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辱的儿媳】【作者:性尤心生】

字数:109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屈辱的儿媳—丈夫出差

  雪芳小心翼翼地揉捏着婆婆的身体问道:「妈,怎么样,还舒服吗?外面的叶子可真漂亮。」「啊!」婆婆突然尖叫着抬起头呵斥道「疼,你太大力了!」雪芳吓得赶紧缩回了手,满心愧疚地向婆婆道歉着,「算了,你这种女人嫁进来,真是败坏门风。」婆婆撇过头去又添了一句「快滚出去吧」。雪芳觉得莫名其妙,又不好发作只好匆匆的离开。

  当雪芳走出婆婆的房间时,正巧撞见自己的老公(浩宇),惊愕道:「老公…」浩宇依靠在墙壁上交叉着手问道:「妈干嘛这样对你,我去问他。」雪芳劝道:「不用啦」,浩宇不想妻子受委屈,转身就要往他母亲的屋子里去,雪芳急忙拉住浩宇说:「别了吧」,浩宇没好气道:「你不用这样一味的忍让的」「不是这样的」雪芳解释道,浩宇把手搭在雪芳的肩上叹了口气,然后轻轻的推开她,径自地走进了母亲的房间。

  雪芳本想拦住浩宇,然而浩宇已经进入了房间,雪芳只好退回到房门口静静的等待着。浩宇走到母亲的身侧,用手推搡着婆婆的肩。「干嘛呀?」婆婆不情愿地问道。浩宇道「妈,你怎么这样,你干嘛这么对她呢?她又没做什么对您过分的事。」婆婆瞥向呆站在门口的雪芳说道,「那女人心机最重了。」这句话分明是冲着雪芳去的,雪芳急的咬着嘴唇,满肚子的委屈。「妈!」浩宇看向雪芳正想打抱不平,婆婆就不耐烦道:「走吧,有些事只有我自己知道」,浩宇见母亲这般不可理喻,只好离开。

  雪芳和浩宇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浩宇坐在床上仰着头叹息着「怎么会有这样的妈啊!」然后转过身看着发愣的雪芳安慰道「真是难为你了。」雪芳回过神默默地望着浩宇,释然地笑道:「谢谢你能为我说话。」「呵」浩宇不以无然。「对了,我还要煮饭去」雪芳拍了下手像个小姑娘似的去了厨房。

  浩宇苦笑了下,也离开了房间,到了客厅和父亲谈了谈工作上的事,同时告诉他接下来会出差一段时间,「雪芳的事恐怕要麻烦爸爸多照顾下,因为妈总是…」浩宇踟蹰着。「放心吧,家里有我呢」公公望着浩宇回答道。浩宇舒了口气,好歹家里得有人站在雪芳这边。

           屈辱的儿媳——大哥的萌动

  父亲和雪芳出来送浩宇出门,浩宇穿好鞋子看着年轻漂亮的妻子乖巧的站着一旁,便对父亲说:「爸我要走了」,父亲一只手掌抵着桌面,悠悠然的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嘛,礼拜六吧」父亲听后晃了晃脑袋,然后拿出手指挨个点了一遍。散漫地嘱咐道「你已经是大人,不能让爸爸担心,知道吗?」浩宇应允着。一段唠叨后,浩宇出了门,雪芳也跟了出来。

  浩宇问道:「你可以吧」雪芳答道:「我会加油的,老公,新的工作你也要努力啊」浩宇点了点头说:「我会快点回来的。」雪芳双手抓着浩宇的衣襟,「嗯?」浩宇疑惑地看着她,雪芳急忙松开笑道:「没事,路上要小心」,浩宇「嗯」了一声离开了。雪芳挥着手掌,面色开始凝重了起来,雪芳站在门口吸了一口气,松松了肩膀,然后转身回到屋里。

  雪芳盍上门,发现公公还站在玄关,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看,雪芳浑身不自在地笑着:「爸…」公公问道:「儿子,走了吧」雪芳「恩」了一声,见公公还有话要说,只好走到公公的面前拘束地应和着,「要不要去喝一杯呢,你想喝酒吗?」公公手指交叉在一起放在肚子前懒懒地问道,雪芳只是迎合着微笑,「呵呵放心啦,爸会照顾你的。」公公上下打量着雪芳,「谢谢爸」雪芳谢过了公公的好意,抽身回到房间,关起房门一个人瘫坐在床上,决计努力消除与婆婆之间的隔阂。

  第二天一大早,雪芳上身穿着粉色抹胸衫,下身穿着卡其色短裙,腰间系着碎花围裙,丰腴身体,被公公偷窥着。由于雪芳忙于做早餐,丝毫没有发现周边的异样。

  雪芳煮好了饭,端到婆婆的房间里,喂了一口给婆婆,婆婆抿了一口,瞪大着眼,「怎么了」雪芳疑惑不解「太咸了,都几岁了,饭的不会做,你看看你,怎么办?智障。」雪芳缩着身子,不敢说话。「你要是不爽的话,现在就可以出去」,雪芳忙解释道:「我真的很努力了」「贱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你就是背后告状的小人。」婆婆一脸不屑。雪芳急的摇头道:「我真没有说你的坏话啊」婆婆不依不饶的冷嘲热讽于她,两眼水汪汪的雪芳不理解为什么婆婆会这么说她,雪芳只能默默的承受着。

  雪芳来到厨房的洗碗槽边,委屈的哭着。「你不要在意」雪芳回过神来,发现是大哥,雪芳收敛了情绪,「我妈就是那样子,你不要理会她。」雪芳勉强冷静下来,擦了擦眼泪。「我妈要是再这样,你就不要理她了。」大哥安慰道,「是这样吧,可是…」雪芳哽咽的回答道。「你放心,我弟不在,我会保护你的」大哥手插在腰上,眼神落在雪芳的胸脯上,雪芳微微地点了点头,一瞬间大哥一把抱住雪芳的身体不断揉搓着,「大哥?」雪芳挣扎着推开大哥,「你是我的」大哥更加肆无忌惮的抱紧雪芳,雪芳双手抵在大哥胸前,一个转身,从大哥怀里挣脱,急忙跑回房间,大哥眼看雪芳跑远,失望的站在原地。

           屈辱的儿媳——公公的猥亵

  雪芳回到房间,跪坐在床上,右手伏在胸间「怎么会这样?」雪芳看着桌子上的手机,想着给浩宇打电话,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雪芳不想让浩宇担心,于是勉强地挤出笑容同时嘱咐自己要坚持下去,等待老公回来。

  雪芳打扫了院子,给婆婆按摩了身体,力不从心地睡在了厨房的餐桌上。这时公公散步回来,看见雪芳趴在餐桌上一动不动便调侃道:「你怎么累成这…」公公走近雪芳,发现雪芳毫无知觉地俯卧在餐桌上,丰腴的乳房被餐桌的边缘托起,胸部的乳肉挤成一团,从粉色的抹胸衫口暴露出来,公公被眼前这一幕惊住了,蹑手蹑脚的凑到雪芳的耳边,见其仍没有反应,小心翼翼地用鼻子嗅了嗅雪芳的劲部,然后伸出手指触碰着雪芳柔嫩的嘴唇。

  这时雪芳缓缓地苏醒了过来,扯了扯衣服,拍打着头,不知公公何时出现在自己的身旁便不好意思道:「爸,你回来了」公公居高临下地瞄着雪芳乳沟说道「我是怕你感冒了,所以来关心你一下」然后伸出手拍了拍她肩膀,雪芳正襟危坐着,「你很累吧,应该还没洗澡吧?」公公问道,「嗯,那我先去洗澡了」雪芳善意地笑着以缓解气氛地尴尬。

  进了浴室,雪芳脱去全身的衣物,扎起头发,半蹲着躯体,用花洒冲洗着乳房和私处。雪芳不断抚摸着自己的全身,惬意地脸色粉嫩,眼神迷离。洗完澡后,雪芳裹上浴巾惊讶地发现自己换下的胸罩不见了,满脸疑惑的雪芳第一直觉就是大哥拿去了她的胸罩。

  雪芳换上宽松的睡衣很快就睡下,决定明早找大哥说清楚。

  夜深后,公公打着手电,轻轻的推开雪芳的房门,蹑手蹑脚的走到雪芳的床边掀开她身上的被子。雪芳乌黑亮丽的头发和粉嫩的脸颊,在手电的黄光下,更加的细致可爱。公公颤着手从雪芳的脸上一直抚摸到雪白的胸铺上。雪芳的睡衣是深V领的,而且没能穿上胸罩,所以乳沟在睡衣的遮掩下看起来似浅而深很是迷人,公公憋着气机警地用手指解开雪芳乳房前的两颗纽扣,丰满匀称的双乳再也没什么东西能束缚住,顿时弹开在雪白的胸脯上盈盈挺起。公公将手掌缓缓的顺进雪芳的睡衣里,抚摸着雪芳柔软丰腴的乳房,公公两只手左右开弓珍惜着这难得的机会,一顿乱摸之后,公公又掀起伏在雪芳胸前的睡衣,用手电的光照在雪芳乳头上,乳头和乳晕看起来娇艳欲滴,公公就用掌心轻轻的揉磨着雪芳的乳头,将嘴贴上去,雪芳「嗯」了下,做贼心虚的公公慌地忘乎所以,来不及替儿媳把睡衣穿上就逃走了。

           屈辱的儿媳——大哥的侵犯

  天色微亮,雪芳从沉睡中醒来,惊慌的发现自己的双乳裸露在外面,睡衣褪落至双肩,雪芳咬着牙,气的发懵。雪芳脱去睡衣换上了白色长袖衬衫和到膝盖的粉色裙子。

  天亮后,雪芳和公公大哥坐在一起吃早点,公公享受着早餐赞道:「今天的菜色,还不错」雪芳听了公公的赞扬,礼貌地点了点头,公公端起汤道「我有这样的女儿,大家一定很羡慕我的,像你这样漂亮的女儿,别人都没有呢」,雪芳心不在焉听两眼恶狠狠地看着大哥,大哥注意到了雪芳,心生不快,没了吃饭的欲望,早早的起了身离开。

  看大哥起身走后,雪芳忙追赶上去,公公疑惑的问「怎么了」雪芳笑答着:「没」。到了走廊上,大哥插着口袋说道:「我就知道你会过来」雪芳嗔视到:「大哥我有话和你说,等下到我房间里来一下」然后转身回到厨房,大哥听说去她的房间歪了歪嘴讪笑着。

  雪芳吃完早饭,回到房间,大哥见周围没有人,推开了雪芳的房门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大哥请你把胸罩还给我。」雪芳回答道,大哥无奈的询问道:「什么?就这事。」雪芳咬着唇说「你昨晚是不是还到过我的房间」,「这种麻烦的事,我才不会做呢,话说回来,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说着走到雪芳的面前,雪芳被步步紧逼的大哥一把抱住甩在了床上,「啊」一声,雪芳惨跌在床上,大哥顺势压在雪芳的身上,亲吻着雪芳的双唇和下颌,雪芳娇喘着抗拒着,大哥随即就扯开雪芳的衬衫,硕大的上乳裸露在大哥面前,大哥急忙将头埋入雪芳的乳房间亲吻并抚摸着,眼看雪芳挣扎的越加的厉害,手臂不断挥舞着,大哥一把摁住雪芳的两只手腕,置于她头部的两侧。借此空隙又将头部埋入雪芳双乳间亲吻,雪芳摇晃着头部,面容委屈的低声叫唤着。

  大哥将雪芳的文胸扯下,整个乳房裸露了出来,坚挺的乳头和红红的乳晕相互衬托,大哥捏住雪芳的乳房将其乳头挤的挺起,然后用嘴吸拉着,雪芳试图抱紧乳房,然而大哥的双手死死的抓着,雪芳痛苦的恳求着,不断用手推大哥的头和身躯,大哥丝毫不顾及雪芳的反抗说:「把衣服拖了」,然后就解开衬衫剩余的扣子,文胸和白色衬衫都被脱去后,只留下粉红色的短裙还挂在她的腰上。双乳在没有任何东西的遮掩下,又圆又润,大哥开始攻击雪芳的下体,雪芳嗯嗯的反抗着,大哥一用力雪芳整个身体被翻过去,前身伏在床上臀部高高撅起,大哥将其内裤脱从左腿脱下留在了另一条腿上,紧接着将手指头插入雪芳的玉门中抽动,雪芳啊啊的叫着,用手去阻拦大哥冲动的手,只是大哥的手指已经进入阴道,所以雪芳的手只能停留在阴唇上挥舞着,大哥见势用右手抓住雪芳的手腕,将雪芳的左手臂由内而外的扣住她自己的左大腿膝关节,以致于雪芳无法大幅度的挣扎。雪芳左肩朝下侧躺着,大哥能清晰的看到雪芳做爱时的表情,左手更有劲的抽擦着雪芳的阴道,雪芳啊啊的求饶着,大哥的手从雪芳的阴道里取出,冷冷道:「你不要我越要」。

  雪芳剧烈的摇着头以表示自己的不愿意,这时大哥站起身双脚跨到雪芳的身体两侧,雪芳用手肘支撑起身体惊慌地瞪大着双眼,「给你吃我的肉棒」雪芳拼命想挣脱,可是大哥已经脱去了裤腰带跪坐在雪芳的乳房上,粗大的阴茎慢慢的靠近雪芳的嘴,雪芳恐慌的瞪圆了眼看着大哥,大哥一把按住雪芳的头,然后捏住雪芳的鼻子,雪芳喘不过气,一张嘴整个阴茎就插满了雪芳的口腔,雪芳羞耻地摇了摇头,紧接着传来,嗯嗯,咳咳咳,的声音,雪芳的腰以下无力的敞开扭动着,大哥摁着雪芳的前额,抽擦的越加快速,一不小心阴茎从雪芳的嘴里弹出,大哥只好掰开雪芳的上下齿,让阴茎继续进入雪芳的口腔,抽擦数次后大哥拔出阴茎,然后用嘴舔着雪芳布满口水和精液的红嫩双唇。

  雪芳还没有喘息的机会,大哥又将其翻过身,这次把她唯一的粉色短裙也给脱去,「乖乖就范吧」,雪芳在挣扎中臀部翘起,被大哥一把抓住,大哥握住阴茎对准雪芳的玉门,擦了进去,「啊」这一声从雪芳体内最深处传来,雪芳伏在床上大哥用手压下雪芳的臀部,用阴茎迅速的抽送着,雪芳的娇喘声和呻吟声不绝于耳,雪芳感觉到体内凶猛的涌动,用手去推大哥,大哥将其手臂抓住,一顿乱颤,雪芳难受的用膝盖和手肘支撑起了身体以缓解疼痛,哪知道这样的姿势,让大哥的攻势更加激烈,雪芳痛苦的甩着头发,硕大的乳房前后摇摆着,雪芳急忙用手去推挪抓在自己腹部的大哥前臂,雪芳疼的扭过头去求饶,大哥总算缓下速度,然后用力向前一顶,雪芳吃劲向前扑倒,双乳压在身下。因为阴道依然被顶着,所以臀部还是高高翘起,大哥的性欲不减反增,身体也向前倾斜和雪芳保持相对平行,用两只胳膊支撑身体,又用小脚将雪芳的双腿分开,疯狂的抽送着,雪芳忍受着剧烈的刺激感和疼痛感,大哥操完后,再将雪芳翻过身,这次让她仰卧在床上,大哥将雪芳的大腿抬起,向两旁分开,然后将阴茎抵入雪芳的阴道里,雪芳手无处安放,时而捂着脸,时而推着大哥手,以让他轻点。大哥抓着雪芳的大腿膝关节,雪芳的下体呈M型,大哥在这种类似于推车的姿势下,性欲越来越强,抽擦的速度也越来越快,雪芳抿着嘴痛苦的娇喘着「不要,求求你」,剧烈的喘息声更加的刺激大哥的性欲,雪芳感觉到大哥要射精了,身体扭动的更加剧烈求饶的声音也更加急促,大哥「额」的将阴茎从雪芳的阴道里拔出,挺直的阴茎翘立在雪芳的腹部,龟头里喷射出浓浓的精液悉数撒落在雪芳的肚脐上,雪芳绝望的看着大哥,眼里泛着泪光,双手和大腿无力的敞开着。「我好爽,谢谢你」大哥套上衣服,系上皮带,离开了雪芳的房间,大哥拉开房门,小心翼翼的四处张望了下,似乎看到一个身影躲在角落里,大哥没理会,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屈辱的儿媳——接踵而至的灾难

  大哥离开后,公公从角落里探头探脑的出来,来到雪芳的卧室门口,轻轻的推开门,看见全身赤裸的雪芳,四肢敞开,无力的躺在床上。

  雪芳察觉到有人进来急忙合上双腿,用左手肘撑起前身,右手抓着被褥掩住胸部,以掩饰刚才发生过的事情。「爸…」。公公关上了门,一脸不可思议的走到雪芳的身边慰问道,「你还好吧,有没有怎么样子?雪芳不知所措。尴尬的处境让雪芳不断的往后挪着,」有什么事要更我说啊「公公面无表情的坐到了床边,」你怎么这么下贱呢,还给我乱来「责备道。雪芳见公公已经坐在自己的身边,慌乱的拿过自己散落在床上的内衣裤,急忙解释道:」我是被大哥…「这时公公的脸凑近了雪芳的香肩问道」他对你有性趣,那你觉得我呢?「说着就在雪芳赤裸的上臂上摩挲起来,雪芳吓的赶紧缩紧了身体,」不是这样的「雪芳委屈的辩解道。

  公公拉长着声音,把雪芳揉抓在怀里,看着雪芳慌张的样子道:「你放松点」。雪芳不情愿的躲避着公公的眼神,「我们也来做那件事吧!」。雪芳听后急忙摇头,嘴里一直说着不要。这时,公公的身体更加的贴紧雪芳,粗糙的手掌不断揉摸着雪芳的身体,雪芳咬着唇挣扎着,公公将雪芳摸倒在床上「这是为了你的人生经验丰富着想哦」说着捏住雪芳的下巴,然后用舌头吸吻着雪芳水润的双唇。
  雪芳委屈的挣扎着,「来吧,和爸一起做爱吧」公公用言语调戏着,舌头舔着雪芳的胸脯,雪芳难掩身体上的瘙痒使得雪芳恩恩额嗯的喘叫着。

  公公一边吻着雪芳,一边用手往雪芳丰韵的乳房摸去,然后顺着紧致的肚皮一直下伸到雪芳的玉门口,迅速的将手指头插入雪芳的阴道。雪芳娇哭着的声音变成了尖声的喘叫声,急忙用双手去推公公的手,嗯嗯嗯,雪芳摇着头看着公公,大腿不断摆动着。

  公公将手退出雪芳的阴道,转而抱紧了雪芳的头部,亲吻起来,之后又将雪芳按到侧压在雪芳的胸上,舔着雪芳的腋下,雪芳被刺激的又羞有愧,身体不断的挣扎扭动,喘息声也更加剧烈。公公吸拉完雪芳的乳头,脱去外套,再将雪芳的双手按住,舔遍雪芳的身体,公公将雪芳的一只大腿抬起,吸着雪芳的嫩嫩的阴唇,雪芳委屈的几乎哭出来,公公依旧不依不饶的允吸着,刺激感让雪芳抓紧被单,咬着牙,呼吸变得急促。

  公公又将雪芳的另一只腿抬起,「快点,打开给我看一下」,雪芳羞急了将手挡在自己的玉门口,公公将雪芳的手推按在大腿的末端两侧,然后用雪芳自己的双手将玉门扯开,一览无余的看着玉门里的细肉道:「你的穴可真骚」,然后一头埋进雪芳的敞开的穴里舔吸,雪芳「啊啊」直叫,被抬起的腿凌空摆动着,公公一把将其大腿分扯开,猥琐的吸着嫩穴。在雪芳的阴道十分湿润后,又用手指头捅了几下,雪芳看见公公的手抓起了粗大的阴茎慌张的阻止道:「爸,求求你,不要这样子对我」「我听不到,我什么都没听到」然后左手抓住雪芳的手,右手拿起阴茎对准雪芳的玉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入,雪芳的喘息声本来就急促,这突然的进入,让她痛苦地叫了出来。

  「好湿的骚穴啊,你说是吧」公公抵住雪芳的玉门,身体前倾,对视着雪芳,雪芳瞪大了眼。公公抓住雪芳乳房,阴茎在雪芳的身体里有规律的抽插着,雪芳难受的嗯嗯嗯浪叫着,公公时而按住雪芳的双手前后摆动身体,时而又挺起身子抽插,雪芳难得咽几次口水,缓缓急急的喘息声不绝于耳。公公又侧躺在雪芳的一旁,抱起雪芳的身体,阴茎不断抵进着雪芳的子宫颈,手指配合着节奏揉摸着雪芳的阴阜,「喜欢吗」,雪芳呀呀的叫着,这时公公将自己的双腿伸到雪芳的双腿下,雪芳只能悬空了双腿,委屈的浪叫着,公公满脸舒爽道「多么可爱的一张脸,叫的再大声点」雪芳摇着头嘴里嗯嗯啊啊的拒绝着。公公的阴茎涨大到了极限,随即猛的挺直起身子「啊」的舒了口气,然后坐在雪芳的一条大腿上,由于雪芳的另一条大腿侧在一边,两条腿的位置巧妙的收紧了阴道,公公粗大的阴茎在这紧致的环境里如同毒蛇般更加凶猛有力,公公开始肆无忌惮的前后摆动身体,雪芳被充实的下体和不断涌来的摩擦感控制的无法正常的呼吸,双手竭力的扭曲着拽紧被褥,嗯嗯额啊啊,每一声都来自于肺腑。

  公公又用手抓压住雪芳上方的大腿,雪芳委屈痛苦呻吟着「不可以这样子,爸…」「嗯?」公公丝毫没有减弱攻势,相反更加的激烈,「不可以,我不要」雪芳急切的哭泣着恳求道,公公完全置之不理还讽刺道:「你这个骚货」,公公动作幅度越来越大,整个床面上下起伏着,雪芳咬紧着牙关,「嗯额……」雪芳的腹部开始不断的抽搐着,上身向前伸展开,头向后倾仰,嘴巴微微的张开喘着气,那圆润的双乳顶在半空,胸前锁骨的轮廓更加突出。公公俯下身子看着雪芳高潮,等到雪芳退潮后,她身体慢慢平静下来,又用阴茎顶了下,「啊」雪芳无力的叫了声,眼神迷离的斜看着地板,「我的老二也湿了」公公再次掰开雪芳的腿,由于高潮雪芳的体力基本透支了,只能任凭公公摆布,公公用手腕抱住雪芳的双腿向自己的下体拉近,温柔的抵住雪芳的下体,雪芳的呻吟声变得娇小柔和,公公舔着雪芳的腋下,雪芳啊啊啊的小喘着。随着公公动作幅度的逐渐加大,雪芳「啊啊」的呻吟声也逐渐大起来,公公用手抓紧雪芳摇晃的乳房,狠狠的插着,雪芳胸部完全敞开,两只胳膊也敞开着,雪白的身躯完全展现在公公的眼前,公公跪坐着的腿抵住雪芳的大腿,目的是让粗大的阴茎更好的进入雪芳的体内。「住手」雪芳的呻吟声变得停顿而紧张,「喝喝喝」「嗯嗯嗯」,公公浑厚的声音也跟着吼着「啊」的喘着气,随即从雪芳阴道里拔出射精…公公离开后,雪芳目光空洞,眼含热泪,「这到底算什么,怎么会这样子?我被大哥和爸* 奸了,怎么会这样……」

           屈辱的儿媳——无耻的折磨

  自从被大哥和公公* 奸之后,雪芳变得六神无主,经常独自发呆。雪芳还是一如既往的照顾着关心着婆婆,而婆婆对于雪芳的种种努力还是抱以偏见。一天早上,雪芳目光空洞心不在焉的喂婆婆吃饭,婆婆一脸不屑道:「你发什么呆啊,智障!你不要这样子我跟你说,看了你这样子我就讨厌」。雪芳委屈的道歉着。「我看到你真是讨厌,家里的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你身上,还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劝你不要做什么不要脸的事,看到你就讨厌,滚回去」婆婆警告着。雪芳难受的泪水直流,一回到了自己房间就瘫坐在地板上抽泣,心里想着:好讨厌现在的自己,真的好想死。

  雪芳正在厨房洗碗,转身发现大哥站在身后,「你又要怎么样?」雪芳忙问道。「没这么样啊」,大哥往前靠近。「你不要过来了」雪芳警告道。大哥:「你不要怕,我会帮你保守秘密的」,「不用你,请你离开」雪芳愤愤道。「你这么可爱,我怎么舍得离开」说完一把抱住雪芳的身体猥亵起来,「不要这样子」雪芳紧张的挣扎道。

  「你们在干嘛?」公公嚷道,「爸,没有这么样」大哥急忙松开慌张的跑了出去,雪芳纠了纠被松开的衬衫,不安的站立着。「你很有办法嘛,连你大哥也……看来,我要好好的教导一下你才行。」公公一边说着,一边走到雪芳的面前。「不是你想的那样的」雪芳扭过身子走开了。

  「我已经到了极限了,我不能在这样子下去」雪芳告诉自己,于是拿起手机拨通了浩宇的电话。「雪芳,你还好吧?」浩宇慰问道。「老公…」雪芳委屈地哭着。「怎么了啊?」浩宇问。「我…我可以离开吗」雪芳哭泣着说着。「你怎么了,你跟我说,不要一直哭啊」,雪芳已经泣不成声,浩宇以为雪芳又受妈妈的欺负忙安慰道:「你要乖,我明天就回去了,你等我哦。」「额」雪芳挂断手机,听见老公明天就会回来,抱着手机安心了下来。

  这时,公公从门口进来,二话不说上来就把雪芳的丝袜和内裤脱下,雪芳慌张的不知道怎么抵抗,公公的嘴单刀直入吸食着雪芳的阴唇,然后用丝袜绑住雪芳的双手,翻按在雪芳的头顶,雪芳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公公。公公随即拿出电动阴茎,直接插入雪芳的阴道,雪芳呀呀呀的叫唤着,下体强烈的快感让雪芳夹紧了大腿,公公用脚踢开雪芳的大腿,雪芳的下体呈V型敞开,电动阴茎嗡嗡的在阴道里响着,公公一直将电动阴茎抵进阴道最深处,很快雪芳达到了高潮,无力的喘息着,电动阴茎依旧在体内震动着,雪芳退潮后,又被电动阴茎抵到了高潮,这次比刚才那次更加厉害,雪芳夹紧了大腿,浪叫着,电动阴茎几乎进入了子宫,雪芳身体剧烈的抽搐着,公公的电动阴茎依旧在雪芳的阴道里震动,直到雪芳退完潮,才拔出。看着雪芳「舒服」的样子,满意的离开。

             屈辱的儿媳——发现

  婆婆看着天花板,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雪芳买菜回来,正巧遇见大哥向她走来,雪芳紧张地瞪大了眼,「你不要不理我」大哥拦住她,眼见雪芳他身旁走过,一把拽住雪芳的胳膊问道:「我爸,该不会也搞你了吧?」雪芳没有说话,这时公公从屋子里出来,大哥见势就跑了,公公大摇大摆的走到雪芳身后抱住雪芳,「你已经是我的人了」,雪芳一把挣脱出怀抱,跑回房间 .这一切都被婆婆看在眼里。

  雪芳准备好了早餐,来到婆婆的卧室,「你真的很厉害嘛」婆婆道,「啊?」雪芳犹豫了下。「我已经不想看到你的脸了,恶心的女人,别老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真的很烦」。「你到底想要怎么样?」雪芳委屈问道。「你和我老公做了什么,不要以为没人知道」婆婆呵斥道。

  雪芳不知道该怎么办,婆婆已经发现了这事,对于自己一直是被欺负的一个,难过的哭着。

  这天浩宇终于回家了,雪芳见到浩宇紧忙抱住他,像个小女生似的撒娇着今晚就走,可是浩宇却要在住一晚,因为爸有意挽留,只好再住一晚,雪芳一听,急的跳了起来,见浩宇势必要再住一晚,而且是公公唆使的,雪芳心里慌了,不知道公公在打什么注意。

  浩宇出去后,大哥就闯了进来,解下腰带就把阴茎往雪芳的嘴里塞,雪芳拼命摇头,大哥一把抓过雪芳的头,捏住雪芳的鼻子猛烈的抽插着,雪芳的嘴挣脱出来,双眼看着大哥,「大哥,会被发现的」,大哥置之不理,再次将阴茎插入雪芳的嘴中,「给我吃,不然插你的穴」,雪芳无奈,只好用力的允吸着粗大的阴茎,尽早结束这一切。「要射了…」雪芳拼命的摇头,恳求的看着大哥,大哥抱住雪芳的头往雪芳的口腔里一顿乱射,雪芳拼命挣扎却被死死的抵着,不得不吞下大哥射出的精液,浓烈的腥臭味让雪芳恶心到了极点,喉咙剧烈的吞咽着,大哥射的差不多了,抽出阴茎,转身离开,雪芳得到了喘息的机会,拼命的干呕着。

  浩宇洗完澡会到了房间,雪芳急忙克制了自己的,「不是说洗完澡,脱了衣服等我的吗,你怎么回事」浩宇有些不高兴,雪芳抵着头,不敢张嘴。「算了」浩宇不耐烦道,倒在床上睡去。

  雪芳见浩宇睡下,准备去洗澡,刚出门,就被公公拉住往楼上拽,雪芳反抗也不是不反抗也不是连拖带拽地被拉进了公公的卧室。

            屈辱的儿媳——最后一晚

  公公将雪芳推到在床上,掀开雪芳的白裙,就亲吻雪芳的大腿。「不要」雪芳低声地恳求着生怕惊动了正在睡觉的家人。公公完全不在乎,矫健地骑在雪芳身上解开了她上衣的扣子,丰韵的乳房在V型文胸的收拢下,十分迷人,公公舔着雪芳的手指又舔向她的腋下和嘴唇,贪婪地索取着雪芳身上的一切。

  公公将雪芳的屁股高高的抬起,对准雪芳的屁眼舔起来,雪芳羞的「呀呀」的呻吟着,公公将雪芳的文胸和内裤都脱下,将其腿部打开,如同水蛭的吸盘一般伏在雪芳的阴唇上疯狂地舔舐起来,舔舐的声音十分的巨大,滋滋声让雪芳的羞愧的不知所措,公公捏住阴茎跪坐在雪芳的脸庞,轻轻的揉住雪芳的头,将阴茎插入雪芳的口腔中,雪芳咳嗽了几声,接下来呜呜的嘤咛着,这时公公将其抱起,雪芳直起身子,公公摸着挺起的阴茎,示意其继续含食阴茎,雪芳两眼望着公公恳求着,「快舔,别用这种眼神看着,要不要叫他们来看看?」雪芳无奈只能抓过公公挺起的阴茎含进嘴里,眼角滑出眼泪。

  公公躺倒在地上,命令雪芳继续试吃阴茎,雪芳转头看看了身后,怕惊动其他人,忍耐着屈辱和羞愧,跪下身子继续舔舐着公公的阴茎,「这才是一个女儿该做的事,这才是你的命,多含点,这还不够,这样哭是什么意思…」公公不断用言语调戏着雪芳,雪芳看着猥琐的公公,委屈的向前倾着身子双乳向下垂着,卖力的用手套弄着阴茎的根部嘴里喊着龟头,「来吧,该插进去了」公公泰然道。雪芳听后脸色骤然惊慌,拼命的摇头,更加卖力的套弄着阴茎,哭泣着,「这是没有用的,一定要插进去的。」公公把雪芳的胯部拉过来,「自己坐上去」雪芳委屈地悬空的坐在公公的腹部,公公的阴茎已经抵在雪芳的阴唇上,「对,坐上去」公公催促道,「嗯…」雪芳咬着牙痛苦的坐上了公公的大腿上,粗大的阴茎直直的插入阴道,雪芳用手捂着嘴,抽泣着。「好爽,动起来,快点」公公催促着抬起前臂摸了摸雪芳的乳房,继续躺下从下而上望着雪芳,雪芳身体微微后倾,腰部前后挪着。「很棒嘛,技术很好啊」公公抓住雪芳的胯部助推着,雪芳的急促的喘着气扭动的动作也缓慢了下来。

  公公直起身子阴茎依旧在雪芳的穴里,雪芳的两只胳膊反于身后支撑着身体,两条腿打开着,硕大的乳房圆润的呆在胸上,能清晰的看见公公的阴茎在阴唇处进进出出,雪芳抿着嘴唇,咬着牙,呼吸短暂而急促,公公同时发出淫荡的叫声,雪芳又羞有恼。

  公公将雪芳的身体翻过去,雪芳像只母狗一样爬着,「要自己动哦」雪芳只能依靠大腿的力量,将身体前后移动,高强度的刺激和羞辱使得雪芳的身体变得更加的敏感,每次身体的自主移动,都让雪芳透不过气来,只能依靠喉咙「哼哼」的喘着,雪芳狰狞着脸,几乎停下来。「不可以停哦」公公揉住雪芳的腰,啪啪啪的抽动着,雪芳抽泣的更加厉害,反应也更加激烈,公公将雪芳抬起,坐在自己的阳物上,粗大的阳物几乎插进雪芳额子宫里,雪芳挣扎的痛苦的哭着。
  公公再将其按到在床上,此时的雪芳胸脯冒出了豆珠般大小的汗,头发也变得油油的,啪啪啪声,阴茎和阴道交合发出的滋滋声,让雪芳达到了前所未有过的高潮,双手在床上一通乱抓,试图找到可以缓解疼痛的方法。雪芳眼里含着泪光,抿紧了嘴尽量不让自己叫出来,但快感越加的强烈「哈哈哈」雪芳竭力的用喉咙呼吸着,腹部不断抽蓄,缩紧的阴道使得公公更加的刺激,抓住雪芳的膝盖更加狠劲的抽着,直到雪芳高潮结束,公公的龟头才在雪芳的最深处内射,能感觉到一股热流涌入体内,雪芳目光呆滞的望着天花板,一切都结束了…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m.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