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的夥伴☆黑鲍苹苹!】(02)【作者:indainoyakou】

字数:505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正义的夥伴☆黑鲍苹苹!(2)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两股互相较劲的势力,一方是为了获得美丽的肉体而献身於恶魔的堕落者,一方是牺牲肉体来换取天使之力的代行者,简单来说就是恶魔与天使的争战。而我,打从十六岁那年突然被迫加入天使方,不得不在莫名其妙住进我家、跟在我身边当了二十五年米虫的天使督促下,挺身对抗堕落者。
  米虫天使那随心所欲的出击命令害我的高中生活变得支离破碎,导致我整整三年都被套上怪咖之名给同学排挤。上大学后这种情况才稍微好转,天使也在此时开始习惯人类社会的作息,不会每次都趁上课考试中命令我出动。

  但是,她,超烦的。

  我走到哪她就跟到哪,从上课到上班,无论如何她都会待在离我很近的地方,似乎是因为这样她才能一餐不漏地吃个饱。

  可是她这么做让我很困扰啊!

  每个交往对象一开始都觉得她黏我的样子像个外国妹妹一样很可爱,接连几次约会却总演变成三人行,结果就是误以为我其实是同性恋而打退堂鼓……但我明明就不是啊!正因为我旁边的米虫和三不五时出来乱的恶魔爪牙才会对可爱女孩子幻灭啊!为什么每次交往到最后都是以这个结论收场!

  认真地和男性交往,因为米虫的关系被当成同性恋……

  偶尔崩溃到跟女性示好,也由於黏人的米虫总是在身边,被看做明示要劈腿的渣女……

  这就是为什么我到了现在仍是个可悲的单身熟女,只能把希望押在婚友社活动上;就算来的人几乎是三低男,哪怕有一丝丝结婚的可能性我都要把握!
  「啊!又侦测到邪恶能量来源了!而且是高能量反应!黑鲍苹苹,快准备出击吧!」

  首要目标是结婚!然后是打倒堕落者!(因为不出动的话会被念到烦死!)
  「离约会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没问题!走吧!」

  「欸,你没有说出那句话。」

  「……」

  「要说那句话才可以出发啦,快说!快──说!」

  妈的!就算决定出动,还是会被她烦死!

  为了避免波及得来不易的约会,出动时间能短则短,只好她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於是我站在家门口,抛开所有的常识和羞耻心,对着这间住了十年、充满败犬气味的单身公寓大喊:

  「黑鲍苹苹!出动!」

                 §

  因为被迫捍卫正义,年轻时我很迷英雄片,曾经想过将来不是开跑车就是骑帅气的重机上路。然而现实是,捍卫正义既没报酬也没劳保,我只能背着运动提袋搭捷运前往邪恶能量出现地点。顺带一提,我旁边的天使一个人就佔两个位,因为她的翅膀并拢起来也很挡路,光环则是瓦数太高了,被站务人员警告太多次所以收进提袋里。

  这么多年来,我们最不缺的就是来自周遭的各种目光。虽说早已习惯被当成珍禽异兽,在车上和天使对话这种事还是能免则免。这和那张留不住岁月痕迹的欠揍脸蛋无关,纯粹是因为──

  「温小姐!好久不见了!」

  ──因为偶然就是会发生!

  和我搭话的是忘了去年还前年相亲过的沧浪型帅哥,他怎么还是一样帅!可恶,想嫁!

  「哎,你跟天使小姐感情还是那么好,形影不离呢。」

  「不不不!我跟她一点都不好!我说……」

  「其实现在想想,当初我还以为我们有机会呢。」

  一直都有机会啊!不要放弃啊!不对,这次由我主动开口好了,直接约他吃个晚餐然后嘿嘿嘿……!

  「对了,让你看看我家那只刚满月的小鬼头!我找一下相片喔。」

  王八蛋。

  为什么每次和这种无缘嫁掉的好男人巧遇重逢,不是有老婆就是有小孩……
  在被他闪到之前我还是先闪人吧。

  「我这站就要下了,抱歉!下次再聊!」

  「这样啊。好吧,多保重!要好好照顾天使小姐喔,哈哈!」

  「啊哈哈……」

  哈屁,干!

  有发现一件事吗?就算天使从头到尾一语不发、单纯站在我身边滑手机,她的存在感依然强烈到那些男人都会忍不住提及,简直莫名其妙!

  「那个男人很不错呢!你竟然没有好好把握,可惜呀!」

  「你这傢伙最没资格说啦!」

  金发碧眼的米虫忽然皱起眉尖,竖起食指要我安静。只见她一撮高高卷起的发梢左右晃呀晃,整个人像是在接收电波般呆滞数秒,充分引来周遭好奇目光后才回过神来说道:

  「目标往木木册站移动了!我们快追上去,黑鲍苹苹!」

  要不是路人光听发音听不出个所以然,每喊一句黑鲍我就巴她一掌。

  能量反应在我们前往木木册站途中变得很慢,看来是察觉到了并刻意等待我们追上。一路赶到该站出口,我和天使立即认出频频释放邪恶能量的傢伙。
 明明冷气团报到却穿着短裙好秀出修长美腿、当季不打折的贵松松洋装、前
  凸后翘到让每个同龄熟女羨慕不已的魔鬼身材──一言以蔽之那种看上去完美无
  缺的傢伙就是恶魔的爪牙!

  「美鲍莉莉!你的邪恶计划到此为止了!」

  常识还没从国中毕业(←不,她根本连国中都没念)的天使首先指着我眼前的美魔女做出正义宣言,我尽量假装不认识这个疯子,这点微不足道的挣扎伴随天使挽起我的手告吹。

  「黑鲍苹苹,世界的和平就拜託你了!」

 疯子啊有没有人叫警察来啊──好想就此大喊的心情硬是给晚上的约会压了
  下来。

  美鲍莉莉不疾不徐地轮番拥吻两名妹妹,接着在妹妹们无限憧憬的闪亮亮目光簇拥下走过来,昂首扠腰於我们前方。此时天使不晓得哪根筋不对,趁我注意力都放在对手身上时倏地亲了我的脸,还对我竖起大姆指。她输人不输阵的表现只害我想踹她一脚,还让美鲍有机会噗嗤一声,以嘲弄的眼神先声夺人:

  「黑鲍女,你已经沦落到跟那种货色凑合啦?」

  「干你屁事!我可不像你都四十了还在拐小女孩上床,美……美鲍女。」
  光是互相称呼就已经输了啊……!

  「呵!说到这点,我还真该感谢你呢!要不是当年被你陷害,我现在也不会这么快活。对吧!小猫咪们?」

  「喵喵!莉莉姊抱抱──」

  「人家也要、人家也要!」

  干,闪屁啊!这傢伙果然很邪恶啦!要不是大庭广众,你娘早就把你们全部轰成臭黑鲍!

  「可恶,没办法了!黑鲍苹苹,打倒她之后就让你尽情蹂躏我!」

  「你闭嘴!」

  擅自跟年轻妹妹较劲起来的天使像个花痴抱住我磨蹭,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大扣分……!

  「噗!人老珠黄臭黑鲍配自称天使神经病,真可怜。」

  「不许同情我!快点一决胜负啦,别浪费我时间!」

  「你这单身黑鲍才在浪费我时间吧!竟然趁我们上旅馆跑来碍事──」
  上旅馆……所谓高能量反应原来是指性欲吗!何等淫乱!再次证明了这傢伙就是恶魔的傀儡!

  「北七天使!听到了吧!」

  我和目光锐利起来天使交换眼色,只等她用权能把附近路人变不见,就以最快的速度先发制人!

  天使一本正经地颔首道:

  「了解!待会我们也上旅馆办事!」

  智能障碍啊这傢伙……!

  「要去车站前有最新八爪椅那间?还是委员都说讚的薇……噗呕!」

  肘击啦干!

  「算了!我直接上……咦?」

  我正想当众脱裤来个一发搞定,双手忽然被拉往两侧!这触感是……年轻妹妹那光滑又柔软的肌肤!美鲍莉莉旁边的小女生居然也是敌人吗!

  「嘿嘿嘿!你这黑鲍欧巴桑,等着被莉莉姊收拾吧!」

  「没错没错!认命吧,黑木耳老太婆!」

  糟糕,这两人除了嘴贱还有着健康的筋肉曲线,跟路旁弱女子截然不同!虽然这种时候才忏悔已经来不及,早知道当初就继续上健身房了……!

  恶魔爪牙的爪牙宛如沉重的秤锤般牵制着我,她们目的正是为了防止我脱掉裤子,因为被裤子挡住的话就无法发射光线了!奇怪我干嘛要自言自语解说!
  「卑、卑鄙!跟我一对一堂堂正正决胜负啊!美鲍莉莉!」

  美鲍莉莉压根不理我,她在那边好整以暇地脱掉裙子,就连内裤都要卸下了!然而我只能束手无策地被架在她正前方,唯一可以帮我的天使还在旁边跪着呕吐……

  万事休矣。

  绛紫色的高级蕾丝内裤绕着美鲍莉莉细长的指尖转啊转,她得意的冷笑好欠揍啊……

  「咕!杀了我吧!」

  「你咕个屁啊!能动就快来救我啦!」

  嘴边挂着闪亮亮金色液体的天使闻言,皱紧了眉头弯身继续吐。吐死算了你!
  就在天使致力於破坏公共环境的时候,一件紫色内裤轻飘飘地降到她头上──惨了!

  「有本事就接下我这招!」

  「等、等等!」

  先不管我有没有本事,那真的是四十岁熟女该有的私密处吗!要不是看到她的脸,我还以为米虫天使又跟警察有约了啊……!

  「美?鲍?光?线?发?射──!」

  「呜啊啊……!」

  宛如新生儿般无瑕到看不出唇间沟的黄金开口啊不对应该说稚嫩美鲍,受到恶魔爪牙的指尖触动而饱满地往左右滑开。粉色柔光汇聚於小小的穴口前,伴随着甘甜香气迅速增强,下一瞬间就扑了过来!

  强光夺走了我的视线,衣物一片片地被粉红光线溶解,直接碰触到光线的肌肤传出微弱的刺痛感,那讨厌的感觉不一会儿就遍及全身。数秒后,刺痛感消失了,带着我的力气一同消失於粉红光幕间,强烈光幕随后也跟着消失。

  旁边两个小爪牙终於放开了手,可是体力透支的我双腿发软到站都站不好,一被放开就倒在湿湿的、有股酸臭味的人行道上……

  总觉得……打输也好啦……反正能暂时变回遇见天使前的美鲍……虽然有点不甘心就是了。

  此起彼落的拍照声与喧哗声代美鲍莉莉宣告正义的败北,战败滋味还没萦绕於心头,一阵浓烈到足以驱散美鲍香气的臭味先笼罩了整座捷运站出口!就在众人为此深感不安之际,人群后方传来一道正气凛然的女声:

  「鲍下留人!」

  哦哦!这个声音是……!

  「黑鲍苹苹!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只见美鲍莉莉后方的围观群众慌慌张张地往两侧让开一条通道,流通的空气带来更加浓臭的气息。一名身穿慢跑紧身衣、体态丰腴的红发女子双手高举着贴於后脑勺上,在天使呕吐声伴奏下飒爽登场!

  「正义的代言人!腋臭妮妮来也!」

  那身灰色紧身衣的腋窝处都被汗水浸湿了一大片,湿答答地散发出十分浓郁的骚臭!是擅长薰人的朋友呢!

  「给我等等,二打一未免太不公平了!我香芬茵茵可不会坐视不管哦!」
  从我们后方电扶梯缓缓现身的,竟然是腋臭妮妮的死对头!又一个向恶魔献身的堕落爪牙!

  「等一下!黑奶头琪琪、秉持友情的信念前来助阵!」

  又有援军了!而且还是个除了跑出来的腹肉外全身包紧紧的忍者,看起来好强啊!不过就这样站在大型看板上露出胸部没问题吗?

  「哼!你先过我这关再说吧!我粉乳蜜蜜可不会让你们这么好过!」

  才刚替黑奶头琪琪捏把冷汗,对面红绿灯上接着就冒出一个戴着猫耳朵的爪牙!她那根尾巴插的位置有点微妙啊……!

  「年纪一大把还玩角色扮演的傢伙给我退下!只要我刚毛玲玲在的一天,正义之火永不熄灭!」

  穿着肉色比基尼并且大胆露出炸裂般浓密的腋毛、阴毛和肛门的最高战力!
  满腔热血又羞於承认此人竟然是同伴的感觉好複杂啊!

  「谁胆敢欺负我的同伴,就是与我白虎萤萤为敌!觉悟吧!」

  是爪牙中的无毛主义者!咦?以前有这号人物吗?

  「通通不许动!」

  这次又是谁!又是哪个神秘的代行者或堕落者呢!大家都迫不及待地望向声音来源处!

  「果然又是你们这群啊!衣服穿一穿,下来的下来,跟我回分局!」

  ……是的,警察杯杯。

  由於天使与恶魔的争战至今仍然无法被法治社会所接受,因此我们四个正义夥伴、四个恶魔爪牙、一个北七天使和两个小爪牙全部上了警备车。经验丰富的警察杯杯把两方阵营的人分成三车来载,像忍者一样疾风迅雷的黑奶头琪琪抢先佔去刚毛玲玲身边的位置,我只好夹在腋臭妮妮和头戴防毒面具的警察中间。正义的味道好难闻啊……

  幸好有头顶瓦数超高的局长、额头长出两根黑角的主任秘书适时关切,我们才没被移送法办,天黑后不久便分批放人。除了北七天使,她又进医院了,好像是因为我的肘击导致内伤……

  无可奈何,只好取消约会,陪她到医院做趟检查。

  「哎呀!原来是午餐吃坏肚子,真是虚惊一场!」

  干,你怎么不拉到脱肛!

  「话说因为我在脸书打卡,正义的夥伴们才能及时支援你喔!怎么样,很厉害吧!」

  一离开医院,天使就神气活现地拿着手机向我邀功。虽然这傢伙多数时候很欠揍,自以为做了件厉害的事情并向我邀功的模样却有点可爱。可恨之人必有可爱之处就是在形容这傢伙吧。

  「我还打算办一个粉丝专页做为网路指挥中心,然后啊……」

  看她一头热地描述仔细想想就很好笑的蓝图,实在不忍破坏她的兴致,我决定假装没看见香芬茵茵、粉乳蜜蜜还有那个白虎萤萤在求救帖按讚的事情……顺便把这几个傢伙封锁掉。

  「对了!专页名就叫超级黑ㄅ……」

  「驳回。」

  「不然就黑ㄅ……」

  「驳回。」

  「那就黑……」

  「你再说我就买整斤鲍鱼塞爆你的嘴,塞到你颜面神经失调。」

  巴甫洛夫的天使识相地做出拉上嘴巴拉炼的动作,默默指向前方小火锅店,然后挽起了我的手。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