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色】

字数:45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女官对任务报告的梳理工作接近完备,捧着点好的一杯薄荷味茶,赛克森娜漫步在「魔女级」浮空舰的休闲大厅内,TIRA的雇员制度以精简干练为指标,因此未有许多人逗留在此。

  指尖划过漆黑钢琴的琴盖表面,崭亮的蜡油映射出佳人柔滑的曲线,印竺血统赋予泰米尔美人以异国情调,可惜由于繁忙工作的关系,她少有机会开展属于自己的恋情,父辈投入科研事业后纵使仍关爱有加,可她总觉得这和正常人的生活相去甚远。

  逐渐接近的动荡海面,不断远去的恒久天穹,直至目力所及之处……海天一线。

  「人老了,想的事情就奇怪起来,最近经常见到你在休闲大厅的观景台看海~ 布朗尼小姐。」熟悉的声调,慵懒的声线,仿佛什么事情都不上心,也仿佛什么事情都无法让她烦心。

  「牛仔小姐吃完马卡龙后贪得无厌,还想吃布朗尼吗?」

  错步闪开朱迪的魔爪,坐在钢琴上的女官翘起长靴,侧头道,以女色撩拨起同僚来:「如果允许我后入你的话,我不会拒绝的哟~ 」

  波浪棕发蓬软抖动,刘海下紫瞳一闪,警司小姐罕见披上TIRA的外套:「哎呀呀~ 许久没和你卷床单,赛克森娜小甜心,你的卡路里是不是过分膨胀了?」

  「要舔吗?」挑起靴尖,泰米尔女官的神色异常玩味。

  「真是恶劣的玩笑,不妨对我的马卡龙酱开去~ 」

  明白在言语上行动组较量不过内务部,女警不知何时贴在了女官的身前,两道曲线彼此契合,以下乳磨蹭女官的上乳,赛克森娜无法抑制地一声娇呼,腮红不可避免地收罗在朱迪的秋波坏笑中。

  「明明摒不住了吧~ 平时演得像个女强人,可是那里的痒可是止不住的~ 这和臭男人们喷射的欲望是一样的哟?到了总部后我还会亲自拷问那个孩子,你想来吗?」

  「我才……」

  分神的一刹,女警绕后的白手套便完成了对女官的手铐PLAY,将她的双腕锁在棕色调的典雅吧台边,动弹不得。

  「这里没有人的……小甜心,一个小时足够了……」

  「朱迪,你太过分了?」

  「是吗?可你的小猫咪可不是这么叫的?这是为什么呢?」

  不仅是逮捕高科技罪犯的牛仔,更是驾驭巫山云雨的骑手。

  赛克森娜有些后悔为何要心血来潮地撩拨旧友,明明想好了……要找个男朋友的……不再和朱迪姐姐……玩……玩这种羞耻的游戏!

  嗯啊!

  熟练地触摸肌肤外的每一寸敏感所在,咬着女伴耳根的女警细语呢喃:接下来我说的每一个字都听好了……不准忘掉……

  不是指示PLAY,维持调情的样子……

  对……

  桌球桌下、吊灯之上的隐蔽摄像器材们注视着一出荒诞戏码的发生,却不知内在孕育的果实味道如何?

  睁大眼睛,光束射入,排队长龙的末尾之人瞳孔虹膜本能收缩。

  采样完毕,除任务目标外,全员确认为TIRA雇员。

              请高级雇员出列

  行动组干员切尔希。朱迪内务部参谋安莎亚。赛克森娜妮娜。丽莎诺娃
            科研处第二科科长白头鹰

          A 级任务捕获怪盗马卡龙完成

         绩效点数将在本月23号计入个人考评

  现在!各就各位,解散!

  在回到常规岗位前,诸位有三天的短假期享用。

  超现代主义风格的洁白大厅约有一个11人制足球场大小,空旷简约的陈设使得投影屏下的音响设备敲出回音。

  伸了个懒腰,不见疲态的女警收起TIRA的制式外套,恢复原来那身大和女警的打扮。

  「好久没回到诸神座~ 不知道委员们还好吗?TIRI~ 」

  人工智能以那单调的女声丝毫没有起伏地回答:「多谢朱迪小姐关心,各位委员的身体和精神皆处于良好状态。」

  然后,是那个人雌雄难辨的指令。

  「牛仔酱?别来无恙,马卡龙可口吗?」

  微瞥另外几位同伴不为所动的表情,警司小姐难得平淡回复:「比想象中还要好吃。」

  「那——什么时候得到回收的情报?」

  「72小时之内。」

  「静候佳音,顺带预祝你下午茶愉快。」

  看来这件事的浑水……比上周五用来消遣的数独还要复杂……

  不过……我暂时可没有兴趣掺和其中,及时行乐即可。

  从大堂步入生活区的向下甬道内,女警扫视着玻璃外云雾缭绕的景观,距地面12千米,基座以光学迷彩修饰,宛若古巴比伦的空中花园。

  反智主义沙漠中人类科技的最后绿洲——诸神座。

  办公高跟踏入私人生活区后自然卸掉,后勤库的女性成员早早送来了她在舰艇上的行李,早已见怪不怪的神情说明着朱迪拷问事物的频繁。

  「下午好啊,马卡龙酱?似乎女仆小姐清洁过你的身子了,滑滑的触感很讨人欢喜,那……她有没有为你的小水枪套上真空榨精器呢?」

  四肢成X型固定在行李推车的架子上,背后同样被悬挂的是御姐的两件行李箱。

  男孩羞耻的表情认同了女警的说法,昂扬的短小武器受适才女仆的服务和而今物化的羞辱指向坏笑的罪魁。

  牛仔拨开后勤库派发的女式短裤,拉到大腿部位,全然解放那不安分的公鸡在空气中雀跃。

  来吧!

  快乐拷问第二弹!

  你呀~ 什么时候能成为好孩子呢?

  REBEL出产的顽皮小孩。

  「首先,吃些东西吧。」

  剖开果篮里的一只香蕉,玩味地晃动在饥饿的男孩眼前。

  「一定很饿吧~ 射出了那么多对不起果汁喝白色牛奶,又被敬业的女仆通柜灌肠,榨出最后的存货,你的胃叫得很难受呢~ 」

  舔着香蕉的头部,侧颜对着怪盗的女干部轻轻发出「咂吧」的娇响。

  「冲TIRA的女干部哀求的话~ 她会不会给我呢?如果被拒绝的话,是不是很丢面子呢?」

  率先抢白,女警抱住马卡龙那娇小的身躯,耳语道:「不用担心的~ 大姐姐可不喜欢用这种方式虐待俘虏……」

  深吻过后,嚼碎的果肉输入幼小囚徒的食道,缓解了他受食欲的折磨。
  「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两足禽兽,这一点分量显然是不够的~ 可我的仁慈貌似欠费了,还想要更多食物的话,得凭借白色牛奶等价交换哦?」

  拉着推车经过宽敞的客厅,摁下暗门密码,马卡龙被带入了朱迪小姐的私人密室。

  奇妙的玩具品类繁多如星尘,在弧形的墙壁上惹人一睹为快。

  胀痛的下身没有忍耐的觉悟,反而火上加油。

  「我这是……怎么了?」

  男孩的思绪飘忽回到半小时前……

  宽敞明亮的甬道内人影川流,忙碌得后脚跟都难以持久着地。

  作为TIRA的总部,诸神座的进出物品吞吐量不亚于小型国家的海关,为排除反智主义恐怖袭击的威胁,不免要进行繁重的安全检查。

  常用的波谱扫描不足以检查出纳米量级的超微机械,这种工作仅能利用智械完成。

  「呀咧~ 呀咧~ 还有两个小时零十七分钟才轮班,这种程度的操劳……毫无人性啊~ 」

  控制台前的操作员透过玻璃窗望向下方工作间的智械大军,挠着金发,百无聊赖地吐槽着。

  「那丽萨小姐……办公室的打扫工作完成了,我该打卡下班了。」

  「嫉妒你这只需清洁精细房间的女仆……莫嘉娜酱……」

  亮绿的发色接伴精致的发髻,亲和的微笑春风化雨,只是左眼瞳孔的光泽过分明亮……破坏了整体的和谐感。

  机械义眼……

  「虽说是下班了,但还要一件活要做……」

  内心念叨独白,女仆小姐推开暗室的门,熟练地在黑暗中按下墙上的开关。
  ——作为TIRA影子议会的下层成员,上峰的荷尔蒙控制实验计划应该由我——读作小女仆,写作络新妇的清道夫完成!

  呀~ 被女警榨成这副腔调了吗?

  丢脸之极啊~ 马卡龙酱?

  或者说……怪盗先生……

  「你是?」

  「不需要了解,只需要屈从。」

  四肢张开,呈X型被固定在灰色框架上,两只小臂和两只小腿被套入厚实的机械圆筒中固定,羞耻的枷锁令怪盗不可抑制地脸红,受过朱迪小姐的「惩罚」,男孩却也没有那么容易坦然地裸身面对其他女性,唯独那反抗公权的桀骜惨淡消退到了孩童的本性中。

  「让女仆小姐仔细清洗你的不净之躯吧?顽皮小孩!」

  狭长的真空吸器装置将整只公鸡纳入其中,还有许多富余,素指微顶柯秋莎头饰,女仆的围裙卷携妙体,肆意外张。眼见莫嘉娜操持着用作榨汁的人间凶器,马卡龙的畏惧眼神几欲从红色眼罩中射出。

  「不要啊!会被吸干的!」

  「的确如此哟?如果你继续继续淘气的话,我会开到最大档。感谢朱迪小姐的仁慈吧,她说像你这样孱弱的雄鸡,只堪堪凑得上一档。」

  以科研的审慎态度凝视玻璃长管内的实验对象,花俏蕾丝手套递向怪盗的股间。

  「为什么?还是这么小啊?」

  羞涩难当,男孩别过头,默不作声。

  「是被榨的吧,真是的,朱迪那个坏姐姐。算了,只能刺激以后再采样了?」
  机械义眼的瞳孔光泽愈发光亮,不可见波洞彻男孩的躯体。

  「很发达的前列腺呢~ HIEPH- 2C的作用吗?」

  以檀口解下右手手套,绿发女仆的口吻有些飘忽:「事故夺取了我的左眼和右手,可这义体……也为我增添了些许便利……这大概就是火灾效应吧(笑)」
  惟妙惟肖的人造皮肤褪去肉色,转为亮银后可以目睹右手的食指改组为钻头构造。

  「来吧~ 滚动起来~ 我的实验肉猪。」

  冰凉的触感刺穿洞庭,被拘束的男孩挣扎不开,可更让他绝望的是……那绿藻头的可恶女人抿嘴狞笑,摁下了真空吸器的开关。

  啊啊啊啊啊啊!

  前后夹击的快乐绷直那玻璃长管内的短小囚徒,抖动四肢,无济于事,羁押在X型枷锁内的马卡龙下体为沛莫能与的吸力拉扯。

  「这!这!这!只是一档?!全档的话……会被……会被扯下来的吧!!!嗷嗷嗷!」

  霎时间,激射的白色浆液涂满玻璃罩子,完成污秽对洁净的美妙亵渎。
  「实验样本采集完毕!清洁工作开始!」

  沾染唾液的娇舌……拂过男孩的身体和他的眼皮,捎给他片刻安宁。

  之后的回忆渐渐模糊,隐约记得:清洁毛刷爬过体表,瘙痒从肌下升起,红得自己的身子……

  嗯?

  受过女仆服务的躯体此刻不知为何在女警面前愈发可人,马卡龙肤上薄薄的油光析出男孩特有的可爱,情窦初开的怪盗先生半推半就地被朱迪小姐以左手把持在怀里,警司小姐吮吸着他的舌尖,欣然调戏之余斜瞥小小囚徒胯下几欲炸裂的长枪。

  「比先前大了一些吧,是不是下次要换二档才能吸干呢?开始长大的顽皮小孩?」

  「不要~ 我……我会被榨干的……」

  含混的求饶引得御姐退出正太的小口,平静微笑下波涛涌动。

  「那么……很多对不起果汁会出来的吧~ 你也就该从坏孩子毕业了。」
  微吓的少年眼见警司小姐的手背到紧身裙后,不由自主地淌下滴滴冷汗。
  还好只是运货框架的遥控器。

  「别放松太早哟~ 这个架子可是多功能的?」

  卸下两件行李,X型束缚装置随滑轮滚动,停息于立方框架的中央,稍一变形,男孩便从四肢叉状张开的羞耻之姿降格为四体反扭到背后,肚脐朝天的可爱形态,唯有那初体验后的竹笋还昂首向天。

  「你……你要做什么?」

  「让你终生难忘的事情……」

  舞了舞掩藏在手套内的袖珍剪刀,女警戏谑地俯视马卡龙惊恐的神色。
  「放心啦~ 才不会阉了你~ 但要是心情不好的话,说不定会失手的?」
  剪开裹挟曼妙双腿的咖啡薄丝,朱迪抬起右脚脚掌,仿佛要给胯下囚徒观察掌纹似地将丝足摇晃在他的眼前。

  「不听命令的话,可不能保证坏孩子还能不能产出白色牛奶了。听懂的话……」

  女警掀起裙角,拉下湿气浓重的连裤袜,在掌中卷成一团,置于奴隶的口边:「含在嘴里——啊——」

  为保下身安全,屈辱的命令亦得接受,马卡龙缓缓张嘴,接下大姐姐的赏赐。
  听说过东方古国的一句告诫:雷霆雨露,俱是君恩。

  合不上嘴,眼睁睁瞧着她两只柔荑拉开棕色卷发的阻碍,从上方贴着自己的身子,放纵香涎滴下,透过丝球,浇灌在男孩的舌苔上。

  对于注射过那种药剂的孩子,这种刺激是米其林三星的佳肴都无法比拟的。
  要……更多……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