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请卡】

字数:4186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接到他大学时的老同学KevinJones打来的电话,JimKerman感到很惊讶。

  跟别人一样,自从大学之后,他们就没有联络了。闲扯了一会儿之后,Kevin说起他参加了一个很棒的俱乐部。这个俱乐部只有透过会员介绍才能参加,而Kevin是里面的一个会员。约好了时间地点以后,Jim挂上电话,殷切地期盼与朋友的再次相会。

  Jim沿路扫视,寻找正确的地址。之前收到,烫金的正式邀请卡平放在他的旁边,车子的前座上。「不对,也不是这一间,」他喃喃自语。找地址从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慢慢地,他不知不觉中走上了一条优美而与世隔绝的乡间小径。
  在每个门牌前面他都把车子慢下来,仔细的察看,直到找对了为止。

  最后总算是找对了。他在找的那个门牌嵌在一个爬满枯黄的长春藤的铁门上。
  「总算,」他嘘了口气。摇下车窗,他按了大门上通话器的按钮。「哈啰,」有个声音回应道。「呃,是的,我是JimKerman。我有一张可以加入贵俱乐部的邀请卡。」大门叭了一声,一具电动马达静静地把大门带开。通话器上的那个声音说:「请开到主屋,有人会帮你泊车。」

  Jim把车开过了这个有点阴森的铁门。另一头沿展了一片专业修葺得整整齐齐的宫廷式花园。草坪油绿,树木茂密。和树木相映的,是装饰着车道的一片片花海,显然经人细心照顾过。房子本身也和这一片土地一样的引人注目。这毫宅很大。庄严的大理石柱座落在前,支橕着上方石造的屋顶。

  Jim在正门前停下来。一个娇小,留着短短金发的女人走上前来。她穿着一双黑色丝袜,一件缎子作的褶裙,以及一件红背心。那件背心是无袖的,前面饰以金色的钮扣和金色的流苏。头上戴着一顶红色的无沿圆帽。Jim摇下车窗,她说:「可以让我帮你泊车吗,先生?」Jim不习惯这种尊荣待遇。他回答:「喔,当然。」他打到停车档,然后下了车。当这个侍者坐进车里时,他看着她的玉腿。

  她真辣。如果可以跟她认识认识,他就很高兴了。

  当Jim走到一组大黑门的前面时,门自动打开来。内部是一样的尊贵豪华。
  一个古老的大吊灯悬在天花板上。拼花地板,木框门窗,古董傢俱以及一个大壁炉,大声的述说着金钱两个字。Jim看见有个人向他走来。笑容满脸,双臂展开。「Jim,看到你真好。」Jim瞇着眼睛打量着,说:「Kevin ?是你吗?」

  「当然啰,老兄,」那个人说道:「不然还会是谁?」

  Jim不敢相信。这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Kevin。 .他变得更有肌肉,更结实。

  不可能,他看起来似乎更高了。他的脸也变了。看起来像个模特儿。

  「Kevin,」Jim执起他的手,说:「你变了。天哪,看看你。」
  Kevin说:「都是拜严谨的生活和乡村的空气所赐。」

  Jim咯咯笑了几声,说:「还有咧?」

  Kevin伸出手比了一比,说:「我带你四处看看。」两人就从一间豪华的房间到了另一间。Jim目瞪口呆,他的朋友Kevin怎么可能付得起这个俱乐部的会费?

  Jim问道:「那么Kevin,告诉我你加入这个俱乐部的经过。」Kevin把Jim领到了一个咖啡bar前点了卡布其诺。吧台后的女郎和泊车的那个一样漂亮。

  Kevin说:「这样回答吧,我被邀请就如同我邀请你一样。」

  Jim倾身向前耳语道:「你怎么付得出会费?」

  Kevin笑了笑说:「他们的会员有分等级。等你升级以后,你要为俱乐部负更多责任。你若同意会员条款,那么应享的权利对你来说会很合情合理。」Jim点点头啜了一口咖啡。Kevin询问道:「你想去活动进行的场地看看吗?」

  Jim答:「当然,我们走吧。」

  这两个男人出了大宅,搭上一辆高尔夫球车。越过修剪整齐的草皮。在这整块土地的远远那一端,座落着一座宏伟的建筑物。高大色黑。彷彿一座小体育馆。车到,他们出了小车,走入建物里去。

  进到错综複杂的建筑后,Jim看到许许多多的人。一群人里什么样的都有。
  从身穿皮衣的飞车党到品味高尚有教养的男女都有。Jim左躲右闪,尽力跟住他的朋友。

  Kevin站有一个像是银行换钱的窗口前面。Jim上前去时,说:「你得走慢一点,我跟不上你。」窗口后的女人递给Kevin一份文件。Keven微笑着说:「看起来某人得多运动了。」Jim说:「不好意思,我天生是个懒得动的人。」

  Kevin把那份文件递给Jim然后说:「这是会员的契约书。它里面声明了一些你必须尊守的规定和相对的奖惩。要一一告诉你这全部,会有困难。然而,我可以给个小结。这是一个魔术的俱乐部。」

  Jim说:「Kevin,我不是魔术师。我会一点纸牌魔术,不过就只有这样。」

  Kevin大笑道:「不是那种魔术。是一些很真的东西。」Jim只是站着,茫然地眨着眼睛。「我们施展真正的魔法,听着,」Kevin宣告着事实:「听着,你不用一开始就要了解所有的事情。没人会要求你要这样。不过,我们所要求的是一颗开放的心灵。」Jim耸耸肩,回答道:「了了,Ok,上吧。」
  Jim分别在十个地方签了名。Kevin检查了一遍,说:「太好了,让我们帮你要一些代币吧。」Kevin告诉了窗口里的出纳员:「我的朋友要100点的代币,劳烦了。」女郎静静地打开一个抽屉,取出十个乾净的代币。在Jim的手中,它们似乎有闪闪发光。Kevin自己取了一千点。「好啦,Jim我们去看些表演吧。」

  Jim跟着Kevin到了一个大型的漆黑场地里。他们自顾自地走到场地的中间地带。

  Jim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男男女女坐在座位上。Jim问道:「好多人。他们是谁,车子那有地方停?」

  Kevin笑着说:「人们从世界各地来参加这些比赛。有人搭巴,其他的人车停在外面。我只是想要你看看俱乐部会所。我们住得离这满近的,算是很好运。」

  他们在一列座位大约中间的地方就座。

  Kevin说:「这些可不是普通的代币。它们有魔法的。你赌注是用你的行动来换取,换取你所想要的,或是以你自身的改变来换取。它们很少用实际的金钱来换取。」

  Jim只是假装很上道。他喜欢掰得很像一回事的笑话,也喜欢他身旁这个傢伙。Jim说:「天哪!魔法代币。」

  Kevin看得出来他的朋友其实不相信。他说:「我们来下个赌注吧。我用我的100点赌你的100点。」

  Jim应道:「赌什么?」

  「如果我赢了,我要你一半的体力,」Kevin说:「如果你赢了,我给你我的三分之一。」

  Jim嘻笑道:「干嘛不赌全部的体力?」

  Kevin变得很严束,说:「你不会想要这么做的。你得留点力气,至少可以自己站得住,你晓得的。」

  Jim说:「好啦,魔法师先生。赌了。告诉我,如果真的是有魔法,怎么它现在还没被别人知道?」

  「很简单,」Kevin答道:「法师们施了咒使得它不会被外人知道。外面的人如果开始变聪明,产生了疑心,他就会选择性失忆。」

  「很合理,」Jim说:「以一种骗人的方适而言。」

  「两个对手进到赛场的地板上了,」Kevin说:「我选红色的魔法师。」
  一束灯光照亮了擂台中央的地板。观众们都禁声不语。两个人步入灯光之中。
  一人身着红袍,另一个身着蓝袍。在上方的巨大萤幕中,魔法师的暱称和战加分析显示於其上。播音员对着从天花板上吊下来的麦克风说:「各位先生,各位女士,为各位带来的是大家所喜爱的」魔法师大对决「。今晚,我们的两个对手分别是,红色的龙魔法师,以及蓝色的火魔法师。」观众席中暴出了如雷的喝釆。

  然后,他对两个魔法师说:「法师们,来一场公平公正的战?。不可以用瘟疫咒语,也不可以用分裂咒语。还有,不可以使用援助咒语。听到叭一声,比赛就开始。」

  两个人分开十呎远站着等。喇叭大大叭了一声,响彻大厅。红色魔法师伸出他的手杖吟了一段咒语。他的手指射出光芒,蓝色的法师被击退二十呎。随即,蓝色法师站起来。念了咒之后伸出他的手臂,现出了一条大?蛇,飞过了地面,缠住了红魔法师。红魔法师又念咒,大蛇暴碎成片片血肉。在蓝魔法师来得及施展下一个咒语之前,红魔法师念咒了。另一记如电的闪光从他的指尖射出。蓝色魔法师被击得更远了。这一次他没有那么快爬起来。施展最后一个咒语的是红色的魔法师,蓝色魔法师大叫:「我投降!」观众一阵欢呼,有人还跳起来拍手。
  Jim突然觉得奇怪。他的身体好像在荡漾。他的眼睛张得老大,看着他的肌肉缩小。同时,Kevin的身体开始成长。同时,那100点的代币从Jim的掌握中消失。出现在Kevin的掌中。一时之间,Jim张口无言。
  Kevin说:「我想你开始了解到这是真的了。」

  Jim总算开口说话:「我不相信。我的手臂,看看我的手臂,它们好弱!」
  Kevin说:「别担心,老兄。我那么做只是要让你知道这不是假的。我想你很快就可以赢回来了。」

  Jim抗议道:「现在就还给我!」

  「喔,不,」Kevin应道:「在这里东西不能给来给去的,你得自己去赢回来。」

  Jim又看了他自己的身体一眼,说:「狗娘养的!」

  「待会儿我马上有一场比赛。我得去更衣室换装了,也得热热身,」Kevin走脚要走,说道:「你还可以吧?」Jim点点头。他的视线离不开他虚掉了的身体。Kevin走后,Jim坐着张望周围,看到背后有另一个兑币处。Jim起身到窗口去排队。轮到他时,他说:「我要600点。」里面的女人打开她的抽屉取出了代币。Jim数了数,回到他的座位去。

  Jim坐在微光中,试着去接受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他的老朋友赢走了他的体力。「这个位子有人坐吗?」Jim闻声抬头望,看到了一个女人。真是一幅美景。

  她有着长长金发,大而挺的乳房,沙漏状的身材,曲线饱满的臀部以及修长性感的双腿。穿着丝质的金色旗袍,像一层肌肤似的服贴在她的身上。Jim结结巴巴地说:「请坐。」

  她在身旁落坐,问道:「你是新来的吗?」

  Jim回答道:「看得出来吗?」

  她笑着说:「多多少少啦。有什么心得了吗?」

  「我不知道该有什么心得,」Jim答道:「好神奇,我从没见过像这样的事。」

  「我的名字是RoxanneMaxwell,不过人家都叫我Roxie。 」

  Jim和她握了手说:「你好,我的名字是Jim。」

  Roxie问:「那么,Jim,目前为止,你的运气如何?」

  Jim摇摇头说:「不好,我才刚输掉我一半的体力。」

  她笑着答话说:「别担心,很容易就赢回来了。」

  「但愿如此,」他回答道。

  Roxie问,「想不想来个友谊之赌啊?」

  Jim想了想,耸耸肩,说:「我不知道。你看来不很强壮,我想你的体力可能禁不起一输。」

  Roxie微微一笑说:「我想你是对的。但我并没想到体力这回事情。」
  「那你想的是什么?」Jim出於好奇心问着。

  「我们赌我们的头发10点,」她答道。

  Jim手指穿过他短短的棕色头发:「我可不想?头。」

  她叽咯着说:「我没要你输掉头发,我是说我们交换头发。」

  Jim略为沉吟,然后说:「好吧,若我赢,你得陪我去吃晚餐。」

  「赌了,」Roxie答应道。

  这一次Jim的动作快了,他说:「我要红色。」

  「可以,」她微笑着说。一会儿过后,聚光灯在照在擂台的中间。两个新的敌手步入灯光中,一样穿着红色和蓝色的袍子。播音员照本宣科之后,比赛开始了,或说差一点就开始了,因为红色的巫师一瞬间就被一个定身咒给封住了。Jim的一颗心直往下沉。突然,他的头开始发痒。他伸手搔头,抓到的是一络络金色发瀑。

  Jim端详着Roxie。她现在有着他剪得短短的棕色头发。Roxie看到Jim顶着她的头发,咯咯地笑了。他看起来像是男人戴着女人的金色假发,看起来好可笑。一个陌生人走进他们这一排座位时,意味深长地看了Jim一眼后,摇了摇头。Jim尴尬得脸泛红潮。把头发从脸上拨开,Jim说道:「我看起来像个白痴。」

  Roxie说:「别难过,我觉得你留长头发很好看。」

  Jim的自尊严重受伤。他说:「再赌一局。」

  「好啊,」她应道。

  「10点,赌你的头发,」Jim说。Roxie盯着一花板,思量了一会儿后,说:「如果我赢,我们交换衣服。」

  这回换Jim得好好考虑了。他暗忖:「反正我大不了把衣服脱下来换过。 」
  於是他说:「赌了。」

  Roxie说:「好啊,真剌激。」

  没很久下一场比赛就又来了。Jim还是忠贞於红色,而Roxie押蓝色。他认为机运站在他这边。这场比赛较精彩,两边旗鼓相当。每次有一方发出咒语时,观众就兴奋得跳脚。Jim的视线无法自Roxie的身上移开,每当她为了喝彩而上下跳动是,她的双乳就迷人地抖动。她的金色旗袍衬托出诱人官能的身段。真是柔软的曲线天堂。他后退了一步,以便好好地欣赏她的屁股,曲线完美又紧实。就算她头上的头发是他的,她还是一个性感的女人。他现在满脑子的念头就是想跟她睡一晚。Jim抬头看擂台时,刚好来得及看到红色的魔法师输了。

  太气馁了。突然,他觉得他的衣服在移动。他的长裤接合起来,把他的双腿束在一起,两支裤管变成一支,包住他的双腿;同时,他的袖子自手臂上缩走。
  凭空地,他被抬高,因为他的鞋变成了3英吋高的高跟鞋。在他的衣服底下,平口内裤缩小,在质料变得柔软,变成了一件比基尼式的内裤。他的T- 恤也变了,变得又小又紧,布料缩到他的胸口和肩膀来,底部圈住他的胸口,袖口则圈在他的肩膀上,两个罩杯就附着在这几圈布料上。一脚一只,袜子长上了他的双腿,将之包覆在黑色薄丝之中。皮带隐没到裤子的内层去,变成了吊袜带。弹性的带子伸下去夹住了袜子的开口。之后,他的衬杉和长裤融合在一起,从蓝色的棉料变成了细緻闪亮的金色丝绸。丝绸有两层,外面是衣装,里面是内衬。Jim一身怪模怪样的装扮站在那里,听着身旁隐约起落的嘲笑声。

  Roxie身上穿着Jim的衣服站在那里。脸上泛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突然,Jim觉得自己彷彿全身赤裸似的。在他的周围的观众开以把注意力放到他们两个人的「秀」上,他们瞄着Jim,他真是太有看头了。再次,他因尴尬而满脸通红。发现到大家都在看他,他不得不坐下来。穿着女装坐着的感觉得奇怪。他觉得自己像个笨蛋。「真想挖个洞钻进去,」他内心苦不堪言。

  坐在他后面的一个女人说:「不用担心,小甜心。你穿这样很好看。」她身边的人们一阵大笑。

  Jim大声说道:「我等不及要回家换衣服了。」

  「为什么?你不喜欢这套衣服吗?」Roxie咯咯地嘲笑着他。

  「我较喜欢平口内裤,不喜欢三角裤,」Jim竟然鲁钝到底,这样说道。
  Roxie回答他:「那你就有大麻烦了。」Jim一脸不解。她接着说:「我们交换的不只是穿在身上这一套,我们交换的是所有的衣服喔。」

  「啥?」Jim全身紧绷。

  Roxie解释说:「如果你想要买些新衣服来用,别想了。这个咒语会强制你只能穿女性服饰。任一件男性服装你一穿到身上去,自动会变成女装。」Roxie大刺刺地坐着,双腿大张,两人摆在两股中间,品评道:「穿着长裤真不错,好自在。同意吧,Jim?」Jim在他的座位上扭捏不安。他想到分开双腿,坐得像个男生,但成果不彰。衣服紧紧地包住他的大腿,他被迫夹着两腿而坐。

  轻柔的丝绸那种奢华的官能感对他而言只是种骚扰。他试着合抱他的双手以保护自我。然而,他的每一个动作只会让他更加察觉到他的穿着。众目可见,他的一身穿着。他觉得像个男同性恋。

  Roxie向下看着她长裤上的腰带,说:「四角裤,我想我会时时刻刻穿着这玩意儿,穿起来宽松舒适。你喜欢穿三角裤吗?它是我最好的几件之一喔。丝绸的触感很美妙吧?不会让你觉得很有女人味吗?」Jim没有回答半个字。
  Roxie问:「那么,下一场比赛开始之前,你还要再下赌注吗?」
  Jim想要说:「不」,可是,那由得了他呢?只得不情不愿地说:「应该要吧。用十点,我用我的衣服赌你的衣服。」

  Roxie伸出手来摸上了他的胸部,说:「呒嗯,你的胸部很性感,但是我想看看你的屁股。你可以站起来吗?」Jim犹豫着,她又说:「如果你想赌的话。」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站起来。Roxie说:「转个圈给我看看。」

  Jim埋怨道:「好了啦Roxie,你看得到的。」

  Roxie手唔在嘴上露出沉思的表情。「唔,我不知道值不值得这么做,不过我真的需要你转一圈给我看看。」Jim叹了口气,为她转了一?。好几个观众席上成员终於忍俊不住,笑出声来。Roxie从头到脚打量着Jim。闪着光泽的金色旗袍出显出他男性身形。她说:「你可以坐上了。」Jim坐下来等待她的答案。

  她说:「真难以决断,我要用我的胸部和臀部来赌你的。」

  Jim抗议道:「不公平。我赌的只是衣服而已耶。」

  Roxie冷静地说:「好吧,反正穿着三角裤的人是你。」

  Jim沮丧地抚着脸。他只得认了。他说:「要赌也可以,可是要让我先选。 」

  Jim察看头上萤幕显示出来红蓝两方的战力分析资料。

  「比赛快开始了,」Roxie说:「快点决定。」

  Jim说:「这次我选蓝的。」

  数分钟之后,两位比赛对手进入会场。他们取了各自的标示牌,摆好姿示。
  看起来蓝色的魔法师好像可以轻松获胜。然而,在紧要关头,红色魔法师不凡的表现,破解了定身咒。观众再一次轰然雀跃。Jim也站起身来。他看着Roxie的胸部在他原来的衬衫底下波涛汹涌,心中担心着。如果这一次他又赌输,那对胸部似乎就会跑到他身上来了。他真不想要身上有两颗小草莓呀。擂台上两个对手一来一往,双方都使出他们最拿手的咒语。忽然间,一记电光从蓝色魔法师身上发出来,红色魔法师倒下。Jim满心欢喜,他赢了。Roxie则满心不悦。播音员现身,欢呼着的观众安静下来。他说:「各位先生,各位女士,裁判们做出了一个判定。蓝色魔法师用的咒语犯规,因此判作丧失资格。所以,胜利者是红色魔法师。」Roxie高兴得蹦上跳下的。

  Jim看着Roxie。她的跳动使得她的胸口波动不息,也使得她的胸部和臀部缩小了起来。它们好像车胎消风一样。几秒之间,她的胸部一片平坦。
  他望下一看。两个小团块开始剌出他的衣着。你可以感觉到他的乳头一整圈长大变厚起来。它们开始触及胸罩的布料。小山丘长到好似充饱空气的空球。胸罩为了支称里面新的内容物,肩带陷到肉里。随着双乳持续成长,他的乳头开始压在胸罩柔软的布料上。胸罩的弹性被绷住,把愈长愈大的胸部往后包覆住。Jim跌跌倒倒地想站得能够平衡他胸部多长出来的沉重负担。他的臀部也开始肿涨。

  他手伸到后面去,感受到他的两片屁股长得又圆滚又饱满。他的臀围也开以澎涨。使得他臀部周围的衣料变紧。因为腰上还是很有肌肉的关系,衣服在腰间挤得很不舒服。张大着嘴巴,一手在胸部,一手在屁股,他想:「不可能!」
  Jim跌坐到位置上,仍是一副不愿相信的样了。他手已经握着他的乳房了,脑子里还不愿相信它们真的跑到他身上来了。Roxie也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她看着他的胸部说:「它们在你身上看起来真好。它们那么有独特的女人味,而且,你的屁股也很好看。」她伸手下去抓她的屁股。「你的屁股多么结实,我喜欢。」

  Roxie再站起来,说道:「中场休息了,我们何不四处走走?」

  LBSALE「2」LBSALEJim百般不愿。不过,当灯光亮起,他发觉离开会场的客人们都偷偷地看着他。「好吧,」他松动了,站起身来。离开了会场进到玄关,他们成了注目的焦点。他们看起来好像马戏团的场边秀。招牌就是:「一对半男羊」。Jim大步走在玄关周围,优雅得活像个大老粗。
  Roxie说到失陪一下,答应说等一下会回到座位上,然后就把Jim独自留下来了。他觉得好像每个人都在注视着他,而事实上也是如此。

  一个爆走族走上前来,说:「你的脸丑到不行,可是我喜欢这对咪咪。」他的同伴们轰然大笑。一个乌亮长发身材性感的女飞车党转了个身,剑步上前。她那熠熠生辉的皮衣短裙,黑皮靴和成套的皮背心让她看起来不可思议地又性感又危险。她说:「听着,甜心,我想,唇膏的颜色用得对的话,你看起来也可以得漂亮喔。」他们又群起大笑。

  Jim很想大踹他们的屁股。然而,以他现在的状况,这不是个好主意。反而,用足下的三寸高跟,他旋转脚跟走了开。裙子对他双腿的限制不断烦扰着他。那群爆走族的其中一个人嚷道:「屁股也好漂亮喔。」Jim往肩膀后面伸出一根中指。因为觉得很噁心,他乾脆回到观众席去。Jim抬头看着大型看板上,下一场比赛的相关资料。战力分析对他而言眼花瞭乱,彷如天书。「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得要回他的身体才行。他可不要像个怪物一样地过一辈子。

  观众开始纷纷入场,Roxie出其不意地噗通一声,在他身旁的椅子上落座。

  不好意思地问道:「那么,你还想不想再赌一局?」

  「我当然要。」Jim回答道:「我赌100点。我的胸部和臀部回到我身上来。」

  Roxie上下打量着他:「再站起来让我看看。」

  「你早就知道我看来如何了,」Jim不悦地说道。

  Roxie坚定的声明道:「很抱歉,可是我想好好地看一看。」Jim叹息着起立。「转个圈,」她号令着。

  Jim很没力地转了一圈给她看,问她说:「可以了吧?」

  「可以了。我要赌我的脸,脖子,骨架,手臂,双腿和腹部,和你的交换,」
  Roxie宣佈。

  Jim抗议:「那根本就已经是全部了!不公平!」

  「你不得不赌,知道吗?」Roxie蹙眉说道:「不然你只得永远像现在这样。」

  她双臂交抱,转头看向别的地方。

  Jim哀号着说:「好吧,赌了就是了。」

  「很好,下好离手了,」她说完,不再有一点怒气。

  下场比赛开始之前,Jim押红色。两个魔法师出场比赛。一个快要发出咒语时,另一个快了一步。他们发出蛇,狮了,老虎等等到对方那边去。每个咒语很快被对方化解。Roxie和Jim身边的观众反倒是对他们两个人的「秀」比较有兴趣,而不太注意擂台上了。

  现在,Jim站起来大喊大叫。现在已是他的的胸部抖来抖去。看着Jim和Roxie一部份一部份地交换着身体,他四周的观众都觉得很有趣。Roxie也站了起来,然而,她的身体看起来已大不相同了。Jim可以感觉到他身后男人们灼热的视线注视着他充满韵味的丰臀。他加以理会,他只要赢就好了。「快点,」他大声吆喝:「打啊!打倒他。」

  魔法师们累坏了,没有人佔到上风。忽然,两个人同时施展相同的魔法,竟然造成了一阵魔法大爆炸。一大片烟雾遮住了两个参赛者。当烟消雾散时,观众一片鸭雀无声。虽然颤抖不已,蓝色的魔法师毕竟还站着。Roxie大叫:「耶,我赢了。」话才到一半,她的音调沉了下去。

  Jim感觉到他的身体在收缩,缩成Roxie之前的大小。他的腰缩到他的旗袍可以看起来自自然然。他的手臂和双腿变得平滑优雅。他的脸开始扭曲变形。「怎么了?」说着,被他喉头出来的声音吓到,他说:「我的声音。我的声音怎么了?」抓着他的颈子,他看着Roxie。Roxie,用男中音,回答道:「因为脖子。」

  四周的观众轰然大笑。Jim又满脸通红地坐下来。头埋在双手中说:「这不是真的。」在他向下的视线中,他看到包在丝绸中的双腿。他真想死了算了。他现在唯一的慰藉只剩下他双腿间熟悉的肿胀感了。他告诉自己:「至少,我还有我的最终兵器。」Roxie在他身旁坐下。她那充满女人味的一举手一投足,和她现在男性的身材强烈的对比。

  Roxie说:「我们再赌一局吧。」Jim知道接下来她想要什么。他决定不要用他的小老弟来当赌注。Roxie说:「我赌300点。若我赢,我个交换灵魂。我女性的灵魂换你男人的灵魂。」

  Jim迷惑了:「你要交换灵魂?」

  Roxie暧昧地说道:「对啦,我就赌这个啦。」

  Jim太了解她的意思,可是他知道他自己要什么。他想要回他的身体,「好吧,我赌我的胸部,脸,臀部和腰,用你的交换。」他想,那些是让他看起来像个男人最起码的需要。Roxie回答他:「赌了。这次该我先选,我选红的。」

  等待比赛开始之前的这段时间真是一种煎熬,好像过了好几个小时似的。他在座位里不安地动来动去,他不晓得双手要摆在身上的什么地方才对,多么陌生身体。更惨的是,他的衣服对他的一举一动都有很大的束缚。不过,这种种倒像是一副手套一样,渐渐上手了。他的内心痛苦不已:「我是怎么搞的,怎么会让自己变成这样?」他望下看着自己女性化的身形,才一会儿之前,他还在看这坐在他身边的这么一个性感女郎,而现在他跟这个性感女郎是贴近得不得了了。
  漫长的等待之后,比赛总算开始。没一下子观众又都站起来跳脚,大呼小叫。
  Jim跳上跳下地为他支持的魔法师吆喝。他在面前挥舞着他那小巧的拳头,他的身体每动一下,他的胸部就摇晃不已。「快点,冲啊,你会赢啊!」战?一来一往。有一刻,似乎蓝色的魔法师会赢,红色的魔法师被束缚咒给逮到。观众都屏息。红色的魔法师大声喊出一段咒语,在最后一刻脱身。擂?上的斗争是残酷无情的。他们你来我往,都竭力要佔到优势。蓝色的魔法师喊出一个强力的咒语,红色的魔法师跳到台下闪开。从台下,他也施展魔法。白色电光从指尖激射出来,蓝色的魔法师被重重一击。红色魔法师射出又一道雷光,蓝色魔法师?倒在地。

  观众喧哗四起。没力地,Jim双臂垂在身侧,看着他那落败的魔法师被抬出场。

  一种微微的剌痛感从Jim身体里面涌现。感觉起来好似有一股微弱的电流流过,愈来愈强。有个稳定的力量压在他仅剩的男性象徵上。正如他心中的恐惧,他看到旗袍之前的隆起开始收缩,有某种力量使得他的器官被压住他的身体里,好像有一条蛇爬进他的下腹。他的双腿之间被压平了。Jim可以感觉到在大腿之间仅存的微胀之上,开出了一条缝隙,愈开愈长。Roxie现在则得到了他全副的身体。「喔,天那!不见了!」他欲哭无泪:「不可能,不可能。」他叫着。

  身后一个惨酷的人大声鬼叫道:「嘿,宝贝。你电话几号啊?」Jim试着不理他。他伸出双臂看着自己。「这不是真的,」他反反覆覆的说着。

  「那么,从凸的变成凹的,感觉怎样?」Roxie问道。

  Roxie的话深深的切中他的要害。他感觉得到两腿之间的空虚感。「男人不可能变成女人,」Jim在震和不可置信的情绪中说道。

  「你不是个男人了甜姐儿。」Roxie拍了一下他的屁股,说:「我相信一定有某个男人将会享用到这个小宝贝。」

  Jim睨着他视线下方曾属於Roxie的身体。一阵惊恐,他坐下来问道:「怎会这样?我们赌的是灵魂,不是器官。」

  「在这个地方,那就是性器官一种婉转的说法,」Roxie解释道:「我没有告诉你吗?」

  「我该怎么办,我要怎么跟我的老闆解释?我要怎么跟我的父母讲?我得要回我的身体,」他说道:「Roxie,你得再跟我赌一次。」

  Roxie说:「站起来转个圈给我看看。」

  Jim抗议道:「你知道我是什么样子,你自己已经看了一辈子!」Roxie却只是等着他自己不得不依。Jim唧哼地说:「好吧,」然后站起来。Jim发现周遭每一只眼睛都在盯着他转圈。他现在可成了男人欲望和女人嫉?的焦点,他是在场最漂亮也最性感的女人。Roxie说:「很好,你很性感,可是,我恐怕你身上已经没有什么我想要的东西了。」

  Jim坐下来,他分辩道:「一定点有什么吧。」

  Roxie默默想了一回,说:「我可以花50点来赌你的身份。」

  这回Jim可学乖了,Jim问道:「那代表什么意思?」

  Roxie随口答道:「那表示你变成Roxie,而我变成Jim。一旦我们再回到外面的世界,你就永远是Roxie了。」

  Jim回答道:「你想要得到我的身份?为什么?人们不会自然而然地把你当成是我吗?」

  Roxie说:「不认识你的人可能会。这不管怎样都已经足够说服任何人我就是你,反之亦然。不过,那不是我所想要的。我想要的是你的性别之灵。」
  Jim说:「我的性别之灵?」

  「没错。你的性别之灵就是让你可以吸引异性,排斥同性的东西,」她说:「你也可以称之为性之灵。我想要可以吸引女人。」

  Jim嚥了一下口水,答道:「好吧,但是如果我赢了,我要取回我的男人魂。」

  「不,我可不这么想,」她把她男性的手放上Jim的腹部,轻拍了一下,说:「我认为你需要保留你的新玩意儿。还有,我已经开始享受到我两腿之间的充实感了。」

  「你不能拒绝,」Jim抗议道:「我要和你对赌。」

  「我知道,不过我要保留它们,」她坦白地说。受挫之后,Jim应道:「好吧,我赌我的腰和屁股。」

  Roxie说:「不行,只有腰。」

  Jim没有选择,他说:「好吧,赌了。」

  Roxie拣了蓝色。他们两个都静待比赛开始。播音员步入赛场中,执起麦克风说:「很抱歉,先生女士们,然而,发生了一个意外情况。红色的参赛者在更衣室受伤了。」观众们发出抱怨的吼叫声。他又接着说:「别担心,他没事,六个月之后就可以伤瘉回来参赛了。蓝色的魔法师以不战胜。」Jim抗议说:「不公平啊,他们连比都没比。」

  一种鬼魅似的灵体开始从Jim的娇躯内飘出来。这幽灵似的东东半透明的样子,看起来像之前的他。它从他身上往Roxie飘去。相同地,另一个形为Roxie的灵体向他飘来。他的双眼睁得大大的看着那东西望他飘过来。Jim伸出双手一副想要阻止它的样子。它在他的身体上安下来,彷彿一个发出冷光的毛毯。那外形在他身上停留了一阵子之后,就好似被吸入他的体内了。抬眼凝视时,正好看到他的灵体进入Roxie的最后一刻。

  Jim?在椅上注视着虚空。Roxie伸伸懒腰,宣佈道:「我得走了,很高兴和你赌搏。」惊吓未定,他看着他的身体起身跑走了。「等等,我和你商量商量。」

  身为一个高跟鞋的新手,他才追出去,就被另一个人的脚绊了一交。「用我的身体走回来,」Jim大喊。他脚踩高跟鞋,尽最大的努力追上去。一试着要跑步,他的胸部就上上下下地弹来跳去。Jim推门冲过通往穿堂。「她那儿去了?她得把身体还我。」

  远在穿堂的另一端,Roxie正在和一个黑发美女说话。那位黑发美女惊人地貌美。她身上穿的蓝长袍子温顺地贴合在她如沙漏一般的身形上。她的面庞看起来宛如来自加拿大的女歌手ShaniaTwain(仙妮亚唐恩)。她伸出双手环着Roxie,发出愉悦的笑声。她说:「我不信,你看起来很好啊。」
  Jim急急忙忙地跑上前:「你不能像那样子就弃我而去。我要要回我的身体。」

  Roxie辩驳道:「我想你搞错了。这现在是我的身体,而且我喜欢它。我确定和我原来的身体在一起,你会很愉快的。」

  那黑发美女说:「你好漂亮啊。我相信某个Q的男生会搭上你。」

  Roxie和那黑发美女手勾手,转身走开去。Roxie把她健壮的手一路从那黑发美女的背伸到她的臀上,轻柔地捏了一下。Jim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看着他的身体离他而去。

  一个男人走到Jim身边来,说:「小姐,你把你的皮包忘在里面了。」Jim从他手上取过皮包来,说:「谢谢。」震惊之余,他只能默默地,晃呀晃地走开。他坐在穿堂一张椅子上。「我是男人,不是女人。」然而,他胸口上乳房的重量,做出了不利的证辞。他试着去思考他应怎么办。他想:「也许有人会愿意和我对赌。」就在此时,观众们开始走出竞赛场。他起身问一位离场的客人:「怎么了?」那个男人回答他:「比赛结束了,下次要再等六个月才有。我真希望他们更常举办。」

  这几句话好似大炮一样轰向他的耳朵。「六个月?我等不了那么久。」
  那男人问:「你叫什么名字?」

  想都没想,他应道:「RoxieMaxwell。」

  那男人说:「我叫Jake。耶,想不想吃点晚餐?我知道一些很棒的地方。」
  Jim走了开,说道:「不,我不可以。」

  Jake在他身后叫道:「也许下次吧。」

  Jim看到Kevin从另一边的一个门出来,Kevin扫视着群众。以穿高跟鞋最快的动作,他匆匆赶过去。Jim趋上他,说:「是我,Roxie。我是说,我是Roxie。

  喔,停下来,我不是一个男人,我是一个女人。「魔法迫使Jim去设定他的新身份。

  Kevin回应道:「很高兴遇到你Roxie,可是我在找我的朋友Jim。你有看到他吗?」Kevin开始描述着Jim原来的长像。

  Jim打插说:「那曾经是我,或者说,我曾经是他。」

  Kevin仔细地看着他眼前这个美色惊人的女人,敬畏地张大了口。她是个覆之以丝绸的幻想,她,或说是他,光彩闪耀。Kevin问道:「Jim你在那里面吗?」

  Jim点头肯定,说:「对,是我。你得帮帮我。她带着我的身体跑掉了。」
  Kevin说:「某个美丽的女人偷走你的身体?」

  「不,她没有用偷的,」Jim回答:「我把它输掉了,可是,不公平啊,在这里我是新来的。」

  Kevin用眼光打量着他身旁这个美女:「若你真的在里面,很遗憾,小妹妹,我什么办法也没有。似乎你是被卡在女装我高跟鞋里了。」

  「是你把我带进这一团混乱的,」用一种指控犯罪的语气,Jim说道:「你得帮我摆脱它。」

  Kevin想了想,说:「或许我有可能帮你把你的身体赢回来,如果你还没有交换」灵魂「以至连你的性别都变了。」

  Jim张大了口,他回答:「如果我们交换了呢?」

  「别跟我说你已经那样做了,」Kevin转着眼珠子说道。

  Jim说:「她就是要和我赌,她不让我赌别的东西,我不得不。那会怎样?」
  叹着气,Kevin双手搔着他的棕色短发,他说明道:「会怎样,就是你变不回男人。你可以变成另一个女人,可是不是男人,再也不行了。」

  Jim的一颗心直往下沉:「你说再也不行了是什么意思?我要再当个男人。」
  Kevin说:「我想不可能。在这儿等一下,我得和某个人谈谈。」
  Jim看着Kevin趋上一个形容高雅,蓄着灰白发子的男人,两个人低声交谈。

  Jim受不了这个样子,他得听听他们在说什么。他趋上前去,打插问道:「你们能帮我吗?」

  那男人拈着你的髭鬚,用英国腔说道:「不,正如我向你的好朋友说的,我恐怕你永远是个女性了,你永不会变回来,这对你的来生来世也一样。我很遗憾小姐。」Jim的心沉到底了。

  Jim打头发从眼睛上拨开,转身走开。试着去思考,他轻咬他的指关节。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Kevin走到Jim的身侧,说:「没是的,你会了解。」

  Jim生气地回答:「那怎么会没事?我才刚认识了一个好女孩,我们才刚开始约会。你要我跟她说,没事,我只是个被困在女人身体里的一个男人?是男是女希望你嫌弃?」

  Kevin回答:「技术上来说,你不再是个男人了,你现在是个女人。」Kevin马上发现他说错话了。

  Jim两手抱在他的双乳下方,走开去。他说:「谢谢你帮我釐清观念,我还真没想到。」Jim想了一秒之后,怒气沖沖地向穿堂的出口走去。

  Kevin追在Jim后面,他在外面追上了他。抓着他的肩膀,他强迫Jim转过身来:「你要怎么办?」

  Jim宣佈:「我要去报警,这是违法的。」

  「你不会想要那样做的,」Kevin回答。

  Jim挑衅地说:「为什么不?」

  「那比变成女人还要糟,」Kevin说:「相信我,你不会想要惹火一大群巫师的。我去找辆小车子,马上回来,你等着。」

  Jim看着Kevin跑开。他站在那儿等待的当儿,他听见灌木丛里传出人声。

  Jim走过去,往枝芽间张望。那个负责泊车的金发美女正在和某个男人说话。

  那男人说:「我不相听到你的抱怨,你已经失去客观了。没人逼你输掉你的身体,也没人逼你赌上你的自由。」

  她说:「但是我…」

  他回答:「没什么但是。如果你有足够的点数可以买你的自由,那好,付钱给我,我可以放你走。」

  那个女人望着地上,说:「你明知道我没有。」

  那个男人说:「那我希望你说你是我的财产。」

  她逆来顺受地说:「我是你的财产,主人。」

  那个男人逼她下跪。他取出他的阳物,命令道:「吸。」女人迟疑着,他用力捏开她的嘴巴。男人把阳物塞进去时,那女人又咳又呕的。男人声明道:「我说,吸。」那个女人噘起嘴,开始「做」他的那玩意儿。

  「Jim,你好了没?」Jim吓得跳了一跳,转过身来。是Kevin。Jim很快地上了车子,紧紧地抱着双腿,他恐惧地问道:「你可以输掉自由吗?」
  Kevin回答:「可以啊,你干嘛问?」Jim说出了他看在灌木丛中的见闻。

  Kevin说:「我晓得那个傢伙,他真是个混球。相信我,事情并非都是那个样子。

  大部份的魔法师对他们的奴隶都很体谅的。「Jim也没管了,他只想回家。
  快到泊车处时,Kevin说:「我猜想你将会回去你的新家吧。」

  Jim想了好一会儿,说:「我的新家?」

  「你们互换了人生,」Kevin说:「那表示你现在是Roxie,你住在她家。」

  LBSALE「2」LBSALEJim在他的皮包里找了找,找到一个皮夹。打开来,他取出了他的驾照。那上面是Roxie的照片,一旁写着她的名字。Jim念出了住址:「樱桃西大道1321号」说:「我猜我住在这个地方。」
  Kevin看着那张驾照,说:「我知道那附近。」泊车女郎开来两台车,Kevin说:「跟着我开。」Jim把皮夹放回包包。

  Jim走近那台棕褐色的Lexus并且仔细地看了看,它是新的。泊车女郎把车门打开。本能地,Jim伸手要去拿皮夹子,却只摸到他那覆着丝绸的丰臀。了解到了他的失误,回头打开了他的皮包,取出5元美金的钞票,给了那泊车女郎。

  Jim本来还想像男人似的,一次一只脚上车。他迅即发现到他的旗袍容不了他那么做。「笨,」他说,只得先坐了下来,再转身一晃,把两腿带进车子里。Jim看着泊车女郎走开,她的短裙在那可爱的屁股上随着每个脚步跃然款摆,他想到要跟她要电话号码。然后,他记起了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除非她是个同性恋,不然这个泊车女郎大概没兴趣吧。Jim叹息了,他再也没有机会,再次去明白和女人做爱是什么滋味。

  Kevin的车子早以快速地滑向大门去,Jim甚至已看不到他了。对Jim而言,要用高跟鞋来控制油门和煞车实在是太艰难了。

  在大门之外,Kevin等着Jim。Kevin领着Jim走过一条条很不熟悉,好似迷宫一般的路。后来,Kevin沿一条长长的私人车道开向一幢大房子,看起来少说有5,000平方呎。车库门自动地为他而开,里头停得下三台车。

  Jim从那台Lexus下来,看到另外两台车子,其中一台是BMW,另一台是Jaguar。

  在房子的内部也一样壮观,大理石地板上铺着波斯地毯,而灯饰上装饰着精緻的水晶。在墙上,巧妙地安排,悬挂着数幅原画。傢俱不是原木就是真皮的。多么昂贵的景观啊。门被敲了一声,害Jim吓了一跳。找到前门在那里以后,他开门看到了来人是谁。「你怎么那么久,」Kevin埋怨道。

  Jim回答:「因为我觉得好像闯进别人家似的。」

  Kevin环顾四周,说:「我可以理解,这地方真让人吃惊。」

  Jim在一个灯?上安置好他的皮包,说:「我真搞不懂,为何Roxie要和我交换生活?她年轻又貌美,显然也很有钱,干嘛这样做?」

  Kevin在沙发上坐下,应道:「不晓得,兜不到一块儿。」

  Jim在近旁一张椅子上坐下,说:「现在呢?」

  Kevin拿出他的行动电话,说:「我打一通电话。」Kevin拨了号码开始跟对方讲起话来。他叙述了情况之后,眼中露出明白了什么似的光釆。「喔,我了解了。很好,那就可以说得通了。谢谢,我待会儿再跟你联络。」Jim坐在椅子边缘上急切地等待Kevin的说明。

  Kevin挂上电话的那一秒,他问道:「如何?」

  Kevin靠上椅背,说:「你有看到Roxie跟一个黑发美女在一起吗?」
  「有,」Jim回答。

  那个黑发美女是Roxie的堂妹,名叫TrixieMaxwell。显然,她们彼此之间有些什么,「Kevin说明道。

  Jim问:「有些什么?」

  「对,有些浪漫的什么,如果你知道我的意思,」Kevin解释道。
  Jim做了个表情,说:「喔!我知道了。」

  Kevin继续说:「她们很小就彼此相爱了,想要结婚。然而,那会违反数条州和联邦法律。我猜他们找到办法克服了它,那就是你为何会被扯进来。藉由得到你的身体,法律不再是问题。若Roxie变成你,她们就可以结婚了。」
  Jim啪地靠上椅背,把长裙拉到大腿上,把两腿大大地打开。对Kevin来说,看到这么一个美女坐相这么不淑女,实在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一络头发垂到Jim的脸上,他把它吹开,说道:「这个故事听起来好像白天脱口秀的段子。」

  几分钟之间,两个人无言地坐着。后来,Jim总算开口:「现在呢?」
  「我真的得回家去了,」Kevin回答:「我得去溜狗,趁它还没有把我的地毯抓坏。」

  Jim坐直身子,说:「你要回去了吗?是吗?」

  Kevin犹疑了一下,然后说:「我觉得我可以回去了。」最新消息已使Jim冷静下来,Kevin起身走向门口,他说:「我几个钟头后就回来。」
  Kevin离开后,Jim不晓得自己一个人要干什么。他在屋里四处游走,最后来要楼上的主卧室。望进藏衣间,他决定去更衣。伸手到背后,他摸来摸去找背上的拉炼。「女人到底是怎么办到的?」他埋怨着。抓到小铁片,他把拉炼拉下,Jim让衣服自由落到地板上。平常,他会就让衣服躺在它落下的地方。让这么漂亮的旗袍就躺在地上似乎是一种罪过。他将它拾起,挂到空的衣架上。
  回到卧房,他注意到有一个衣橱。他想:「里面也许有些轻便一点的?」Jim站在那衣橱前面,看着穿衣镜里的自己。看着他自己的身体包覆在金色丝质的三角裤、胸罩、吊袜带以及黑色丝袜之下,他置评道:「我看起来像个花花公子杂志的双褶大内页。噢,如果我能遇见一个这样的女孩。」接着他一时兴起,开始描述起自己的形容姿色来。

  突如其来,Jim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欲望,想要穿上一件棉质三角裤。或许这不是平口四角裤,然而他可以假装穿的是子弹内裤嘛。不过,在他看过的每一个抽屉里,只有丝质或绸缎质料,款式性感的贴身内衣。「不要吧,」他抱怨道:「总该有些平常一点的衣服吧。」并没有。

  「有钱人都不会穿得轻轻松松吗?」他曾和一个女孩子同居一年,而他记得她有一大堆日常起居的穿着啊。「只能说是我的运气了,」他喃喃地抱怨着。沮丧之下,他把抽屉用力甩上。「我想我只得继续穿着这一身衣物了。」

  由於不想要身上只穿着内衣裤地,到处走来走去,他从衣橱里取出一件蓝色针织杉。他把着这件衣服拉上他的手臂,再把头套过给颈子的洞。如果身为个男人,这件衣服只会直直地沿着他的身体滑下去,现在的情况不是这样了,它全挤在他的乳房上面。他将之拉过双峰之巅,说道:「我想我得习惯身上有这些东西。」
  这裙子可真能秀出一大截腿,他试着把裙的底沿向下拉一点。「这么短,真讨厌,」

  他若有所思:「想来,我也拿它没辄 .」他匆匆穿上了一双凉鞋,然后下楼去。

  Jim在房子里四处晃来晃去。他到了起居室,然后去了餐厅。接着,他又回到起居室。「这样好个产业里却没有一台电视机。」Jim望了望杂志架上,想找点东西看看。「Glamour(译按:杂志名,诱惑力)」不合他的调调。Jim继续四处晃荡,直到后来他来到了个舒适的小窝。「电视机,」他高兴地说道。在录影机嘴里啣着一卷录影带,近旁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放映我。」Jim打开电视,把带子推进去。坐在茶几上,专心看了起来。

  画面上了萤幕,是Roxie。「那个谁谁,你好啊,」她说:「此时此刻,你正穿着我的内裤,应该是很令人满意的吧。也许你对之很欣悦,但也许不会。」
  Jim对着电视机回答:「没错。」她继续:「这样子对待你,我有我的理由。在茶几上,你可以找到一个资料夹。过着我的生活,所需要知道的资讯,都有里面。

  里头有关於我个人,以及我的财务上的资料。有一件事我确信你会很乐意知道的,就是我很富有。我从家族里继承了数家企业,它们大都自行营运得很好。另一件好消息是,数年前,我赢了一个青春咒。你不会老,你会保有你的青春美貌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我已经决定我要所有的改变都是永久性的,所以,享用我的身体吧。好吧,现在是你的身体了。我也留了一些有关妇女卫生,化妆,以及发质保养的资料,你会想要仔细地阅读的。如果你化妆化得不好,女人们的批评可是很残酷的。「」我跟你打赌,「Jim很讽剌地说道。

  这卷录影带里的Roxie靠上椅背时,正想要关掉录影机。「还有一件事,我有在吃避孕鶿,所以你或许也想继续吃,当然,除非你想当妈妈。祝你好运,拜拜。」带子被卡掉了。

  Jim打开眼前的资料夹。他流灠过财务相关的声明文件,光是她的信託就有两千万美金。这还不包括好几家公司的股权。细仔地,他注意要最近在义大利卖掉的房地产,价值五百万美金。所得转成了可自申转让的票子。「显然,她找到了一个方法,让她自己可以带走一些现金。」

  门铃响亮。一定是Kevin。心里高兴有人作伴,Jim应了门。Kevin揹着一个背包和一架数位相机站在那儿。「我想我得花掉一整个晚上了,」他走过Jim的身边说道。

  Jim问:「那台相机要做什么的?」

  在沙发上坐下来,他回答:「我想要给别人看你的照片,看看有没有人知道一些你的过去。」

  Jim在皮椅上坐下:「你不用对我拍照,我找到了一卷录影带…」Jim解释道:「我似乎身价数百万。」

  Kevin很难把心思集中在Jim说的话上面。Jim又一次张开他的两腿坐着。

  而这一次,他穿着一件又短又紧的针织衣物,而这充份展现了Jim两腿之间一览无遗的景色。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4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