到是我们。况且,若不是有完全把握,我们也不敢随意的露面的。」丽姨拉著我的手,安抚我。
  「可是……」虽然,或许以前我对她们并没有感觉到如何的亲密。

  可是,经过了之前的相处,以及风若其偶尔给我的报告。我也终於知道,她们两人也只是被後宫所缚的可怜人。

  「心儿,你不必担心!」锦姨拉起了我另一只手,「我们本该是已死之人,若不是心儿将我们就出,将我们安排在了这月坊。我们如何能够像如今这般活著,做以前入宫前喜欢的事情。」

  「或许心儿会不信我们转变的如此之快。不过,经历了一次生死,从皇宫出来。现在的我们,真的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锦嫔和丽嫔了。」丽姨的手,透著的是温暖。

  我看著她们,她们眼中的真诚是我早已失去了的。

  原来,宫廷真的是一个吃人的地方。它让我失去了我曾经也拥有过的真诚和信任。如今,我却有些羡慕她们了。何时,我也可以离开那里呢?

  可是……我还离得开吗……

  紧紧的握住手中的锦娟。我记得,林玉雯那一次进宫,是我将她召进来的。没有想到,那时候洛舒已经动起了这些主意了。

  「心儿,虽然洛舒如今打入了冷宫,但是你不可不防。她可以坐上皇後的位子,可以以舒嫔的身份依旧在後宫,可以派人送信给林玉雯,可见她还是有自己培植的势力的。」锦姨的提醒,正是我有所担心的。

  不过……

  「无妨,只要朱御风在我手中一日,我量那洛舒也不敢对我如何。」如果洛舒真的伤了我,朱御风第一个便会反对。这就是我让朱御风可以出入冷宫的原因。
  锦姨和丽姨虽然担心,看我如此,只能多提醒了几句,便也不好多说了。
  随意的聊了一会儿,我发现她们是真的走出来了。她们已经不再会去在乎朱戟龙,或者说是真的死心了。

  也是,出了宫,有了自由。若是再去想著从前,岂不是把自己再一次送进了囚笼中。

  「心儿,你现在的身子,可好?」丽姨的问,带著小心翼翼。

  「丽姨,我没事。」我知道,她是害怕触及我的伤痛。可是……我哪来的伤痛呢?

  「我应该提醒你的!若是早一些提醒你……你的孩子便不会……」丽姨的表情,是追悔莫及。她曾经失去过,更能体会这种感受。

  就如同,我一直告诉朱戟龙,我不在乎这个孩子。可是,在面对朱御浪和朱御海之时,脸上的伤痛却是半真半假的。

  毕竟,那孩子也是我腹中的骨肉,哪怕不在我的预期。

  这大概,也是为何我一直没自己吃下红花草的原因。

  「丽儿,这不关你的事情。洛舒的狠毒我们不是第一次知道!怪不怪,当初我们该劝心儿不要靠近她!」锦姨的脸上,恨意乍现。

  我心一惊,何时她们已经将我当成了女儿一般了。可是我呢?我似乎……还是对她们有所保留的。

  「锦姨,丽姨,这和你们无关的。这孩子本就不在我的预期,我早已释然了。」我站了起来,抽回了手,走到了窗口。

  看著满园的繁华,不知为何,竟有些伤怀。

  「真的如此,那才好。心儿,你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丽姨走到了我身旁,「我曾经也有过孩子,也曾差点儿当了母亲的。就算你如何不期待这个孩子,只要他在你的腹中,一都会爱他一些的。」

  丽姨的话,让我僵住,一动不动的看著花园。最後,只是闭上眼。

  「对不起,锦姨、丽姨,我还是无法做到……完全的信任你们。」或许是以前的欺骗太多,让我不敢再相信了。

  谁知,听到的却是两道轻笑。

  「我们知道,不完全相信无妨。至少,你还是相信我们部分的,对不对?」丽姨只是和我一同看著窗外。

  「在那後宫,不可能相信人的。」锦姨也走了过去。

  走时,我没有去见风若其。

  马车中,看著越来越近的宫墙。那一刻,却好像让马车掉转,永远不要回去。
  可是……

  最後却只是听到了宫门在身後慢慢合上,听到马车停在了玉凤宫,听到了自己慢慢的走入了玉凤宫的声音。

  最终,我却还是走不了。

  「公主……」云娥的声音,从身旁响起。

  我只是苦笑著,看著熟悉的景色。

  「云娥,最终我还是做不到离开。我以为,我可以决然的离去的。可是,再出了宫门的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不知不觉中,这宫墙内已经有了束缚我的力量了。」

  看著金色的残阳,和明黄色的宫墙相应和,我呆呆的站立在园中。

  朱戟龙,该是明白我的意思的。

  我本想,出了宫便不再回来的。

  他该是明白的,最终却还是让我离开了。

  可是……

  我却发现,自己似乎无法离开了……

  曾几何时,我竟然已经离不开著宫殿了?

             第07章解情锁1

  当朱戟龙来到玉凤宫,看到我的那一刻,他似乎有一丝的诧异。

  「怎麽了?你怎麽这幅表情?」我带著玩笑,看著他。

  「心儿,你?」

  我笑笑,却没有说什麽,只是拉著他到了凉亭。

  我想,我是不可能离开这皇宫了。不管,原因是什麽。既然如此,或许我该让自己开心一点。这麽多年来,我生活在痛苦中,特别是这一年来的日子。
  「戟龙,我想要让自己开心一些。我真的长大了!」如同保证一般的,我说的很坚定。似乎,一直以为自己想要开心一些便可以做到。

  突然,他将我抱住。头埋在了我的颈项,灼热的气息不断的扫过我的肌肤。
  「戟龙?」我不解。

  「心儿,你愿意留下来了,对吗?我以为,你一直希望自由。」他的声音,带著毫无掩饰的动情。

  我闭上了眼,靠在他的怀中。萦绕著我的,是全然安心的气息以及纯然的男子的气息。

  「是啊,我发现我似乎离不开这个宫殿了。或许,这里的锦衣玉食已经侵蚀了我的心智。也或许,这里有了什麽牵引著离不开的力量。」我不是很明白这种感受,只能说出心底的声音。

  他轻抓著我的手臂,将我从他怀中带出来,与他面对面。我从他眼中,看到了的是赤裸的感情。没有丝毫的掩饰,也没有丝毫的怀疑。

  「出了一天,你也该饿了。先吃些东西吧。」最後,他只是拉著我坐下。
  满桌的食物,都是奶娘准备的。我很清楚,奶娘一直希望看到我和朱戟龙如此。天色已经有些暗了,淡淡的月牙已经挂上了柳梢。

  我与朱戟龙,便如此坐在了凉亭中。看著微风中摇曳的花朵,看著满池尽开的荷花。鼻间断断续续的,飘入了阵阵淡淡的清香。

  「戟龙,我想看月亮。」躺在他的怀中,我有些撒娇。

  他带著我,跃上了屋顶。高高的屋顶,让我看尽了整个宫阙。而月儿早已经当空,却似乎就在我的头顶一般。

  「月儿好美。」我不禁赞叹起来。

  「若是你喜欢,我便将它给你。」朱戟龙的语气,充满了宠溺。

  「嘻嘻,它是月儿呢。你怎麽把它给我?你摘给我吗?」我好笑的仰著头,看著那张阳刚的俊颜。

  「你若喜欢,我便给你。」他的话,让我很高兴。但是,我却清楚的知道。那月儿,如此的虚幻。他又如何能够给我呢?

  「戟龙,你把朱御风和朱御海调离京都吧。」闭著眼,我只是轻轻的开口。
  他没有回答,但是我知道,他听进去了。

  一夜,我便任性的窝在他的怀中,一直和他呆在屋顶。一直到了看到了清晨第一缕阳光,淡淡的射入了我的眼。才任由著他将我抱回了房中。

  「心儿,你好好的休息一下吧。」他为我盖好了被子。

  「你去哪里?」我却拉著他的手。

  「我该去上朝了。」他的手,抚著我的额头,爱恋的吻著我的唇。

  「戟龙,今天不要上朝了,好不好?我想你陪我一起睡。」

  我不知道是怎麽了,只是忽然不想和他分开。忽然,很想要溺在他的怀中,享受著他的宠爱。

  他似乎也有惊诧於我的行为和话语,眼中有著一丝的不解。

  「算了,你还是去上朝吧。我可不想做不让君王早朝的妖女。」最後,我笑嘻嘻的放开了他的手。

  却未想到,他的大手反将我握住。迎向了他的眼眸,却看到他眼中的坚定。
  「来人,朕今日不上朝。」

  他浑厚威严的声音,伴著他褪去了衣衫滑入了被中的动作。

  「戟龙,你让我成了坏女人。」我笑嘻嘻的窝在他的心窝,手指开始玩著他内衣的衣襟。

  「心儿,乖乖睡觉。」手指被他抓住,握住。

  我知道,我挑起了他的欲。火。但是,此刻的我一夜未睡,他又不舍得让我再累著。只能强迫我睡觉。

  「那你和我一起睡哦。」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般,要求著爹爹陪自己睡觉。或许,我可以如此来幻想?

  或许是真的累了,或许是真的安心了。没有多久,我便沈沈的睡去。

  待我再一次醒来时,发现屋内的光影已经西斜。身旁抱著我的男子,还在沈睡。

  我撑起身子,看著他的容颜。

  「朱戟龙,你到底几岁呢?」我真的很好奇,「为何,你看起来似乎从来都没有老过呢?」

  记忆中,小时候的我看到的他的样子,和现在似乎是一样的。

  他的容颜,他的一切,都没有能让我猜测出一点点,他的年龄。

  手不自觉的覆上了他的眉头,手指沿著眉心一路划过了坚挺的鼻尖,慢慢的移到了那张薄唇之上。

  看著他沈睡著,一动也不动,似乎可以任意的玩一般。

  突然,一种调皮的冲动,让我探身在他唇上轻啄。

  本来,只是为了好玩的。因为很想知道,若是自己先去吻,会是什麽样子的感觉。

  「啊!」突然,整个人被翻身,然後平躺在了床上。

  看著压在我身上的朱戟龙,我心口还未平复突然的惊吓。

  「心儿,玩够了吗?」他的语气中,让我感受到了灼热的气息。

  「我……额……」本想说的话,因为他的贴近,让我清楚的感觉到了那灼热的硬物。

  「好玩吗?」他的唇,几乎快要贴在了我的唇上。

  「戟龙……」原来,他刚才已经醒了!「我只是……唔……」

  我还未说完,便被他吻住。舌尖霸道的撬开了我微启的贝齿,侵入了口中。勾出我的小舌,不断的吸允。

  直到将我吻得喘不过气了,才放开我。唇滑至了耳垂,轻轻的舔著。

  「心儿,我本想让你好好休息。可是,你却自己挑起了我的火。你要负责扑灭。」他的声音,是如此的邪佞。

  我微睁开眼,看著他的样子,突然轻笑。

  「呵呵,那麽请好好品尝。」我的手,隔著他的内衣轻抚著他的胸膛。
  「你真是越来越调皮了。」

             第08章解情锁2

  身上的衣衫褪尽,我和他的衣衫,都被丢出了纱帐之外。

  大手轻轻的在我的蓓蕾之上打圈,粉嫩的蓓蕾早已经为他绽放,似乎邀请著他的品尝。而他也毫不客气的张口,含入了口中。

  我看著他,突然有了一种冲动。抬起他的头,主动送上了自己的唇。然後翻身,将他压在了身下。

  「心儿,你干什麽?」他有些惊讶。

  「今天,我想有主导权,好不好?」突然,我很想要如此。

  他的表情有惊讶变成了玩味,最後成了一副任凭我宰割的样子。

  「那你不可以反抗哦!」

  我跨坐在了他的身上,趴在了他的胸前,看著他胸前小小的红豆。好奇的含住,很想知道他的反应。

  结果,我听到了一阵抽气,以及灼热的硬物在我的股沟处慢慢的滑动。
  「你说了,要听我的。」我阻止了他的手,不准他抱住我的腰肢。

  「好。」他无奈的放下手,继续任由我蹂躏。

  我根本什麽都不懂,只是按照他以前的样子,不断的啃啃这边,吻吻那边。却不知道,如此青涩的动作,却让他快要克制不住了。

  「心儿,不要闹了。」他的声音,已经有了些低沈和嘶哑了。

  我抬起头,看著他一脸的忍耐。

  「好了好了,不闹就不闹。」我只能不玩了,移动身子,慢慢的坐在了他的腿根部。

  赤裸的花心,慢慢的感觉到了那灼热。

  他的手,已经抓住了我的腰肢。而我,则是慢慢的扶著那可怕的坚硬,让它缓缓的顶入自己的身体。

  「恩……」直到全部没入,让我轻呼。从未想过,如此让那本来粗壮可怕的分身更加的填满了我的身体。

  「心儿……」他紧抓著我的腰肢,开始上下的律动。

  没有多久,我便开始觉得累了,无力的趴在他的胸前。任由著他继续有力的挺进。

  突然,一个旋转,我再一次躺在了他的身下。

  「累了就休息会儿吧。」说完,他的唇封住了我的,不断的吸允著我口中的气息。

  我闭著眼,紧紧的抓著他的背,感受著他一次强过一次的冲力。

  他的双手,尽力的撑在我的两侧,以防他的身子过重的压在我的身上。可是,我却勾住了他的颈项,让他完全的倒在了我的身上。

  柔软的胸部,贴著他坚硬的胸膛。不断的摩擦,早已让我的蓓蕾坚挺。
  晃动的纱帐内,两具交缠的赤裸身子,一直到了天色有些暗了,才停止。
  喘著气,靠在他汗湿的胸膛中,我还未从刚才的激烈中恢复过来。而他,似乎却已经平复了。

  「真不公平,为什麽最後累得还是我!」带著娇嗔,我轻轻的拍打他的胸膛。
  他只是安抚的抚著我的秀发,轻吻额头。

  「你要沐浴吗?」

  听著他的话,我点点头。任由著他抱著,走入了後宫宽大的浴池。水面上,还飘著一瓣瓣的花瓣。

  「这些花?」我掬起一把,淡淡的熟悉的气味。

  「是银树花和荷花。我看你一直很喜欢,便取来了。」他的手慢慢的为我擦拭著身子。

  此刻的我和他,一起泡在这浴池之中。象征著帝王的龙头中,不断的冒出温热的水。这里,是他亲自命人为我建的。将宫中温泉的水引入了玉凤宫的後面,建了这浴池。

  一开始,我还是很安分的只是往自己的身上慢慢的泼水。渐渐的,我开始好玩的泼在了他的身上。

  「心儿!」朱戟龙被我弄的,终於忍不住低斥。

  「呵呵呵,好玩嘛~ 」

  我发现自己真的变得好奇怪,竟然如同放下了所有的心事一般,如此的快乐。
  似乎,一样出宫,让我看清楚了很多事情。

  也或许,我早就看清楚了。只是,不想去面对而已。

  「呀!」突然,被他压在了浴池的边缘,看到了他眼中危险的气息。

  「戟龙……我只是好玩嘛。那个,我们是不是要上去了?我饿了……」我有些胆怯了。

  他的样子太危险,我现在很胆怯。我承认,我只负责点火,不敢负责灭火了。
  「你敢玩,就要敢面对後果。」他的话语带著的依旧是宠溺,却多了一些的邪恶。

  「戟龙……」我开始撒娇了,「我真的饿了。」

  「我也饿了,你先喂饱我。」

  说完,不等我的反应,便封住了我的唇。

  那一刻,我清楚的感觉到,腿间那熟悉的灼热再一次抵著我。我也清楚的知道,玩火自焚的後果。

  结果,为了喂饱他,我们在水中又是呆了许久。或许是还是不忍心看我挨饿,最後放开了我,抱著我出了浴池。

  看著他一脸未完全不足的样子,我只觉得好笑。

  「戟龙,你喂饱了,我再喂饱你,好不好?」我笑嘻嘻的凑在他的耳边。
  他的眼眸一暗,定定的看著我一会儿。

  「好!」

  回到房内的时候,食物已经全部准备好了。

  「明日,我便下旨,派御海出使冥月国。冥月国的太子曾来过我苍穹,我们也要回礼。」原来,他已经想好了如何让他们远离京都了。

  「那朱御风呢?」不知道为何,我心中似乎有些不安产生了。

  「我会派他去御浪那边,他是皇子,也该做一些事情。」朱戟龙说的都合情合理,可是为何却还是让我觉得有些不安?

  「心儿,你怎麽了?脸色不太好。」

  我的安静,让他发现了我的异常。

  「没,没事。」我不敢说,只能靠在他的怀中。

  明明是我提议将他们调离的,却为何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放心吧,有我在。」他似乎看出了我的担心,安抚著我。

  我相信了他的话,也以为此事不会有什麽问题。

  却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而第二天,也验证了我的担忧。

  朱戟龙刚准备派朱御海出使冥月国,却一早接到了通报,冥月国的太子冥月览亲自来了!这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也让我想起了被我忽略的事情。

  不过,朱戟龙还是想到了办法。他让朱御海陪著冥月览,如此我也稍微安心了一点。

  至於朱御风,旨意已经到了锦绣宫,却未听到他的回应。

  我开始越来越不安了。

            第09章突如其来的求亲

  冥月国太子的到来,让朱戟龙不得不办接风宴。我,朱御海和朱御风,我们作为公主和皇子,自然不得缺席。

  我坐在朱戟龙的左侧,朱御海和朱御风依次坐在右侧,而冥月览则是坐於殿下。

  「不知太子此次到我苍穹,所谓何事?」朱戟龙端起酒杯,向他敬酒。
  「此次前来,我是奉了父皇的命令,有两件事情。」冥月览击掌,只见几个大汉抬进来一个箱子。

  「这里,是我冥月国盛产的珊瑚。」说著,命人打开,箱子里面竟然是一整株的珊瑚!饶是我早已见过了各种稀世珍宝,也未曾见过如此巨大完整的珊瑚。
  「这株珊瑚是前些日子发现的。此刻,是特地献给陛下您的。」冥月览恭敬的拱手作揖。

  「此株珊瑚极为罕见,却不知道冥月国为何赠予我苍穹?」朱戟龙自然不是愚昧之人,必然也觉得事有蹊跷。

  我看著冥月览,不知道他所为何意。

  「这便是第二件事。」冥月览说著,还有意的看了我一眼,让我心一沈,「父皇的意思,是希望我冥月可以和苍穹永结同好。所以,我斗胆,希望陛下可以将公主许配於我。」

  「什麽?!」

  「不行!」

  两道惊诧和反对的声音,不是出自我口,也不是出自朱戟龙的口,而是朱御海和朱御风。两人的激动,让所有人侧目。

  「皇儿,不得无礼!」朱戟龙的声音,充满了威严。

  「儿臣逾越了。」朱御海和朱御风立刻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过了。

  我静静的看著,感觉这简直是一场闹剧。冥月览为何突然提出婚事,为何突然的来到。这些,都让我觉得疑惑。

  「太子,此事非同小可。今日是为了太子的接风宴,此事容後再议。」朱戟龙不待冥月览还想说什麽,便举起了酒杯,「来!大家同饮此杯,几日君臣同乐,不醉不归!」

  冥月览不能说什麽,只能举起了酒杯。

  我发现,朱御海和朱御风看冥月览的眼中有著探索。眼神,突然的和他们对上。我没有躲开,只是微微一笑。却见他们两人,脸色都有一些变了。让我觉得,有一些好笑。

  「父皇,儿臣有些累了,可否先行离席?」我和朱戟龙对看了一眼,缓缓的开口。

  「准。」得到了朱戟龙的同意,我立刻带著云娥和奶娘离席。

  「公主,太子的求婚,您准备如何?」一出了大殿,奶娘立刻发问。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句话无论是在民间还是在这帝王之家,都是一样的。这种事情,看父皇的决定吧。」

  我并没有特别在意这桩婚事,我更在意的是冥月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皇上绝对不会让您嫁给冥月太子的!」奶娘的话,说的很决绝。

  我只是看著明月,没有回应奶娘的话。慢慢的,一路随意的欣赏月下的景色,一路走回了玉凤宫。

  夜深了,我一个人躺在床上。云娥和奶娘已经被我挥退,让他们去休息了。此刻,酒宴也该是结束了,也不知道朱戟龙什麽时候过来。

  或许是没有了他的怀抱,也或许是真的睡不著,辗转反侧还是毫无睡意。突然,感觉到一股温热靠近了我,立刻张开了眼。

  「怎麽还没有睡著?」眼前,是朱戟龙有些疲倦的脸。

  「睡不著。」我窝进了他的怀中,「你说,为何冥月览突然来到?突然说要结亲?」我不懂,自然把问题丢给了他。

  「我会想办法拒绝的,你还是早些睡吧。」他没有回答我,或许连他都不知道原因。

  有些无奈,只能靠在他怀中,慢慢的入睡。

  第二天,一早朱戟龙便走了。毕竟,冥月览的到来是一件大事,所有事情他都需要亲力亲为。

  算算,我似乎有三天白日没有见到朱戟龙了。从那晚酒宴结束後,朱戟龙开始只有晚上才能来陪我了。我知道,他最近很忙碌。忙著拒绝冥月览的求亲,忙著想办法让朱御海呆在冥月览身边,忙著让朱御风离开京都。

  而我,却悠闲的一个人呆在玉凤宫内。只是,偶尔会有人来回报我,近日洛舒的一些情况。她似乎还是没有死心,也是只要她没有死,朱御风还在,她便是自认为还有机会的。

  不过,今日我只是在凉亭中欣赏了一会儿荷花,变回了寝宫内。却见端坐著的,是风若其。

  「你为何会来?」我坐下,开门见山。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m.tv (防屏蔽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